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代性媒體」的破壞性報導:民粹主義為什麼會在疫情下滋生?

「替代性媒體」的破壞性報導:民粹主義為什麼會在疫情下滋生?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疫情就像是陰謀論的溫床。隨著疫情持續的時間越來越長,人們心中的不安全感也在不斷加重,而陰謀論的製造者們就像是看到了機會。研究學者們警告說,右翼分子們會藉機煽動蠱惑民眾把怨氣撒在政治人物和民主體制上。

文:Hans Pfeifer

謠言一開始總是會附著在一些真實的訊息基礎上。例如,今(2020)年3月22日,德國聯邦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突然從公眾視線裡消失了。在此之前她通過自己的發言人向外界通報,她的醫生感染了新冠病毒,現在她自己也需要先期隔離14天。這一消息立刻成為各大報章媒體的頭版頭條。當時嚴肅媒體也在問,梅克爾作為總理如何在家辦公呢?與此同時,右翼勢力抓住時機開始散播各種流言和小道消息。例如德國另類選擇黨的政治人物哈爾拉斯(Andreas Albrecht Harlaß)就在社群網站上宣稱,梅克爾不但消失了,而且她永遠也不會回來了。他聲稱梅克爾的隔離只是一個藉口。哈爾拉斯的一些追隨者還在社群網站上跟著一起煽風點火,聲稱梅克爾正藏在幾年前在巴拉圭買的一處防空洞裡。

梅克爾隱身巴拉圭?

梅克爾結束了隔離之後重新出現在公眾面前,顯然她並沒有去巴拉圭。不過那些編造陰謀論的人才不會在意,他們反而醉心於製造更多的陰謀論。

明斯特大學的一些學者們,對新冠疫情期間陰謀論是如何「大行其道」的現象進行了觀察和研究。他們對今年1月到3月德國媒體在臉書上發布的近12萬個帖子進行了研究。結論是:嚴肅媒體在大規模報導與新冠疫情相關的新聞的同時,一些所謂的「替代性媒體」也發布了大量的訊息。

有意思的是,右翼勢力在背後的這些「替代性媒體」報導的事件和嚴肅媒體並無異,但是他們總是會添油加醋,特別是添加一些捕風捉影的內容。例如他們熱衷於報導新冠病毒是在實驗室培養出來的病毒。主導這項研究的學者科萬特(Thorsten Quandt)說:「這些『替代性媒體』採用的是一種非常細致巧妙的傳播策略,同那些一眼看上去就非常明顯的假新聞不一樣。」研究人員們在這些陰謀論的帖子裡看到了民粹主義的特徵——「疫情下的民粹主義」。這些帖子裡往往將疫情和一些包括氣候變化、難民危機、末世論等在內的現有話題糅合在一起。梅克爾、童貝里(Greta Thunberg)、難民、新冠病毒,這些字眼最終總能被湊在同一個帖子裡。

雖然「疫情民粹主義」只是訊息流中極小的一部分,但是「替代性媒體」卻成功地構建了自己的話語系統。學者科萬特舉例說:「我們發現,(替代性媒體)散佈的陰謀論被YouTube上的陰謀論主播『引經據典』,而且信誓旦旦地聲稱這些訊息都是真實的。」這就讓他們的假設比事實顯得更像真的。有一些帖子的傳播面和影響力甚至可以達到大型媒體的水準。

「替代性媒體」有意識的破壞性報導

陰謀論製造者不相信偶然。他們宣稱,一小部分精英在背後操控一切。而這一小部分精英反人民,與普通人作對,湊在一起秘密策劃。參與報導這些陰謀論的媒體一點都不天真。今日俄羅斯德語版和右翼雜誌「Compact」都是有意地在做宣傳。在反對極右主義的Amadeu Antonio Stiftung基金會工作的學者拉法埃爾(Simone Rafael)觀察到:「『替代性媒體』自稱在一場『訊息戰』中反對民主黨派和議會民主體制。他們散佈不安全感,目的就是要造成制度的垮塌。」

社民黨籍聯邦議員呂特里希( Susann Rüthrich)指出,民眾對原有的生活方式放棄的時間越久,社會的壓力就越大。即便是那些支持實施社交限令和禁足令的民眾,也會由於持續性的不安全感而變得更容易接受陰謀論。

陰謀論的製造者們還尤其喜歡利用知名人士來散播他們的謠言。最近一段時間德國著名的音樂人Xavier Naidoo就被捲了進來。他在網上流傳的一段視訊裡,聲淚俱下地宣講著解放全世界的行動開始了。他說,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頒布了禁足令,往紐約派出了醫療船,目的是解救大量在地下隧道中飽受折磨的兒童。一般人對此一無所知,原因很簡單而且只有一個:這些是秘密。正是有Xavier Naidoo這種知名人物的推波助瀾,陰謀論也就從小圈子散播到普通人群中。

陰謀論和右翼暴力

陰謀論給我們的社會造成的危害有多大呢?傳播學學者科萬特在他的研究報告中警告說:「『替代性媒體』可以通過一種充滿矛盾、威脅和疑惑的世界觀質疑所有的『官方』聲明,給公眾造成巨大的困惑。」

新冠病毒疫情持續的時間越長,陰謀論製造者們就會變得越極端化。左翼黨政治家帕烏(Petra Pau)說:「最近一些年,地方官受到右翼威脅的情況尤其明顯。如果疫情給地方造成的壓力加大,地方不得不削減一些福利的時候,人們就會開始尋找責任者。而這個時候那些煽動蠱惑的人就會看到機會來了。」

這種危險究竟有多大呢?看一看卡塞爾行政區主席呂普克(Walter Lübcke)遭槍殺的案件就知道。殺害他的是一位極右翼分子。作案動機是凶手仇視呂普克實施的優待難民政策。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