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性親密》:想逃離假性親密關係,建立「富同情心的同理心」是關鍵

《假性親密》:想逃離假性親密關係,建立「富同情心的同理心」是關鍵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富同情心的同理心」,是將同理心和同情心並列,但同時也對他人的經驗有較深的感受。作為一種共享的、人際相關的動力,它需要關係雙方的參與,正是因為如此,它才能成為假性親密關係孤立狀態的一種強大解藥。

文:馬克.伯格(Mark B. Borg, Jr., PhD)、葛蘭特.柏連納(Grant Hilary Brenner, MD)、丹尼爾.貝利(Daniel Berry, RN, MHA)

逃離假性親密關係:建立富同情心的同理心(Compassionate Empathy)

想從假性親密關係中復原,同情的同理心是核心原則。特別要注意的是,同情和同理心之間的重要分別,以及兩者聯合時的力量。同理心,是去感知另一個人的觀點和經驗。這是以智識上的理解(或稱「認知同理心」[cognitive empathy]),與他人的感覺做結合,而不是假裝「我懂你的感覺」。

同情心,則是出於道德和倫理使命,為了降低另一個人的痛苦,而採取行動改變他的生存處境。這需要對他人的苦難有所意識和反應,並採取行動減緩痛苦。不過,同情心不需要具備像同理心那樣的深度連結和理解。一個人在與他人的生活經驗脫節的情況下,仍可能具有同情心。事實上,為了防止因為持續的同情心而累垮——所謂的同情疲勞(compassion fatigue)——避免過度的同理心是必須的。同情心也包括對自己的同情,這促使我們自我保護,不至於過度認同和失去適當的自我照顧。

「富同情心的同理心」,是將同理心和同情心並列,但同時也對他人的經驗有較深的感受。作為一種共享的、人際相關的動力(dynamic),它需要關係雙方的參與,正是因為如此,它才能成為假性親密關係孤立狀態的一種強大解藥。光是理解什麼是富同情心的同理心,就能帶領我們超越同理心,對關係的雙方生出道德和倫理的使命、採取行動,並改變彼此的生活狀況——緩解對方和你所受的痛苦。因此,富同情心的同理心是相輔相成的,是一種力量加成器,其中的同理心導致同情心的行動,而同情心則充當緩衝器,避免過度同理心的風險——例如麻木、倦怠和撤退。

結合同情心和同理心,讓我們得以在沒有招牌歌舞複雜化的情況下產生連結。富同情心的同理心深植於互惠,而互惠是指我們與生活中的他人一起做什麼,而不是對他們做什麼。富同情心的同理心像是一種交通工具,載送兩個或兩個以上的人,到達一個可安全分享彼此經驗——尤其是一些與情緒高度相關的議題或困難——的地方。這讓人們對所面臨的問題產生一種共有感,且不致對任何一方造成危險。

如果沒有相互關係,同理心可能對個體有過多需索,導致此人喪失自我意識,變得不堪負荷,甚至被耗盡。這種喪失自我的狀態,或對喪失自我的恐懼,正是引發假性親密關係的源頭。如果一對伴侶停止力行富同情心的同理心,就有可能重新退回假性親密關係。實踐富同情心的同理心,可以藉由維持相互關係所需的強化技巧,來重新校準他們的動力(dynamic)。

同情心與同理心的對比

如果沒有富同情心的同理心,是不可能建立親密感的。沒有親密感,愛就有枯萎或消失的危機。忽略促進親密感的技巧,或許可以讓處於假性親密關係中的人感覺安全,但代價是失去人與人產生連結時的滿足感和經驗。執著在這樣的狀態中,就是所謂的腦鎖。在腦鎖狀態中,沒有東西進的去,也沒有東西出的來,任何新事物都不會被接納。不用說,要想維持腦鎖和假性親密關係,勢必完全排除同理心和同情心才行。

被困在假性親密關係中的人,很少是靠自己領悟的;他們不知道自己選擇了假性親密關係、也沒有意識到它的影響。他們對假性親密關係的投入之深,讓他們無法理解一件事:解決他人的痛苦,事實上是一種自我中心的技巧,好防止他們意識到自己的痛苦。發現和對抗這種機制,是復原的重要關鍵。

同理心不足 富同情心的同理心 同理心過度
  • 麻木
  • 疏離
  • 生氣
  • 憤慨
  • 自私
  • 無法採取任何自身以外的觀點
  • 在自我與他人的需要間保持平衡
  • 互惠
  • 共同分享關係中的情緒壓力
  • 能夠產生連結,卻不致迷失在對方的需要和情緒中
  • 互惠的關係排除了想脫離的需要
  • 經調整的同理心
  • 過度連結
  • 過度自我犧牲到忽視自我的程度
  • 因他人的需要而忽視自己的需要
  • 由於對他人過度認同而感覺受傷,有時甚至造成創傷。
  • 無法將自己的觀點列入考量
假性親密關係中的觀眾 真實的關係 假性親密關係中的表演者

某些文化傳統——尤其是那些不經意的互動,更助長了保持距離。我們總習慣性問人:「你好嗎?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但我們其實並不期待——不想要——得到答案,或至少任何有意義的答案。要不然,我們可能連鄰居的情緒和經驗都必須處理,誰有空管那些呢?不過,這些文化活動的標記,強烈暗示出我們對同理心的抗拒,或甚至對富同情心的同理心的抗拒。

剖析防禦

個體會發展防禦機制,來應付可能讓人難以招架的焦慮,無論焦慮感是來自內心或是外在環境。同樣的,招牌歌舞也是從行為上將強迫性的表演者與觀眾和其他人隔絕開來,防禦系統總是扭曲我們看待自己的方式,包括基本身分認同,和我們在工作、人際關係和一般生活中自以為具備的能力。就像電腦的特洛伊木馬病毒一樣,招牌歌舞也會將我們與他人隔絕,可是外表看起來卻像是把我們聚在一起——堪稱完美的掩護。

我們堅持這樣的防禦機制,是因為它們有效,這是可以理解的。問題在於,當它們不再有效時,我們卻出於習慣仍然堅持不懈。這是一種制約反應的指標,反映出腦中特定區域的變化已經啟動。由額葉皮質所驅動的靈活神經處理過程,轉移到(解剖學的說法)像是腹側紋狀體等區域,與較嚴格的自動反應機制產生連結。當這種情況發生時,我們分析複雜狀況和事件的能力,會被推至次要的位置,以利不受限制的杏仁核活動,如此我們對情緒(例如恐懼)產生微妙反應的能力,便會消失或受到抑制。

仔細觀察這些機制後,研究人員們想知道,孤單者對陌生人的反應,是否異於他們對親近的人的反應。他們分別向實驗對象展示陌生人和親近的人的影像,觀察孤獨感是否與不同的腹側紋狀體活動有顯著關聯。他們發現,當孤單的人注視親近的人(陌生人則不會)時,他們的大腦腹側紋狀體會更為活躍,表示親密的可能性會增加以試圖重新建立連結的動力。

身處假性親密關係中的人,是陷在一種破壞性的處境,同時有來自好幾個不同方向的力量在拉扯,也就是說,在心理和關係上都像是被五馬分屍一般。他們在無意識地將他人推開、鞏固自己的孤立和孤單的同時,也忍不住在尋找親近和親密感。同樣的事在假性親密關係中有兩個人(或更多)牽涉其中,變因更大,情況也就更為複雜。

復原的過程,包括恢復識別、檢查和削弱防禦機制的能力,以便為自我反省創造足夠的時間和心靈空間,並善用大腦的神經可塑性(neuroplastic),發展其他策略來應對內心和關係中的焦慮,從而培養更佳的適應力。

我們的防禦機制強大到可能——

  • 限制自我意識;
  • 左右我們與他人如何建立關係;
  • 影響我們做選擇;
  • 結果付出的代價還多過於拯救的。

高度焦慮如何強化防禦機制:

  • 損害大腦的高級功能;
  • 降低大腦靈活反應的能力,也就是降低大腦的可塑性;
  • 增加自動反應模式的使用:
  • 導致我們身邊的人焦慮感提高。

因為防禦機制是表演者和觀眾在社交環境中共同建立起來的,所以新的做法最好也是從社交環境中學習而來。一個開闊的環境,會要求將舊有的招牌歌舞做出不同的改編,也會幫助表演者和觀眾戒除壞習慣和錯誤的感知,重新學習彈性和開放的態度。而心理治療,就是啟動和強化這種做法的有利環境。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假性親密:修復失衡的互動,走進真實關係》,心靈工坊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馬克.伯格(Mark B. Borg, Jr., PhD)、葛蘭特.柏連納(Grant Hilary Brenner, MD)、丹尼爾.貝利(Daniel Berry, RN, MHA)
譯者:殷麗君

以下的對話,是否讓你感到熟悉?

「為什麼你看不到我對你付出這麼多?為什麼你不感謝?」
「(嘆氣)……我看見了。」
「我為了你做這麼多,為什麼還要讓我一直擔心你?」
「對不起,我知道你為我做了很多,求你冷靜一點……」

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那麼你很可能已經陷入「假性親密關係」。這是一種心理防衛機制,從童年時就產生了。當孩子對安全感的需求長期被照顧者忽視,孩子為了對抗焦慮,會自動扮演照顧者的角色,照顧大人,以獲得安全感。
本書把這種模式稱為「招牌歌舞」。

成年之後,當親密關係再現了童年的焦慮情境,我們又不由自主地跳起「招牌歌舞」,一個人演,一個人看:表面上是照顧對方的感受,但卻令親密關係受到嚴重控制和膚淺化,彷彿都是局外人,卻都又焦慮不已……

本書三位作者具有心理學家、精神科醫師與護理師的背景,他們從大量伴侶諮詢的個案中發現這個現象。透過作者們的剖析,我們有機會看穿自己的招牌歌舞角色,可能是表演者──常想照顧人,但卻不知如何拿捏分寸;也可能是觀眾──不採取任何行動,忍讓一切,姑且相處,讓表演者誤以為觀眾喜歡這場歌舞,但事實上卻是相反。

不過,困在假性親密關係的你我並非就此深陷絕境,因為絕境可能就是好轉的契機。

透過本書的方法,你可以自省:

  • 我的招牌歌舞是什麼樣子,又為我帶來什麼?
  • 在我的招牌歌舞中,我是表演者還是觀眾?
  • 我當初為何創造這套招牌歌舞,我從中獲得哪些好處?
  • 我童年時的招牌歌舞,是如何導致我成年時人際關係不如人意?
  • 放棄這套招牌歌舞,有什麼風險和好處?

作者們於每章節後安排正向改變清單,有助讀者重新思考並爬梳自身關係中的細微互動與經驗。獨創的「夢境技巧DREAM五步驟」,則能讓你了解:

  • 為何你和伴侶在一起時覺得辛苦?
  • 為何你常感覺自己像個旁觀的局外人?
  • 為何你每次和人交往總會發生這樣的情況?

本書也收錄諸多案例,讓讀者得以反思自身所處的關係,並從中獲得暖心安慰,或是沉痛共鳴,這是一種力量強大的療癒機制。從本書開始,為觸礁的關係點燃復原的希望、重新擁抱真實的相處吧!

getImage
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