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笨象揸支槍」之香港語言地理學

「大笨象揸支槍」之香港語言地理學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打唔贏」還是「打完仗」的分野到底從何而來?

首先,香港的小朋友是否都是和同區的小朋友一起上學的?按2016年人口統計,不足70%小學或以下的全日制學生是同區(18區)上學的,這數字比我想像中要低。但如果我們只作港島和九龍/新界之分,分野就明顯得多:94%的港島小朋友在港島上學,在九龍/新界上學的只有6%;97%的九龍/新界小朋友在九龍/新界上學,在港島上學的只有3%。換言之,香港的小朋友上學或會跨區,但甚少過海。

我懷疑過今時今日很多家長都把小朋友送去九龍塘讀幼稚園,「大笨象揸支槍去打仗」的空間基礎是否會因此打破。數據上似乎看不到這點。可能是因為港島區本身已經有很多私營幼稚園,家長要跨區也不至於要過海;反過來,沙田的中產家長或會送小朋友去九龍塘的幼稚園,但同樣不用過海。對小朋友來說,維多利亞港真的是一度天然屏障。

即使我們證實了港島小朋友和九龍/新界小朋友的成長經歷是分開的,但還要處理第二條問題:「為什麼大家一直沒有注意到這點?」

1_HT3ObBo4AGETDyml1m26Qg

港島人和九龍/新界人並非真的完全生死不往來,工作上大家還是會過海,過海上班比例上比過海上學要多。不過,雖然同一工作環境會同時有來自維港兩岸的僱員,但我猜同事之間很少會一起唱傳統粵語童謠,畢竟放工唱卡拉OK也不會點唱「大笨象揸支槍去打仗」,所以這個隱性的語言分別也就一直沒有被發現。

1_0_rpHNpY2z6P71Js5Xp6Ow

最後一條問題是如果有人本身是港島人,小時候學的版本是「打完仗」,但到生細路之後搬到新界住,那麼他和小朋友的溝通會否挑戰了地區上的語言分野?

從數據上看,這種人不多。香港人會搬屋,但同樣有「過海恐懼症」。例如統計顯示搬屋去南區居住的人,之前住在港島其他區的人數要多於來自整個九龍和新界(而港島人口本身遠遠少過九龍和新界)加起來。從整個港島來看,以五年地址變更作準,由九龍或新界搬過去的有不到6萬人,佔港島總人口4.7%;整個九龍或新界當中,由港島搬過去的有9萬多人,佔九龍及新界總人口的不到1.6%。也就是說,維多利亞港兩岸因搬屋而人口混和的速度相當慢,應該有利於幼年語言習慣的承傳。

這兒未有機會分析的,是港島人是否通常都會和港島人結婚。人口統計沒有這項數據,不過婚姻註冊處會有,理論上可以研究一下。如果港島人和九龍人結婚,個細路會唱「打唔贏」還是「打完仗」,值得關注。

從上述分析可見,即使在已有多條過海隧道的今天,港島在人口上仍有其獨特性。這點其實不意外,不要說居民,就算的士大佬也會聲稱過海之後唔識路。「打唔贏」和「打完仗」之別,可能只是眾多「港島人文化」表現之一。

文章獲作者授權轉載,作者Medium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