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巴黎協議》的距離:別高興得太早,疫情過後還是要對抗暖化

我們與《巴黎協議》的距離:別高興得太早,疫情過後還是要對抗暖化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疫情導致的經濟停頓大量減少了碳排,不過距離達到《巴黎氣候協議》的目標還有很大一段距離,人類若要達標,就需要靠各國政府的共同努力,制定氣候法案減少碳排!這篇文章就來檢視碳排大國的氣候法案,而裡頭的內容或許會顛覆你對某些國家的想像!

當大家在慶幸「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又稱武漢肺炎)疫情帶來的經濟停頓,大幅減少了全球的碳排時,別忘了去(2019)年亞馬遜、西伯利亞、印尼以及澳洲的大火,釋放了78億噸的二氧化碳到大氣中(有些地區只計算到2019年夏季的排放量, 因此該數據絕對是低估,此外非洲剛果、美國加州也有森林大火,但數據仍在計算中),而2019年也創下了有紀錄以來第二高溫的一年,隨著疫情在各地逐漸趨緩,經濟重啟勢必使碳排再度升高,因此對抗全球暖化的動作仍不可鬆懈。

國際上對抗氣候變遷的《巴黎協議》(Paris Agreement)將全球目標設立為:保持本世紀末全球氣溫升高不超過工業化前水準的2℃,並推動進一步的限制達到不超過1.5℃的升溫。目前共55個國家簽署,但由於《巴黎協議》的運作機制是各國依協訂框架擬定「國家自定貢獻」(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換言之就是國家自由決定達標的政策,再加上該協議沒有強制約束力,因此《巴黎協議》的效力備受質疑。

由多位科學家組成的氣候行動追蹤組織(Climate Action Tracker,簡稱CAT),就將各國提出的自定貢獻和環保政策,以能否達到《巴黎協議》目標來評級。以下就來檢視一下碳排量最高的前五國:中、美、印、俄、日(光這五的國家就製造了超過全球一半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以及歐盟和台灣的環保政策。

圖:CAT評分等級

中國(佔全球碳排:27.5% ;應對政策:嚴重不足)

中共的十三五規劃(2016-2020)大幅擴大環保投資,因此當川普(Donald Trump)退出《巴黎協議》時,「中國成為全球環保領導者」的聲音不斷出現,不過美國退出協議的同年,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加上政府撤回補貼,使其在再生能源的支出下降39%。中國雖仍是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支出國,並預計在未來20年中,投資6兆美元在低碳發電和清潔能源技術,但由於目前中國仍舊仰賴火力發電(佔總生產73.32%),因此若不改變發電方式,對氣候變遷的對抗難有幫助。

美國(佔全球碳排:14.8% ;應對政策:極度不足)

川普在去年正式退出《巴黎協議》後,民間企業和各州政府在氣候變遷的努力不減反增。例如微軟(Microsoft)一月就宣布,2030年時所有的供應鏈將減少超過一半的碳排,並投資10億美元發展除碳技術;達美航空(Delta Airline)也提出投資10億美元推動綠色科技,成為第一家碳中和(carbon neutral,淨碳足跡為零)的航空公司;而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Jeff Bezos)則承諾,亞馬遜將在2030年時,全面使用再生能源發電,並於2040年前達到零碳排,貝佐斯本人更投入100億美元資助科學家和環保組織。

美國許多州也相繼推出環保法案,其中以加州最積極。要求政府主導將美國迅速轉變為低碳排國家的「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概念更風靡全美,CAT分析就指出,若這些非官方和各州計畫能徹底實踐,美國2025年的碳排量將比2005年減少17%至24%,成效將遠超過《巴黎協議》所定目標,不過因為川普政府退出《巴黎協議》, CAT仍將美國應對政策評為「嚴重不足」。

川普巴黎氣候協定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俄羅斯(佔全球碳排:7.3%;應對政策:極度不足)

蘇聯倒台後,俄羅斯的碳排量減少超過一半,但大型石化工業還是製造了大量碳排。由於地理位置鄰近極區,俄羅斯的暖化速度是世界平均的2.5倍,去年10月普亭(Vladimir Putin)終於簽署《巴黎協議》,不過俄羅斯的自定貢獻根本不需要莫斯科政府制定任何氣候政策來減少碳排。今(2020)年初,莫斯科表示將在未來更多專注在「適應」氣候變化,並善用暖化所帶來的好處,由此可推,未來俄羅斯在減碳的貢獻恐怕相當小。

印度(佔全球碳排:4.7%;應對政策:可達2℃標準)

隨著人口和經濟的增長,過去20年內,印度能源使用量增加超過一倍,成為繼中國第二大的煤炭製造和消費國,但印度同時大量投資再生能源,金額遠超過石化工業。2018年印度通過的國家電力計劃(National Electricity Plan)雖將興建燃煤電廠提供用電,但CAT認為印度仍相當有望達到不超過2℃升溫的目標,若放棄興建火力發電,甚至能達到1.5℃的目標。

日本(佔全球碳排:3.2% ;應對政策:嚴重不足)

從日本的自定貢獻以及去年9月拒絕與智利共同主導聯合國氣候峰會的緩解戰略流程,都可看出日本政府在減少碳排上較為消極。由於2011年福島核災後,興建或重啟核能的議題就備受爭議,因此CAT預測2030年前,燃煤都會占日本三分之一的發電量。不過日本在運輸系統和低碳排汽車技術的推動,都對環保相當有貢獻, 近期地方政府和非政府組織也在環保倡議上越來越活躍。

歐盟(佔全球碳排:8.4% ;應對政策:不足達標)

在許多人的印象中,歐盟是對抗氣候變遷的領導者,但事實上歐盟的自定貢獻:「2030年時碳排放量比1990年減少至少40%」要達到不超過2℃升溫是不足的。許多歐盟官員呼籲將目標調升至減少55%碳排,不過縱使15%的調升是一大進步,也仍無法達標。今年歐盟表示要新增一項氣候法,規定2050年時實現歐盟零碳排,但因法案被包括環保少女童貝里(Greta Thunberg)在內的環保人士批評缺乏詳細規劃,因此歐盟將於9月前完成減碳55%的評估,再進一步制定計劃。

台灣(全球的碳排第23名;人均年碳排:11.72噸;應對政策:未提供評級)

最後回到我們台灣,近年台灣的環保法規不斷增加、進步,台灣也是少數將長期減碳納入法律的國家之一,不過若再進一步與他國比較,面積只比台灣大一些、人口只比台灣少一點,且生活品質相當高的荷蘭,位居全球碳排量第33,人均年碳排9.62噸,這麼一看,台灣還有相當大的進步空間。

台灣56.1%的二氧化碳排放源自於電力產業,因此發展再生能源有絕對的必要。隨著環保成為相當重要的國際議題,若台灣能在對氣候變遷貢獻上領先各國,環保發展變可以成為另一個除了防疫外,被世界讚揚、效法,並為台灣開拓國際空間的軟實力。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