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是時候讓台灣進一步鬆綁「遠端醫療」法規

疫情之下,是時候讓台灣進一步鬆綁「遠端醫療」法規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有優異的醫療專業人才以及研發製造能力,若發揮在遠端診療技術,一方面可造福偏遠弱勢與長者,也能進一步提升遠端診療行為的適用範圍,但礙於法令限制,目前僅能進行線上健康諮詢服務,甚為可惜。

文:楊大德律師(有澤法律事務所)

疫情不只帶來對於衛生健康與經濟活動的衝擊,也悄悄的改變你我的生活型態;過去不習慣上網訂購商品、食物,刷卡消費的民眾,在此次疫情被迫保持社交安全距離,以及自主健康管理減少外出的要求下,也慢慢改變了過去的消費習慣。但在疫情衝擊下最迫切的醫療行為,卻仍然受到法令的限制,只有少數的例外情況才允許遠端醫療診治行為。

因此,有必要藉此疫情的衝擊,重新審視進一步開放遠端醫療診治行為的可能性。

目前法令原則上禁止遠端醫療行為的依據,主要是《醫師法》第11條第1項的規定「醫師非親自診察,不得施行治療、開給方劑或交付診斷書。」該項後段雖然規定「但於山地、離島、偏僻地區或有特殊、急迫情形,為應醫療需要,得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指定之醫師,以通訊方式詢問病情,為之診察,開給方劑,並囑由衛生醫療機構護理人員、助產人員執行治療。」並在同條第2項授權中央主管機關訂定「通訊診察治療辦法」,明確規定醫師針對偏遠地區病患(如離島)、長照機構慢性病患者與特約醫師間、或符合其他法令之少數例外,以及有急迫生命危險的情況下,才可以進行通訊診察治療(即遠端診療行為)。

另外,執行遠端診療行為的醫療機構還需要提出「通訊診療實施計畫」,經地方主管機關核准後才能實施,且醫師進行遠端診療行為時,仍必須在醫療機構實施,無法在醫病雙方同步鬆綁遠端診療行為,此固然一方面可嚴謹保護病患權益,但另一方面也限制了遠端診療行為的普及化。

此次疫情期間,衛生福利部於2020年2月間發布了衛部醫字第1091660661號及衛部醫字第1091661115號函兩則行政函釋,允許居家隔離或檢疫期間的病患可依據「通訊診察治療辦法」,以「急迫情形」的例外狀況接受遠端診療行為,但仍需遵守前述辦法的相關程序規定,並未全面鬆綁遠端醫療的限制,相當可惜。

示範篩檢過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有優異的醫療專業人才以及物聯網科技研發製造能力,應可進一步發揮在遠端診療技術的推進上,一方面可造福亟需遠端醫療服務的偏遠弱勢與長者,另一方面也可進一步提升遠端診療行為的適用範圍。放眼國內外已有不少線上機構積極推進遠端醫療服務,如美國的Teladoc Health、法國的Medaviz、中國的JD Health,而國內的新創事業醫聯網(Med-Net)則礙於法令限制,目前僅能進行線上健康諮詢服務,甚為可惜。

著眼於5G時代來臨,通訊技術將可更即時地傳達大量資訊,有助於提升遠端診療行為的資訊蒐集與透過AI輔助精準病症判斷。台灣在這次COVID-19防疫上的傑出表現,展現了我們結合軟硬實力的優勢,而遠端醫療做為下一階段醫療與科技結合新興領域,台灣實應考慮進一步鬆綁法令,讓更多醫療產業的創新事業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