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醫療援助和經濟威脅各國,北京「戰狼外交」會把中國的國際關係帶往哪去?

以醫療援助和經濟威脅各國,北京「戰狼外交」會把中國的國際關係帶往哪去?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年輕一代外交官為展示忠誠,屢屢於駐在國發表充滿民族主義色彩、時而語帶威脅的談話。疫情爆發後,中國外交官發言論調更加強硬。

(中央社)「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大流行,國際社會究責聲浪四起,中國成為眾矢之的。《紐約時報》報導,北京強硬回擊,包括荷蘭駐台機構更名後,中國以扣住醫療援助威脅荷蘭,各方對中國越發不信任。

武漢肺炎奪走全球25萬條人命,經濟一蹶不振,各國紛紛質疑中國處理失當,導致疫情一發不可收拾。美國密蘇里州控告北京隱瞞疫情並求償,總統川普4月22日說,相信這不會是最後一樁對中國的提告。

澳洲近期要求調查新型冠狀病毒起源,德國與英國猶豫是否邀請中國電信業巨擘華為技術公司參與第5代行動通訊(5G)網路建設。在法國,中國外交官指控法國任憑高齡人口死在療養院的說詞引發眾怒。

荷蘭駐台機構改名,中國扣醫療援助威脅

荷蘭駐台機構4月27日更名,由「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改為「荷蘭在台辦事處」(Netherlands Office Taipei),中國駐荷蘭大使館隨後提出嚴正交涉。

《新頭殼》報導,對於更名一事,中國駐荷蘭大使館要求荷蘭做出澄清。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也痛批,「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方堅決反對建交國同台灣發展任何形式的官方關係,或設立任何官方機構,這一立場是一貫、明確的。」要求荷方切實恪守一個中國原則,妥善處理涉台問題,糾正錯誤做法,以實際行動維護兩國關係大局。

《紐約時報》報導,中方上週以扣住醫療援助威脅荷蘭。報導提到,中國因顧慮外界批評有損政權穩固與經濟影響力,以強硬姿態回擊,民族主義論調格外刺耳。中國對外提供醫療援助之餘,卻以經濟威脅要求受援方感謝中國。

疫情爆發後,越來越強勢的「中國戰狼外交」

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與中央宣傳部鼓勵下,北京在疫情爆發前就展現這類「戰狼外交」。中國年輕一代外交官為展示忠誠,屢屢於駐在國發表充滿民族主義色彩、時而語帶威脅的談話。疫情爆發後,中國外交官發言論調更加強硬。

過去數週,從法國、哈薩克、奈及利亞、肯亞、烏干達、迦納到非洲聯盟,至少7名中國大使遭駐在國召見,回應散播假訊息、廣州非裔人士遭不當對待等指控。

川普上週宣布,美國政府正在調查北京對疫情的處理,他敦促美國情報單位追查病毒起源,暗示病毒可能從武漢一座實驗室意外流出。共和黨人士支持川普對中國強硬。密蘇里州檢察長施密特(Eric Schmitt)4月21日向聯邦法院提告,要求北京為疫情負起責任。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4月22日以「惡意濫訴」形容,並說密蘇里州控告「毫無事實和法律依據,十分荒唐」。報導寫道,對習近平而言,扭轉論述方向至關重要,必須將防疫無能與失敗,化為透過全黨團結一致成功戰勝疫情的故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毫無根據地指控病毒源自美軍,就是中方新論述例證之一。

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UCSD)21世紀中國研究中心主任謝淑麗(Susan L. Shirk)說,北京鼓勵中國外交官強勢表態,趙立堅升任外交部發言人並指控美軍將病毒帶到武漢,向中國所有人示意這是官方定調,產生擴音器效應,也將拉高日後對外談判的難度。

謝淑麗說,中國正失去他國信任,有損自身長遠利益。她說,中國逐漸控制疫情並展開公共衛生外交,理當是中國強調慈悲面、重建國際社會信任與負責任大國形象的契機,中共中央宣傳部卻劫持外交工作,運用援外機會,以強勢作風博取受援方對中國體制與抗疫表現的讚譽。

《風傳媒》報導,長期關注中國國防外交政策的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研究所所長曾銳生(Steve Tsang)就直言,「中國這樣激進的政治宣傳和外交模式,只會造成反效果,讓其他國家在疫情過後,檢討對中政策,甚至放棄對中國帶來許多好處的全球主義,這不符合中國及其人民的利益,因為中國是全球主義的最大受益者」。

受到中國威脅國家的不只有荷蘭。《風傳媒》報導,澳洲呼籲國際社會發起調查後,中國駐澳洲大使成競業在受訪時直言澳洲此舉恐將傷害兩國貿易關係,使消費者抵制澳洲貨品,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則強調不會接受北京的「經濟脅迫」。

另外德國政府日前也證實,中方要求德國官員與企業公開感謝並讚揚中國的援助與防疫表現。美國駐波蘭大使莫斯巴赫(Georgette Mosbacher)則說,就連波蘭總統杜達(Andrzej Duda)都被中國外交官施壓,要求他致電習近平表達謝意,「(中方)可以利用這通電話進行宣傳,如果杜達不打這通電話就不會得到援助物資。」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黃筱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