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高薪養廉政策爭議:問題核心不在薪水,而在官民溝通有待改善

新加坡高薪養廉政策爭議:問題核心不在薪水,而在官民溝通有待改善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府這種「人才」觀不無問題——政府之內清一式的高薪精英是否真能想民眾所想?他們是否真能體會民間疾苦?政府領袖會否只從金錢成本效益角度理解何謂「領導」與「公共服務」?

文:陳思賢(Kenneth Paul Tan)
翻譯:鄺健銘

1994年,新加坡政府改行新政,為國家領袖與高級公務員提供高昂薪酬。大部份新加坡民眾都不太歡迎新政,也質疑政策背後的價值觀。

2011年5月7日,新加坡舉行大選。這次大選,民怨浮面,從1959年開始執政的人民行動黨的得票率只達60.1%,這是自新加坡獨立以來執政黨的最差選績。人民行動黨雖然仍能取得國會中87席的81席,但也首次在集選區敗陣,敗給反對黨工人黨。在此役中,人民行動黨重量級人物楊榮文(前新加坡外交部長)、陳惠華(新加坡首位女部長)都敗選。事實上,這屆大選的數據仍不足以反映人民行動黨所遭受的挫折。

2011年大選過後不久,總理李顯龍便宣佈,政府將會檢討官員高薪政策。

新加坡高薪養廉政策爭議之背景

我曾於2008年在期刊《國際政治科學評論》(International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發表文章〈全球城市的用人唯賢精神與精英主義:新加坡的意識形態轉變〉(Meritocracy and elitism in a global city: ideological shifts in Singapore)。文內指,從1980年代起,新加坡用人唯賢精神所側重的已是精英主義而非平等機會,在政府人事管理政策之中這種轉變更為明顯。

我認為,作為全球城市的新加坡擁抱新自由主義式全球化、抱持新公共管理(new public management)思維、受市場邏輯支配,是引致上述轉變的主因。可以見到,社會分裂危機、政治壓力已在新加坡有跡可尋。犬儒、怨恨、崩離等社會文化情緒愈見明顯,政府的政治認受危機因而漸現。昔日政府憑遠見與膽色為國家創造了經濟榮景,繼而享有霸權地位,如今政府霸權地位不免受動搖。

2012年,我在《當代亞洲期刊》(Journal of Contemporary Asia)發表了另一篇文章〈新加坡的實用主義哲學:新自由主義式全球化與政治威權主義〉(The ideology of pragmatism in Singapore: neoliberal globalisation and political authoritarianism)。在這篇文章中,我指出「新加坡模式」的另一難題——新加坡的實用主義哲學漸成某種意識形態。新加坡的成功策略漸被簡化為市場原教旨主義,與此同時,全球化所衍生的問題令全球城市新加坡頗受困擾,矛盾、張力、失望之情繼而充斥於新加坡建國工程之中。2011年大選意味,新加坡民眾已更具力量,能夠為政府精英與技術官僚帶來壓力,政府官員再難為他們所領取的高薪自圓其說。

在2012年1月,經三日辯論,國會通過政府的高官薪酬新方案。方案建議,部長起薪點應改以新加坡首一千名高薪人士的入息中位數之六成計算。昔日的官員薪酬,則以六大專業界別首四名高薪人士入息之三分之二的方式計算。政府實行新方案之後,新加坡高官年薪從158萬新幣(約125萬美元)降至110萬新幣,降幅為37%。總理年薪也從新幣307萬降至220萬,降幅為31%,但相比世界各國其他領袖的薪酬,金額仍然極高。

shutterstock_15072982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新加坡議會

從高薪養廉政策爭議看新加坡管治問題

不過,有關新加坡官員薪金的爭議沒有就此平息,民眾對新加坡管治狀況之關注可見一斑。

從民眾角度看,高官薪酬問題不只是算式問題——當然,薪酬算法不能太離譜。以市場方式解決問題、對人性理解乃至創意受市場邏輯制限,可以是兩碼子的事。不過,從不時自視過高的政府技術官僚角度看,高官薪酬金額之所以受爭議,純然是因為民眾不理性、不切實際、短視。他們認為,問題核心並不在於高官薪酬政策本身,而在於官民溝通有待改善。

新加坡政府曾以用人唯賢精神成功招攬人才。但時至今日,從政府的高官薪酬政策論述可見,政府所重視的人才,僅為能獲商界頂級薪酬的社會精英。政府這種「人才」觀不無問題——政府之內清一式的高薪精英是否真能想民眾所想?他們是否真能體會民間疾苦?這些尊貴的國家領袖是否能持貴族義務(noblesse oblige)精神,排除個人傲慢與偏見,不先入為主地將民眾貶為「自私、無知、充滿惡意」?政府領袖會否只從金錢成本效益角度理解何謂「領導」與「公共服務」?能力與主張難被量化的社會人士會否被排擠?

說到底,源自商界的競爭並非政府人才庫乾涸的唯一原因。新加坡已經歷數十年威權政治,至此,新加坡精英是否再也無法以健康態度看待政治?畢竟在過去,敢於提出異見,繼而被易怒、具戒心、霸道的政府當眾奚落之善人為數不少。

原文刊於Global-is-Asian,原題為“Political Salaries in Singapore: Paying for Talent”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新加坡模式——城邦國家建構簡史》,季風帶出版。

作者:陳思賢
翻譯:鄺健銘

面對瞬息萬變的全球局勢,於內憂外患之中,被全球大小國家視為發展典範的「新加坡模式」將會如何延續其榮光?

陳思賢(Kenneth Paul Tan)將從本土民情角度書寫「新加坡模式」原貌,破除「新加坡神話」迷思,分析「新加坡模式」在後李光耀時代面臨的危機。《新加坡模式—城邦國家建構簡史》是立足本土﹑解構「新加坡模式」成敗得失的必讀入門書。

季風帶-新加坡模式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