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聚令表面上為了抗疫,實際執行時明顯有政治目的

限聚令表面上為了抗疫,實際執行時明顯有政治目的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是你問我限聚令是否對抗疫有幫助,筆者認為有,但政權及執法者所做的一切,我們看在眼裡,清楚知道這是否只為了抗疫。

當疫情還是十分嚴峻時,限聚令(香港法例第599G章《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羣組聚集)規例》)是否有效用?這個當然沒有證據能一口咬定「有用」或是「沒有用」,但在疫情高峰期推出這個措施,也並非不合理。

當然,我們可以質疑為甚麼是4個人以上就禁止,亦可質疑要聚在一起也不一定要在公眾地方,但限聚令確實能令某些冥頑不靈的人妥協,令眾聚的人數及次數有所減少。

本來聽似合理,一看他們如何執行,事情自然不攻自破。

先不說現在香港疫情已緩下來時,這個限聚令是否該放寬,因為這個決定亦不可能有科學實證能支持。所以甚麼時候才是最佳?單從防疫角度,一定是愈遲愈好,然而在社區已零確診了有十多天的時候,限聚令卻只見更為嚴謹執行,而且這種嚴謹更是選擇性的。

如果,限聚令是只為抗疫而立的法例,那只因有共同目的而聚在同一個地方,而距離不足以互相傳染的話,根本不應該執法,這一點已有文章講過。有人卻提出距離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在同一地方出現是否因為共同目的,這跟防疫在邏輯上完全不相符。要是政權不停提著這一點,幾乎就已說明,立法表面上是為了抗疫,實際上是抗疫之餘,再進一步限制香港人的自由。

事實上,執法的尺度差不多可以說沒有標準。有多少傭人在同一地方享受著假期?有多少人在郊遊時一行不只四人?筆者甚至見過有幾個家庭約埋一齊的公眾地方聚會;這些對抗疫更有危機的活動,卻「隻眼開隻眼閉」。還有五一勞動節的遊行,支持23條的三個團體帶著共同目的,前後腳但互相交流,眾多在場警員不但沒有票控,就連驅散他們也沒有。

另一方面,泛民組織的活動卻又一次被政權用限聚令打擊。

政權可以隨意演繹一條法例,更可以選擇性執法,再把自己的反對者冠以「不守法」的罪名,然後再正義凜然地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只要守法就不用害怕」、「不守法才會被捕」等等的言詞來自圓其說。

要是你問我限聚令是否對抗疫有幫助,筆者認為有,但政權及執法者所做的一切,我們看在眼裡,清楚知道這是否只為了抗疫。這就是香港抗疫能暫時取得階段性成功,政府的政策措施卻不為市民所讚賞的原因。

由始至終,她及他們所定下的防疫政策的最終目標,並不只是要抗疫成功,對他們更重要的是一個大家都知道的政治目的。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Kayue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