星國模式在中國:「新加坡仍然是唯一一個被中國領袖選為倣效對象的國家」

星國模式在中國:「新加坡仍然是唯一一個被中國領袖選為倣效對象的國家」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法國外交部技術顧問崔仁(Remi Curien)在近期研究指出,新加坡人口以華人為主,奉行一黨獨大政治體制,令中國對「新加坡模式」很感興趣。

文:陳思賢(Kenneth Paul Tan)
翻譯:鄺健銘

時至今天,「新加坡模式」已營銷至世界不同角落——新加坡在中國建設工業園、協助印度發展城市、為亞洲領袖與具影響力者提供公共政策教育、為世界各地提供技術與教育支援。但在美國《紐約時報》訪問中,李光耀不忘提醒各國,指「新加坡模式」衍生自某一特定歷史脈絡,各國未必能輕易複製。論者其實甚至可以說,一地之政制類型會決定政策被成功複製的機會。反民主觀點會續指,「新加坡模式」之所以成功,是因為新加坡執政黨政府獨大、擁有霸權地位,官員因而能夠不太受經濟、社會、選舉壓力影響,可以推行有利國家長遠發展但不受民眾歡迎的政策。

從這個角度看,中國一直對「新加坡模式」極感興趣並不令人感到意外。雖然在過去數十年中國社會與經濟發展進步神速,但中國仍然積極向新加坡學習,甚至希望與新加坡建立更緊密外交關係。中國記者趙靈敏曾說:

「新加坡仍然是唯一一個被中國領袖選為倣效對象的國家。在中國歷史之中,這是史無前例。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中國不曾如此全心向某國學習,且至今學習熱情仍未減退。」

公共房屋、重保育生態的都市發展哲學(eco-urbanism)、水資源管理都是他國可從「新加坡模式」學習之事。法國外交部技術顧問崔仁(Remi Curien)在近期研究指出,新加坡人口以華人為主,奉行一黨獨大政治體制,令中國對「新加坡模式」很感興趣。中國特別希望學習新加坡的現代化、城市發展、建構國家品牌之經驗,並視新加坡為重要合作伙伴。城市被嚴格管制、住宅與工商區緊密結合、創新科技應用於城市基建之中、整個國家綠意盎然且潔淨都是「新加坡模式」的重要特徵。按崔仁分析,對中國而言,「新加坡模式」的魅力在其穩定、具遠見、重務實、格局恢宏、基建精良的城市規劃與發展經驗。

新加坡與中國兩國已展開三大合作項目,但這些項目卻顯示要在他國複製「新加坡模式」侷限不少。蘇州工業園區(Suzhou Industrial Park, SIP)是新中第一個合作項目,當時中國希望從中學習新加坡推動國家工業發展與應用現代管理方法的經驗。在1990年代,新加坡的外交策略有二:第一,擴展新加坡的區域經濟網絡;第二,善用衍生自中國經濟崛起的機會。不過,中國蘇州市政府首重的目標,卻是為其股份佔多的另一園區蘇州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Suzhou New District, SND)招募資金,原因是新加坡持蘇州工業園區65%股份,蘇州市政府只佔餘下35%、所得控制權並不多。

shutterstock_1623912988_(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蘇州舊城與蘇州工業園區

蘇州工業園區之發展很具新加坡特色,其基建質素屬五星級,但園內租金高昂,與此同時, 於園區周邊,有數個低成本工業園區在發展。到了1999年,於蘇州工業園區營運首五年內,新加坡虧蝕金額達九千萬美元,結果不得不尷尬地減持蘇州工業園區股份比重至35%。此後一年,蘇州工業園區開始取得盈利。當時《遠東經濟評論》(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有報導指,頗受外界注意的蘇州工業園區遭受挫敗,意味外地複製「新加坡模式」並非易事。報導引述某位新加坡創業家的觀點,指新加坡自豪感隨蘇州工業園區挫敗而消散。這種新加坡自豪感源於中國領袖鄧小平的言論——「鄧小平在1980年代說中國發展需以新加坡為榜樣之後,新加坡開始自我膨脹。」

這種中新合作尷尬狀況並沒有維持很久,兩國在2008年再度合作,共同發展中新天津生態城(Tianjin Eco-City, TEC)。設立生態城的目標是以可行、能被複製、規模可隨時被擴大的方式實現社會和諧,促進經濟活力,確保環境可持續發展。在這次合作中,新加坡不用承擔基建成本,只需派遣政府專家到中國分享知識與經驗,這些專家分別來自市區重建局(Urban Redevelopment Authority, URA)、國家公園管理局(National Parks Board, NParks)、國家環境局(National Environmental Agency, NEA)、公用事業局、建屋發展局(Housing and Development Board, HDB)、 建設局(Building and Construction Authority, BCA)。生態城內建有公共房屋,其建設以新加坡組屋模式為藍本,公屋單位同樣按社會融合政策分配。

2017年,生態城的水處理中心成立,中心由新加坡企業吉寶企業(Keppel Infrastructure)與中資企業合資經營,每日能生產二萬一千立方米事前經回收處理之用水。中國政府希望,中國其他地方能以複製中新天津生態城模式之方式發展。前新加坡副總理尚達曼在同年訪華行程中提到,新加坡可在中新天津生態城發展過程中分享水資源管理與水道修復等相關專業知識。尚達曼也提出中新天津生態城新一階段發展計劃。計劃以新加坡濱海灣花園為參考藍本,意欲將中新天津生態城發展成智慧城市、培訓中新官員的重要場所。但如崔仁評估所指,中新兩國建築成本、政治制度、行政能力各異,這已成為中國其他城市複製「新加坡模式」之障礙。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新加坡模式——城邦國家建構簡史》,季風帶出版。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