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節食更健康》:在推崇苗條的教派中,肥胖被視為一種失德

《不節食更健康》:在推崇苗條的教派中,肥胖被視為一種失德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們盡量避免變胖,認為那是罪惡與羞恥的象徵,並透過減肥過程來驗證自己身體的價值。在這樣推崇苗條的教派之中,身軀肥胖被視為一種失德的行為。

文:琵克希.特納

為什麼人們會對飲食迷信和偽科學買帳?這個問題的答案十分複雜,但最明顯的原因是,人們通常會輕易相信迷信及團體。我們可以說,宗教能夠集結人們形成龐大的團體,讓他們基於共同興趣,一起有效率地完成工作;這是其他方法都不可能做到的。如果你想將人群集結在一起,就需要樹立共同的目標和敵人。

而節食文化完美地執行了這個策略。節食的神學理論通篇圍繞著一個核心:苗條。變得苗條是他們的目標,是正向與美好的代名詞;而肥胖則是邪惡的、不好的、敗壞道德的。節食文化建構了一個信仰系統,而苗條就是這個信仰的最終救贖。他們同時也創立了教條,教導信徒如何追求「苗條」這個終極目標,諸如應該吃「好」食物、去除「壞」食物、規律運動等。

節食文化有它自己的習俗和儀式,無論是計算卡路里、計算巨量營養素、果汁飲食、攝取超級食物、追蹤燃燒的脂肪量、或是每天測量體重等等。而節食書籍就是聖經,分享領袖們的智慧。這樣一來,節食文化就展示了一系列特徵:信仰系統、神話、情緒、習俗、儀式、規則、圖像、文字和象徵,正符合了宗教的定義。

健康飲食文化也不例外。健康飲食文化或許用了「健康」及「不健康」的字眼來取代「苗條」和「肥胖」,但兩者傳遞給大家的動機和目的都是相同的。「淨化飲食」只是因為所用詞彙更具說教性質而已。所謂的健康就是苗條,疾病就是肥胖;「乾淨」的食物就是好食物,而「骯髒」食物就是不好的食物。只要看看健康產業界所有領袖們就知道了:他們都很苗條。

節食文化重新定義了減肥者的飲食方式。節食神學理論為食物和進食賦予了道德價值,不管食物性質,讓「好」食物與「壞」食物相互對抗。在嚴格素食飲食中,讓植物和動物相互對抗;在低碳水飲食的教條中,則讓蔬菜與肉類對抗麵包與糖分。這種將食物道德化的方式為我們帶來罪惡感循環,這正是效仿宗教框架下的罪惡感,以及為這份罪惡感贖罪的需要。

食物迷信和節食文化的領袖們通常會採取幾個策略:第一個即是互惠策略。可以把這條策略看成因果、以牙還牙或是借錢欠條,它要求人們必須付出回報,因為他們已經獲得了一部分節食知識,所以必須承諾遵守所學規則,以作為回報。

當節食文化的領袖深具魅力和同理心時,這種策略更為強而有力。領袖會以自身專業和/或個人經驗奠定他們的權威地位;他們會說自己的處境也曾與你相同(通常是肥胖又不健康的處境),接著為你提供方法,解決這種處境所帶來的問題和痛苦。許多節食文化領導者就如同宗教領袖一樣,描述他們自身從肥胖變得苗條的變身過程,以確立自己的可信度並吸引人群追隨。

當這些節食文化領導者建立權威之後,就會要求減肥者說出親身體驗、散播福音,向大家分享成功瘦下來的故事。而這些成功故事通常有著類似的模式,先是懺悔,再說出自己的改變:採取了新的飲食方式,接著就由胖變瘦。身材較胖的那一個,永遠是「減肥前」的那個,而不是「減肥後」的,他們也會一直強調克制和自我規範的重要性。

許多節食減重的人都會提到他們在減重後發現了人生新價值,好像他們的人生在減重後就會神奇地變成美好又值得活下去的人生。如果是健康飲食文化,他們就會強調自己有多健康、感覺多好;可能是皮膚狀況有所改善、肚子不再突出,或是感覺更有活力。但這背後的概念都還是一樣的,而且即使在健康飲食文化框架中,他們宣稱體重不是重點,但在見證者的親身體驗故事中,仍會不免俗地提到自己的體重有所減輕。

你是否有注意到,節食者和提倡健康飲食的人總是不吝分享他們的飲食?他們恨不得大聲向全世界宣布自己正在進行舊石器時代飲食;在Twitter的個人簡介寫上自己是「素食飲食者」;在Instagram上分享食物照片時還要打上標籤「#淨化飲食」。正如那個老套笑話所說:你要怎麼知道對方是不是吃素?別擔心,他們自己會說。

成功改變身材的節食者會繼續體現他們的信念,並與他人分享;而身材較胖的人則會被大家當作不識減重福音的無知者,進而被視為無用之人。這樣的態度讓人們會盡量避免變胖,認為那是罪惡與羞恥的象徵,並透過減肥過程來驗證自己身體的價值。在這樣推崇苗條的教派之中,身軀肥胖被視為一種失德的行為。

有趣的是,在節食宗教中,人們做出的犧牲越多,對該教派的信念似乎就越深。一般人總會有種深層的渴望,希望能維持一貫的態度和信仰,因為這樣的感覺是強烈而穩定的;同時也會避免做出違背信念的行為,以避開伴隨而至的負面情緒。

正因為如此,節食迷信要求信徒以實際行動做出承諾,像是禁吃特定食物、購買特殊食物,或是在外出用餐時要求特別菜單和料理。所做的犧牲越多,承諾的行動越大,你就越難放棄這份信仰。但無論是實際加入減重團體、加入Facebook團體或是在Instagram上追蹤名人,只要你成為團體的一份子、看到他人也在做相同的事時,你的信念和行為就會更堅定。

但這也造成了額外的社交壓力,讓你必須跟隨團體行動,以免被拒絕往來或被排擠。人類具有強烈的歸屬感,因此被排擠可能會導致嚴重且具毀滅性的後果,產生憤怒或悲傷的情緒。因此,節食者在離開團體後通常會感覺更糟糕(一開始的時候),這反而讓人再次確信了飲食迷信的強大力量。


將食物分成好與壞(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所代表的教化意義,以及透過建立一連串食物和飲食規則的方式,以簡單的答案簡化了這個世界;就像宗教一樣,為日常生活設定簡單規則(例如:「汝不可殺人」)。食物迷信和節食在我們每天面對眾多選擇與相互矛盾的資訊時,提供了準則和規範,幫助我們做決定;而偽科學則提供一套解釋的方式,讓我們獲得想要的簡單營養學答案。

食物迷信也利用了所有業界慣用手法。種種證據顯示,人們喜歡看到皈依信徒背後的真實故事和經驗見證、權威和名人的推薦、團體認證,以及樹立共同敵人。雖然科學思維可以打倒偽科學,卻需要經過努力練習,而食物科學又特別複雜,充滿錯誤資訊。

畢竟就像義大利程式設計師艾伯特.布蘭多林尼(Alberto Brandolini)所說:「造謠容易,闢謠不易」。現代的飲食環境幾乎毫無限制、非常方便,對於能幫我們輕鬆地做出決定的飲食迷信來說,正是適合大肆宣揚的理想環境。不幸的是,除非擁有相關學位,否則大部分人都難以辨別日常生活中飲食與營養相關的資訊孰是孰非;就算有相關學位,也不能保證你能做出正確判斷。

相關書摘 ▶《不節食更健康》:「健康飲食癡迷症」與厭食症、強迫症有些類似的共同特質

書籍介紹

《不節食更健康:英國營養師帶你破除減肥迷思,善用直覺飲食,培養身體自癒力》,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琵克希.特納
譯者:張郁笛

吃得對,才健康!相信身體訊號,怎麼幸福就怎麼吃!面對食物,你是否曾有過以下經驗?

  • 因為壓力大或心情不好而大吃大喝,事後感到後悔,就用運動或節食來「彌補」錯誤
  • 勇於嘗試各種最新的節食法或減肥新招,成功瘦了幾公斤後卻又復胖
  • 比起「加工食品」,在吃東西時總是傾向選擇「天然無添加」的食物
  • 覺得現代生活充滿太多毒素,為了健康,身體有時候也需要進行排毒
  • 吃東西前都會先確認熱量,總是選擇熱量最低的或是乾脆不吃

以上行為皆隱含了關於健康飲食的迷思,本書根據食品科學、心理學、行為學和營養師等專業人士的理論,說明不必節食也能保持健康的原因。同時也收錄各式表格,釐清大眾過往對於食物的錯誤觀念。

身為營養師的琵克希.特納以科學懷疑態度來看待「營養」,並解釋為何節食總是無法成功,食物焦慮、情緒性進食、健康飲食癡迷症背後的科學為何,以及其他因錯誤資訊而形成的不健康飲食習慣。

琵克希.特納想告訴每一位曾嘗試過節食的人:「有限的生命並不代表我們不能盡情享受生命中的一切,而食物正是生命中非常值得享受的一部分。」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