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美國遠距工作:「Work from Home」其實沒有大家想像中的完美

疫情下的美國遠距工作:「Work from Home」其實沒有大家想像中的完美
圖片來源:Phoeb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希望大家透過這篇文章,知道美國企業對於WFH看法以及雇主、員工的角度分析優缺點。

文:Phoebe

美國的「在家工作潮」已行之有年

隨著「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在美國漸趨嚴重,許多大城市及產業被迫按下暫停鍵。原本預計3月初由我們公司舉辦的年度國際研討會議,也因此被迫改期至同年6月。不到一個星期,公司更在週末前宣布全體員工實施「Temporary Telecommuting Arrangement」,暫時透過網路在家遠端辦公好降低員工間的接觸,並減少病毒傳播的可能。

「Work from Home」的辦公文化,對公司所有員工來說並非新鮮事──我們有四分之一的員工住在德州以外、甚至美國境外,而必須固定遠距工作;剩下四分之三員工只要部門主管允許,每周可彈性1~2天在家工作,以省去通勤往返的時間進而提升工作效率。

希望大家透過這篇文章,知道美國企業對於WFH看法以及雇主、員工的角度分析優缺點。

比起高薪水,美國人更注重生活平衡

在家工作的企業文化對雇主來說,不但可以省去辦公室經營成本,提升行政管理效率,在人事的招募上也不再受公司地域性限制;新職缺更能開放給不同地區的申請者,吸引、留住人才,更具有國際競爭力。

另一方面,對部份美國求職者來說,他們更在意的是工作彈性(flexibility)、工作及生活的平衡(work-life balance),在意的程度甚至有可能高於對薪資福利的要求。若員工不用在單一固定地點工作,就能不受既有職場辦公環境的束縛,反而更能激發他們的創造力與想像力。

穿著寬鬆舒適衣服在家工作,省去的通勤時間能拿來與家人相處,對於相當重視家庭生活的多數美國求職者而言,都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

O8huuIYY_20200428
Photo Credit:英語島雜誌
「在家工作」,其實沒有大家想像中的完美

雖然在家工作能給雇主及員工帶來更多元化的選擇,但該制度其實是一體兩面、利弊併存的。我將逐條列出其缺點。

首先雇主會擔心在家工作的員工,本身工作投入程度(Engagement)的深淺,以及對公司內部文化是否充分了解。在指示任務及政策制定上,是否了解其目的及背後的來龍去脈?其次,由於無法面對面與員工溝通,在團隊向心力凝聚及跨部門合作上,也總會蒙上一層無形的隔閡。

相對地,在家工作的員工因為長期不在辦公室內,在使用企業資源及人脈培養上也會受限許多,對於公司推出的新產品,他們對於開發過程及市場經營現況的了解,也可能較不充足。

最後,在企業內部的升遷機會與職涯發展上,因為能見度低及不熟悉公司內部培訓體系,想往職位更高處爬時,就會有較大的阻礙。

鏡頭下的公司同事,其實都有可愛的另一面

再來聊聊這次新冠疫情衝擊下,「Work from Home」的經驗。雖然我已有數次相關經驗,不過倒是第一次這麼長時間被限制在家工作。

一開始的確有嘗到甜頭的感覺──妝不用畫了,更不用掛著熊貓眼趕上班,省下來的通勤變成自己甜蜜的賴床時光。但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這樣的工作型態反而變得不再自在,主因是與同事互動變少了,失去原本在工作場所才有的人際交流樂趣。

在這樣的日子裡,每天最讓我期待地,反而是公司內部各種線上會議,因為可以與同事打招呼說說話。公司為了增進彼此的互動性,也鼓勵參與會議的同事們進行視訊會議。

記得在一場大型會議中,透過視訊讓自己彷彿親臨每位同事的家,而在視訊另一端的同事也徹底顛覆我原本對他們的印象:向來不苟言笑的同事A,穿著輕鬆衣服在螢幕上自在地微笑著;同事B一邊報告還得一邊安撫她正在哭鬧的小孩;同事C家裡的小狗看起來又乖又可愛;同事D房間牆上掛有好多家庭合照⋯⋯。

為了紓解長期無法外出旅遊的煩悶,有些同事甚至在會議中打開Zoom的virtual background功能,讓自己彷彿身處美國大峽谷國家公園。有的則是飛到佛羅里達州的迪士尼樂園,更妙的是公司CEO設定讓自己躺在海邊沙灘上,悠哉地看著碧海藍天。

1
圖片來源:Phoebe
為了提升員工凝聚力,美國企業奇招百出

公司人力資源部為了激勵員工在家工作的士氣,每星期還會固定舉辦一次「網路午餐聚會」(cyber lunch),邀請同事們在家裡廚房與網路上的大家共進午餐。看著鏡頭前方大啖午餐的同事們,聽著大家分享這段期間的所見所聞,這巨大轉變讓我自己也覺得新奇有趣。而藉由這場cyber lunch,我好像也變成網紅般,讓其他同事能一窺我這位台灣女孩的生活日常。

除了網路午餐外,也會舉辦不同線上遊戲來鼓勵士氣。我還曾參與「這是誰的辦公桌」(Guess the desk),把自己在家的辦公桌樣子拍下來,並讓人事統整其他同事照片後,大家再一起猜猜看是誰的辦公桌。

YxuxlDP4_20200428
圖片來源:Phoebe
疫情過後,或許Work from Home將變成新常態

雖然美國勞資雙方針對在家工作的優劣已激辯多年,這一波來勢洶洶的新冠病毒疫情,卻讓美國各州首長頓時口徑一致,急忙呼籲市民「work from home」,盡最大努力減少外出,並避免與他人近距離接觸(美國CDC建議人與人之間保持至少6 feet或1.8公尺的安全距離)。

在防疫期間,「social distancing」這字眼大量出現在美國生活中,字面意義是要大家在疫情肆虐下保持社交距離,拉開彼此之間的距離來降低病毒傳播機率。但我覺得應該要改成「physical distancing」會更貼切,雖然彼此保持距離能有效抑制疫情,但這不代表我們要停止社交互動,或是停止關心周遭家人及朋友的近況。

另外,當政府或企業做出在家工作的決定當下,員工也要立即練就使用各種不同線上會議軟體(像是Skype、Zoom、Google Meet、Slack等)的能力,重新學習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及管理模式。隨著這波新冠肺炎的疫情蔓延,讓在家工作成為未來職場的「新常態」(new normal),現在看起來好像也再自然不過了。

​​
我們與資安的距離,線上工作軟體──Zoom風波

因為疫情蔓延,在家工作的需求增加後,大家也紛紛尋找好用的協作平台,目前幾個最常被使用的遠端工作軟體包含Google、Teams、Zoom。

其中Zoom這套軟體因免費、操作簡便,台灣有許多企業及學校利用Zoom進行遠端作業及教學,沒想到在使用量大增的同時,關於Zoom的資安漏洞一件又一件被爆出。甚至產生了新字「zoombombing」,意指使用Zoom開會時,不相關的Zoom使用者突然傳送大量色情圖片到線上會議室中。

台灣行政院資通安全處於4月7日正式公告,各機關若因業務需求要召開視訊會議,不應使用Zoom,其後教育部也宣佈,若遠距教學禁止使用Zoom。而後,科技大廠Google、美國參議院及新加坡教育部也因Zoom的資安風波,宣布禁止或暫停使用Zoom。

​​

本文經英語島雜誌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