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婉諭委員將「概念」與「制度」的社會安全網混為一談,這些觀念是錯誤的

王婉諭委員將「概念」與「制度」的社會安全網混為一談,這些觀念是錯誤的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幾年政府社安網政策的調整,加上民間機構累積的經驗,台灣社會對精障者提供的社會支持逐漸增加,但並不是無上限。大眾往往誤以為社工與社安網包山包海,把問題丟給社福機構就可以解決一切,這種過度期待需要修正。

鐵路警察遇害案是少數在疫情之中引起劇烈討論的案件,而且確實對司法、社會、政治的影響都很深刻。而最該被注意與討論的,應該是讓大眾認識精神障礙的議題,才能減少對精障者喊打喊殺、恣意將法官評點為恐龍、日常生活中歧視精障者⋯⋯等憾事發生。

不只是台灣大眾對精障者陌生,其實全世界對於精神障礙的普遍認知不足。

我們必須一次又一次的機會教育,透過不斷對話去謀求一點一滴的改變,這才是改變現狀的正道。只是這種機會教育帶來的改變極慢。「靠教育改變社會」是老生常談,這裡說的教育不只是學校教育,而是各種知識領域的互相衝突、學習、普及與調適。

精障知識普及,長路漫漫

有意改善整體精障者處遇與相關社會規範的人都得認知到,由於人類精神運作機制的深奧難解,加上社會性因素的複雜,即使是專業人員都要花很大力氣討論。因此不管是思覺失調或其他精神疾病,想要促進大眾理解、改善相關機制、減少悲劇與悲劇後的社會紛擾,這會是遠比認識其他單一議題(例如讓大眾認識憂鬱症)更困難的事情。

這幾年的殺傷案件,雖然免不了引起大眾的恐慌與仇恨,但是在越來越多專業人員(不限於醫療、社福、司法、警察)用不同角度討論,以及相關影視作品層次與品質也更加豐富的情況下,年輕世代對精神障礙的認識已經有長足進步。

就算輿論不乏保守民眾對精障者、司法的不信任言語,也常常見到知識菁英嘲諷大眾的不理解情緒,整體而言,積極討論、嘗試理解總是會有效果。無論怎麼緩慢,整個社會還是慢慢在改變。對於精障者涉入的社會案件,司法、醫療的論述漸漸增多,也不缺面向大眾的小故事;除了這兩個領域,在社福與政治方面的調適也值得注意。

社福與教育一樣,都是影響社會最深入長遠的政策工具。半開玩笑的說,近年來「社會安全網」甚至變成跟「教育」一樣的萬靈丹,在大眾心目中都可以解決種種社會問題。社會問題當然不可能輕易解決,在完善社福政策的過程中,大眾應該先改變對「社會安全網」的過度期待。

概念上,社會安全網是透過種種社福政策救助所有弱勢者,然實際運作上,社會工作負荷能量有限。近幾年政府社安網政策的調整,加上民間機構累積的經驗,台灣社會對精障者提供的社會支持逐漸增加,但並不是無上限。大眾往往誤以為社工與社安網包山包海,把問題丟給社福機構就可以解決一切,這種過度期待需要修正。

shutterstock_168863416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對實務工作的錯誤認知與政治算計

發生社會案件時,一直以來都會有政治人物藉機表現。表現得好、有解決問題,那麼自然應得正面評價。但在台灣驕傲卻年輕的民主制度下,政治人物往往過度追逐民意,甚至刻意討好大眾的過度期待,造成政府各部門的困擾。

像是民進黨行政首長在這次事件的積極發言便不大妥適, 雖然不到直接逾權,行政首長對司法案件表態,仍是遊走在權力分立的敏感界線邊緣。民進黨首長安撫民心的做法確有幾分道理,可是這種遊走尺度邊緣的行為應儘量避免。

時代力量立委的發言品質更是糟糕,以關注司改為施政主軸的立委王婉諭,近來對社工議題頻頻提出己見。這次事件後,王婉諭抨擊「社會安全網」政策疏漏,無法防範精障者犯罪;還點名規劃政策的林萬億政委,認為林政委在推諉卸責。

王婉諭委員將「概念」與「制度」的社會安全網混為一談,把有明確受理對象的制度評為推諉卸責,這些觀念都是錯誤的。現行的社安網強化,是立基於減少兒虐與隨機殺人案帶來的傷害與社會焦慮,將過去的家暴、性侵、兒虐的三級預防體系重整為以家庭為中心的保護網絡。社安網政策增加了社會工作與「精神醫療體系」的連結,但絕非包山包海。

像王婉諭這樣特定領域的政治意見領袖,其品質不佳的言行,是大眾迷思難以破除的因素之一。以家庭為保護重心的社會安全網,不等同照顧精障者的精神醫療體系;而精神醫療體系也不是將所有精障者抓起來管束,那是違背人權的做法,違背自由社會的價值基礎。

遺憾的是,王婉諭委員即使立意良善想關心社福,她缺乏建設性的意見不只沒幫助,還很可能助長不良、危險的工運組織與政治風氣。包含王委員在內,時代力量的多位民代最近積極對社工議題發言,表面上是推進司法改革的一環,但從時代力量的組織發展看來,骨子是時力高層與桃園產業總工會結盟後,被工會滲透黨組織的結果。

時力向來主張勞權與司改,在手段上卻有路線之爭。邱顯智、徐永明與左統背景的桃產總結盟,更激化黨員對立,甚至間接影響黨內立委退黨。

去年6月,時力提名桃產總顧問林佳瑋參選立委,8月獨派色彩較強的林昶佐、洪慈庸相繼退黨;此後時力加速左傾,並與桃產總深化合作。由於桃產總的影響,時力更加賣力拉攏其他工會(如各縣市的社工工會),作為時力擴大政治影響力的資本。

為了權力,時力似乎不介意桃產總的斑斑劣跡:立場親近中共,組織有集體性侵醜聞,胡亂發動抗爭的作風為人詬病,總是佔走議題話語權與資金後,再放生相信他們的勞工。在林佳瑋競總成立當天,時力高層與桃產總幹部悉數出席,徐永明還加碼宣示「林佳瑋是他的接班人」,可見時力高層對桃產總人馬的重視。

在林佳瑋競總門口合照時,時力與桃產總一起手舉「落跑議員」、「地方派系」、「金權政治」、「圈地炒房」及「血汗勞動」五個舊政治亂象的標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