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戰處理》小說選摘:比恐龍法官更難搞的「恐龍民眾」,一旦遇上就有你受了

《敗戰處理》小說選摘:比恐龍法官更難搞的「恐龍民眾」,一旦遇上就有你受了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請隨書中的邋遢檢察官「鯰魚」、混沌狂亂的檢事官「阿學」,一齊享用生活中擦身而過的種種,從今而後,我們或能直視生命中的醜陋,並有能力將其化解。法律從沒能妥善安頓每一位受害人,生活中有笑有淚,總得想辦法走下去。

文:王靖

〈案由一:家庭暴力〉

一○七年九月二十五日 週二

那人穿著口袋過多的深棕色工作褲,褲管沾上室外帶進的髒土。

我倆彷彿是截然不同的物種,如果可以,希望別和他有任何交流,儘管明白那太困難。

「趕快結束這樁鬧劇吧。」我在腦海中嘀咕。

被告遲遲未抵,距離原訂的開庭時間已經三分鐘過去。

忍不住瞥向那人,發覺他也朝我看來,

或者他始終衝著我瞧。

「你好。」硬著頭皮向他問好,同時,也厭惡屈服了的自己。

「新來的嗎?」他那隨興的坐姿轉向這側。「電視臺?還是哪家報紙?」

「不,我不是記者。」我如實回答。

「那你怎麼坐在這裡?」

刨根究柢,是吧?

我也想問呢,為什麼我在這裡?被困在桃園舊地方法院?

法庭內右後方的記者席,便是我此刻身處的位置。

「其實,我是檢察事務官。」我如此解釋。

「我是一名記者。」他說著理所當然的事情,一面遞上我不打算留下的名片。「話說回來,檢察事務官究竟是什麼?」

已厭倦一再介紹自己的職位。

「真不專業。」我心想,採訪法律線的記者居然未著正裝,甚至連「檢察事務官」五字都不了解,但若是我流露出這般嫌惡,接下來的相處時間就難熬了。

「檢察事務官,勉強算是檢察官的副手吧。你瞧,坐在前方的兩名年輕人,他們是法院的學習司法官。」我壓低聲量說明,深怕被誰聽見了這拙劣的解釋。「要是他們沒來,我就能坐在那裡了。」

「原來如此,檢察官的副手。」看得出來他沒什麼興趣。「以運動術語來說,這裡算是你的客場呢。」

「是呀。」

簡直就是身陷敵營,而我尚沒有扭轉戰局的本事。

「被告遲到已超過五分鐘,我們先請被害人說明。」留著長直黑髮的幹練女法官宣布。

恰到好處地打斷我們已到盡頭的對話。

被害人拖著尚未痊癒、裹滿石膏的右小腿緩步走上應訊臺,那努力行走的樣貌,令人很難不去同情他。

「太過分了,被告居然膽敢遲到。」我心想︰「運氣差一些,王先生說不定會死呢。」

犯罪事實

一、鍾賀峻於一○七年七月十七日晚間九時四十分許,駕駛車牌號碼6ZB-2017號自用小客車,沿桃園市龍潭區中興路三九三巷北向南方向行駛,本應注意車前狀況,並無不能注意之情形,竟疏未注意車前狀況,不慎在中興路三九三巷一七二號前正面撞擊王威所駕駛車牌HD2-106號重型機車,致王威人車倒地;鍾賀峻明知撞及王威人車,顯然致王威受有傷害,竟未立即停車,亦未報警而持續前駛,以時速約五十公里之車速推行王威後逃逸而去。

二、案經王威訴由桃園市政府警察局龍和分局移送偵辦。

冗長的公文不看也罷,我在偵查階段就已閱讀過這份資料了。

「鍾賀峻開著小客車,在晚間以高速撞擊被害人後肇事逃逸。」我簡短地在心裡總結。

只是,說來簡單的事故卻嚴重影響了被害人的生活,不但遭到被告惡劣的對待,還得忍受繁瑣的法律程序,實在再悲慘不過了。

幸而被告尚有些許良知,隔日就去了派出所自首,否則,司法體系不見得能從茫茫人海之中找出被告的身分。

「饒過他吧,不能將流程簡化一些嗎?」無論我在腦海中多麼大聲地吶喊,眾人也沒可能聽見的。

主文如豪雨般,持續滴落在被害人心上。

「請問以上的敘述正確嗎?」法官問。

「我想一下,」思考一會兒,被害人謹慎地回答︰「應該沒有問題。」

「根據記錄,鍾先生和你已達成民事和解,但在約定期限內並未支付和解金額,是嗎?」

「是的……,」被害人支吾其詞︰「也不是,他只匯給我一千元。」

「一千元?」本該沉穩的法官不禁露出驚訝。

姑且不論人身傷勢,機車修復至少也是數萬元的事情。

「我打了電話給他,鍾先生說明已經四處借錢,卻沒有人願意幫忙,手邊僅剩下這些錢了。」被害人無奈地說。

「十四萬不是小數字呀,搬家工人當然賠不起。」身旁的記者低聲向我攀談。

我不予理會,這裡可不是脫口秀現場,有大家訕笑耳語的空間。

不想賠錢,就別犯肇逃這類缺德的事情。

「有什麼需要補充嗎?關於晚點的判決、或是整起事件的感想,都儘管說。」法官當然也站在被害人這邊。

「對於法官的判決,我不會有任何意見。」被害人果斷地說︰「他被關得越久,還錢的可能性就越小,所以不必顧慮我,請給被告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

聰明!

我想,在場的法界人士都讚嘆無比,許久沒遇到聰明又能保持理性的被害人了。

只是如我所說,此處並非脫口秀現場,無法給予這聰穎的回答任何喝采。

「聰明呀……。」貌似鯰魚的檢察官呢喃出聲。

由於現場過於安靜,以至於他那渾濁的低語被眾人給聽個一清二楚。

這位頂著地中海型禿頭,西裝領口上沾著頭皮屑、又或是零食碎屑的糟老頭,便是本案的檢察官,也是強迫我跟著他出庭「見習」,令我陷入窘境的罪魁禍首。

他身上的髒屑究竟為何?我實在不忍細看,也就無從確認了。

「檢察官,請注意發言。」女法官平靜地說,心中想必充滿著抱怨。

檢察官微微頷首,此刻又注重起了禮節。

骯髒隨性的檢察官和整潔幹練的女法官,若非工作上有其必要,兩人大概是永無交集吧?

今日的安排恰似電影情節,一幕緊接著一幕,被告狼狽地竄入法庭,令這段尷尬戛然而止。

「鍾先生,你未免太過分了!」女法官罕見地動了脾氣。

我只能望見被告的側臉,不知他此刻的表情會是如何?只覺得身著卡其色短褲、腳踏藍白拖鞋的身影與莊嚴法庭也太過不配。

法官嚴厲地追問下去:

「即便沒支付和解金,王先生還是為你的刑期說情,為什麼不付錢?」

一陣沉默,眾人的目光投向應訊臺。

被告好不容易才說出口︰

「……,我沒辦法。」

「什麼叫作沒辦法?為什麼沒辦法?」

被告答不上來,只是直挺地站立著。

在我眼裡,像個挨罵卻又想回嘴的調皮學生。

「另外,你為什麼遲到?」宛如訓導主任般嚴厲的法官。

相信我,除了恐龍法官,我們的身邊也充斥著恐龍民眾,一旦遇上就有你受了。

「要不是……。」被告嘟嚷著。

「要不是?」

「要不是趕著去阻止朋友打架,我也不會無照駕駛開快車好嗎!」被告突然拿出骨氣,對著法官吶喊出口。

又像是對著社會喊了出口。

過分壓抑的怨氣無以宣洩,稱不上睿智。這奮力一搏當然是無謀的,內容難以置信的低劣,絕對可說是自掘墳墓,法官再也沒正眼瞧過被告,將砲火轉向了檢、警二方。

「檢察官,根據我手邊的筆錄,說明被告於犯罪隔日至派出所自首,是嗎?」法官問。

「是。」邋遢的檢察官答。

「那麼,為什麼交通隊和你都沒有發覺︰被告為無照駕駛的事實?」

檢察官唯一能做的便是保持沉默。

禿個精光的頭頂與其肥碩的額頭,竟不合時宜地反射著日光燈。

萬眾矚目下挨了罵的主角。

「有沒有詢問被告,當天是否為酒後駕車?」

他當然答不上來,又該說是無法回答。

我望向被害人,試想觀賞這齣荒謬鬧劇的心情為何?王先生只能苦笑對待,而我為他感到不捨。

判決如下︰

鍾賀峻因過失傷害人,處拘役肆拾伍日,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受傷而逃逸,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反正,被告是繳不出錢的,他就只有那可笑的一千元。

簡單來說,被告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個多月,大概是被關定了,而半年不能賺錢將使得被告的人生更加接近崩解。

判決中巧妙地避開「無照駕駛」四字,彷彿它未曾被提起過,這點很是令人沮喪,假設你遇上了這類鳥事,法律的處罰越重,被告償還費用的機率反而越加渺茫。

司法體系沒能妥善地補償每一位受害人,也無法排除眼前這位不適任的檢察官。

「過來、快過來!」洪檢座急迫朝我呼叫。

幹什麼呢?

我不情願走向他的身邊。

「法官呀,這是我們家新來的檢察事務官,請多多關照。」不顧法官正和旁人談話,洪檢座粗魯地吶喊著。

太尷尬了,關照什麼呢?我不過是名檢察事務官,和法院八竿子打不著關係,個人更無升任檢察官的意願,沒有半點來旁聽的理由。

我根本不屬於這裡。

「這樣啊。」法官冷淡地回覆,正眼也未瞧我一下。

這是理所當然的反應,並不影響她在我心中的優秀形象,只因和這糟老頭站在同一陣線,我已漸漸習慣這些歧視的眼光。

「走吧。」洪檢座說,宣布這場鬧劇終於落幕。

這種人就該滾回偵查庭好好躲著,少查些案子,對社會才是好消息。

記者待在原位笑看一切,我們成了他那正式工作來臨前的插曲。

「法官真是莫名其妙。」快步逃離現場的洪檢座忍不住抱怨︰「就算問了被告有無酒駕,他哪會誠實回答呢?」

好一個後知後覺、尸位素餐的混帳。

「唉。」我忍不住,也算是刻意地嘆了口氣,不曉得他聽見沒有?

洪檢座終於試著撢去西裝上的髒屑,但也沒弄乾淨。

這人很奇怪,耳朵裡充滿毛髮,頭頂卻是禿的。我沒有說謊,世上就有人耳朵裡長著濃毛,只是你沒有遇上而已。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敗戰處理》,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王靖

現在放棄,「正義」就結束了。
改編自重大社會案件,挑戰善惡分界與人性底線。
其貌不揚的荒唐檢察官,扭轉世人對於勝敗的既有觀念。

「阿學」是一名甫通過司法特考、年少混沌的檢察事務官,被分配到一名邋遢懶散的檢察官「鯰魚」的身邊擔任助理,他們的相處總是充滿矛盾,卻被逼著非得一同辦案。對際遇大失所望的阿學甚至覺得自己是到了一個專門負責垃圾案件的「敗戰處理」部門。

不過,隨著日子一天天逝去,阿學漸漸理解鯰魚為何總不依循既有規則辦事,故事這才剛揭開序幕……。接下來,他們二人穿梭在現實經常發生的事件之中,讓被害人解脫、讓自己解脫、使閱讀本書的你我解脫。

《敗戰處理》是一本會讓讀者們嚇一跳的混種作品︰既是大眾文學、具有娛樂性,又充滿詩意,甚至還有些推理小說的暢快感。

請隨書中的邋遢檢察官「鯰魚」、混沌狂亂的檢事官「阿學」,一齊享用生活中擦身而過的種種,從今而後,我們或能直視生命中的醜陋,並有能力將其化解。法律從沒能妥善安頓每一位受害人,生活中有笑有淚,總得想辦法走下去。

getImage-2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