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下錄音可以在法院當證據嗎?會不會涉及別的罪名?

私下錄音可以在法院當證據嗎?會不會涉及別的罪名?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實務上,私下錄音能不能當成證據不可一概而論,不同的案例不同,在「刑事案件」與「民事案件」中,法院考量的因素也截然不同。

文:蕭啓訓律師

私下偷錄音,是實務上最常見的保全證據方式,其目的無非就是未來訴諸訴訟時可以提出,但私下的錄音證據,是否當然具有證據能力?換言之,法院可否以該錄音證據作為裁判基礎?又針對私下偷錄音的行為,其本身可能觸犯相關罪名嗎?以下就以實務見解的角度,來一一解答。

私下偷錄音,可否當證據?

關於這個問題,實務上均認為不可一概而論,而依實務現行操作,在「刑事案件」與「民事案件」中,法院所考量的因素截然不同:

(一)於刑事案件中

有實務見解指出,只要所取得的錄音證據具有「任意性」時,該錄音證據就可以採用。而所謂的「任意性」,是指遭錄音方是出於自由意志所陳,而未受到強暴、脅迫或其它不正手段所壓制(採此見解者,如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393號刑事判決)。

但也有實務見解是以竊錄者是否有觸犯《刑法》第315條之1之竊錄罪,及《通訊保障及監察法》(下稱《通保法》)相關規定為標準,亦即,若竊錄者並非「無故」竊錄,且其本身即是參與談話之一方時,該錄音證據亦有證據能力(採此見解者,如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1352號刑事判決)。

總括而言,私下的錄音證據是否具有證據能力,法院於刑事案件中,主要會衡酌:

  1. 遭竊錄者之陳述內容是否具有「任意性」?
  2. 竊錄者之目的是否正當?
  3. 竊錄者本身是否為參與談話之一方?

(二)於民事案件中

在民事案件中,是否應承認私下錄音的證據能力,實務於具體個案主要會審酌:誠信原則、正當程序原則、憲法權利之保障、違法取得證據侵害法益之輕重、發現真實與促進訴訟之必要性等因素。

例如如果是財產權訴訟勝訴之目的,長時間、廣泛地不法竊錄相對人或第三人的談話,即有可能被認為違反誠信原則,且嚴重侵害遭竊錄者憲法所保障之隱私權,而否定該竊錄證據之證據能力(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46號民事判決參照)。

shutterstock_134499964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私下錄音,會不會涉及別的罪名?

私下竊錄的行為,除有前述錄音證據可否使用的問題外,稍一不慎,竊錄者也可能因而觸犯下列罪名:

(一)竊錄罪

《刑法》第315條之1第2款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十萬元以下罰金:⋯⋯二、無故以錄音、照相、錄影或電磁紀錄竊錄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談話或身體隱私部位者」,因此,若竊錄被認為係「無故」,則可能觸犯本罪。

而究竟那些情況下的竊錄行為不會構成「無故」?其實也很難說得準。舉最常見的,配偶為確認另一半是否偷吃而竊錄,有實務見解認為這可以算是正當理由,故不構成本罪(如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6345號刑事判決);但也有實務見解認為,一方配偶並不能以此為由,全面監控另一半之日常生活及社交活動,而仍構成本罪(如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4750號刑事判決)。

此外,因條文是規定竊錄「他人」非公開的談話,故有實務見解認為,若竊錄者即為談話的一方,則參與談話之他方對於談話內容並無「合理隱私期待」,而不構成本罪(如臺灣高雄地方法院106年度自字第15號刑事判決)。

(二)違法監察罪

《通保法》第24條第1項規定:「違法監察他人通訊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另同法第29條第3款規定:「監察他人之通訊,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罰:⋯⋯監察者為通訊之一方或已得通訊之一方事先同意,而非出於不法目的者」。因此,若竊錄行為不滿足第29條第3款的要件時,亦可能構成本罪。

Disloyal man walking with his girlfriend and looking amazed at another seductive girl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雖以竊錄方式搜集證據非常方便,但在行動前,可要特別留意上述實務見解的看法,可別貪圖一時所需,除使錄音證據不被法院採用外,還要另外背負相關刑責,實在得不償失。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