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前線的貧窮陷阱:女性在疫情中,承擔比男性更多的責任與無償工作

防疫前線的貧窮陷阱:女性在疫情中,承擔比男性更多的責任與無償工作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冠肺炎疫情再一次暴露男女不平等。女性承擔著大部分的無薪照顧工作,也在前線維持社會運作,增加自身患病風險。不論在健康還是財務層面,她們都比男性承受更大壓力。

文:Marina Strauß

新冠疫情危機不是沒有小樂趣。對法國人萊布萊弗(Audrey Lebeau-Live)來說,其中之一就是按下她工作視訊會議的靜音鍵,她可以去洗漱,再用一隻耳朵聽著女兒在隔壁房間做視訊報告。如果一切順利,她還可以去洗衣服。

法國3月中旬開始實施封城措施,學校停課。萊布萊弗跟很多家長一樣,要一邊工作,一邊照顧孩子,她在電話中說:「你有一種永遠做不完的感覺,永遠無法應付一切。」

她和丈夫一直都是分擔家務,現在卻要處理額外的任務,比如疫情前大家都在食堂吃午餐,現在她要多做這頓飯。她苦笑道:「多半是母親們承擔起了額外的責任。」她說覺得自己較有責任感,丈夫則採取這樣的態度:我的事我管,其他東西可以等著。

女性視角的缺失

萊布萊弗在法國負責輻射防護和核安全機構IRSN的擔任部門主管,她認為女性擔當領導職務時,仍要處處證明自己,又批評決策者往往是男性,是他們決定讓人們在家工作並禁止他們離開家,但這些決策者往往沒有考慮女性的處境。

來自德國柏林的藝術治療師埃爾舍(Hannah Elsche)也有同感。她有3個孩子,疫情使她不得不延長育兒假,其丈夫甚至沒有問她誰來照顧孩子。她說而這種情況在身邊非常普遍,「很多婦女此刻要擔起照顧孩子的責任,因為她們的丈夫或伴侶掙得更多」。

也許人們會把這些稱為「第一世界的問題」(First World problems),但歐洲婦女游說組織(The European Women's Lobby)負責人格雷(Catriona Graham)認為社會必須正視問題。她說:「性別歧視和不平等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性別定型。特別是在危機時期,很多人都會回歸性別定型尋找安全感。」

傳統的性別定型認為,女性對孩子和家庭的責任更大,也許還需要照顧年長的家庭成員。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資料顯示,在疫情危機前,世界各地的女性所做的無償照顧工作是男性的3倍,而這類工作現正以「幾何級數倍增」。

貧窮陷阱,身在防疫前線

單親家長中約有85%是女性,她們在新冠疫情下情況更糟。來自都柏林的赫萊利・恰普伊斯(Laurence Helaili-Chapuis)幾年前成立團體支援單親媽媽,她說最近接到很多求助個案,有些單親媽媽連購物也很困難,也有些人在為自己的事業前途發愁。

這不是沒有原因的,聯合國已發出警告指,女性將是疫情經濟危機中受害最深的人。據估計,全球有近六成女性從事「非正式經濟」(informal economy)工作,收入比男性低丶可以存的錢比男性少,更有可能陷入貧困。

與此同時,在疫情中維持社會運作的主要是女性,她們受感染的風險也因此大增。以歐盟為例,醫療體系有近八成是女性,在超市收銀和清潔的也以女性為主。

女性在危機中首當其衝,這已經不是第一次。針對西非伊波拉疫情的研究顯示,婦女受感染的風險更高,部分原因是她們大多在照顧生病的人。

「口罩19」代號

在新冠疫情期間,還有另一種危險等著那些不得不待在家裡的女性:家庭暴力。

擔任歐洲議會婦女權利委員會主席的奧地利社會民主黨成員雷格納(Evelyn Regner)表示,疫情爆發前每全球每三名女性中就有一人遭受過暴力對待。而這個數字正在爆炸式增長。據聯合國數據,義大利在疫情間撥打家暴求助熱線的婦女多了75%;在其他國家,這種電話求助個案已經翻了一倍。

但雷格納也提到,一些國家想出獨特的方法協助受害人。比如在西班牙,藥房是封城措施下民眾獲准去的少數地方之一,女性可以在藥房使用「口罩19」(Mask 19)的代號求助,藥劑師就會通知警方。

雷格納說,無論是家暴丶工資差距,還是單親媽媽面對的困境,新冠疫情都讓問題變本加厲,「本來就很惡劣的情況現在變得更糟糕了」。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