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飲暴食的「小吃貨」溥儀,被逐出紫禁城前只咬了一口蘋果

暴飲暴食的「小吃貨」溥儀,被逐出紫禁城前只咬了一口蘋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吃一直是作為人類最基本的生活享受,也是文化傳承的重要見證者,溥儀從中餐到西菜,也象徵著大時代下意識形態的轉變。

溥儀的一生也是非常坎坷的,他的三次登基都非他如願。有人說他是漢奸,仲編倒不認同,就溥儀所生長的環境裡面,他的眼裡根本沒有「漢」這個大統一的概念,且人家身為滿族親貴,也沒有必要遵循漢人政權的道德價值觀。

在二十世紀風起雲湧的政治局勢裡,溥儀面臨千秋祖業將覆亡於今的壓力,立志恢復滿清政權,帶領國家走向富強。

然而他又沒有一點政治底子,主流的政治家、軍事家也不向他靠攏,溥儀只能倚靠一些非主流、或者說是想利用他的人,復辟自己所心愛的清朝,這也是為什麼溥儀在每一次動亂都搶著登場,而每一次登場,卻都是無權無勢的可憐魁儡的重大原因。

不過,今天我們可不是要講溥儀的嚴肅歷史,讓我們換個角度來看事情——溥儀作為滿清最後一任皇帝,又是史上第一位寫回憶錄的皇帝,他的歷史資料肯定很多,那麼我們是否可以從溥儀那龐大的史料裡面,抓出幾個重點,還原出皇帝吃飯的情景呢?

暴飲暴食的小吃貨

溥儀的生平很有趣,才三歲的時候,就作為滿清的最後希望,被倉皇登上了歷史的舞台。溥儀小時候沒有人敢動他,作為一人之上,萬人也之上的皇帝,他非常頑皮,經常作弄太監和宮女,而且他們還不敢反抗溥儀。

電影《末代皇帝》有一個片段,年少的溥儀為了顯示自己多威風,隨手拿起一瓶墨汁,命令一旁的太監將它全部喝下,那名太監露出極其難堪的眼神,又機械式地遵從吩咐,津津有味地吞下去了。事實上,這個片段可不是隨意捏造的,溥儀也曾自己承認:

有一次,大約是八九歲的時候,我想試試那些百依百順的太監是不是真的聽聖天子的話,我就挑出一個太監,指著地上一塊髒東西對他說,你給我吃下去,他真的趴在地上吃了下去。

溥儀小時候還幹過很多事情,比如將藏有鐵砂的雞蛋送給太監吃,拿鉛彈把所有窗戶都打破⋯⋯種種黑歷史多不勝數。溥儀小時候的腸胃極其不佳,一吃多了就拉稀,但他卻非常喜歡吃東西,吃東西總是暴飲暴食,若是有人制止他,反倒會大大刺激其慾望。

紫禁城每個月有兩次大開城門,王府會按例派遣車隊,贈送太后各式各樣的山珍海味,不料有一次竟被溥儀看見了,他憑著一種本能,拼命地跑到一個馬車裡面,挑中裡面的一個食盒,拆開繩子,打開蓋子,是滿滿的豬肉片!

這時一旁的太監也注意到馬車裡面的動靜了,溥儀急忙挑中一個最大的,撒腿就跑。太監大驚失色,連忙來搶,兩個人圍著朝貢的車隊轉阿轉,直到溥儀把肉片用力吞下。

那麼,究竟誰可以制止頑皮的溥儀呢?這就要提到溥儀的乳母王焦氏,她握有掌控溥儀的最大把柄,那就是——喝母乳!

宮中的不少人都覺得照顧溥儀的飲食很麻煩,少了溥儀不高興,多了溥儀拉肚子,不過說也奇怪,王焦氏的奶就像是靈丹妙藥一樣,溥儀一喝下,那餐就會相安無事。王焦氏在溥儀的心中占有很大的位置,由於宮中許多人對溥儀都不好,只有王焦氏一直悉心照顧溥儀,所以溥儀又有很強烈的依賴情節。

溥儀在九歲以前都還吃母乳,他通常是在吃飯之前喝母乳,如果王焦氏忘了來,溥儀就會耍小脾氣,背對著山珍海味的美食,連一片豆莢兒都不吃。

在九歲之前,乳母是使我唯一保留了人性的人。現在看來,乳母走後,在我身邊就再沒有一個通人性的人。

其實,王焦氏的母乳之所以神奇,是因為清廷有一種獨特的篩選機制,當初在選皇室御用奶媽時,面試的人要把奶水擠下來,放在一個白瓷盤子裡,之後再等個幾天,讓奶水隨風蒸發掉。如果奶水的品質夠好,蒸發過後不會有異味、不會有雜質、而且盤子仍會是潔白乾淨的。滿足這些條件,就可以進宮任職。

能通過篩選的人很少,王焦氏正是在重重關卡裡面,精挑萬選出來的奶中之奶,這種奶水喝起來自然堪比奇藥了。而母乳也成為溥儀在小時候,最喜歡的一道餐點,雖然這東西壓根稱不上是飯菜,連飲料都很難稱上,但溥儀最喜歡的是這個就是了。

PuYi_1909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照片右邊為三歲的溥儀

華而不實的料理

長大以後,溥儀的菜色也逐漸豐富了,他也可以體驗我們電視劇裡面,那種「好多好多菜,一起擺在桌上,任君挑選」的場面了。皇宮裡面沒有特定的吃飯時間,不像上班族只有中午十二點到一點用餐這麼死板的規定,當溥儀覺得餓的時候,他就會吩咐一聲「傳膳!」

跟前的御前小太監便照樣向守在養心殿的明殿上的殿上太監說一聲「傳膳!」殿上太監又把這話傳給鵠立在養心門外的太監,他再傳給候在西長街的御膳房太監⋯⋯這樣一直傳進了御膳房裡面。

不等回聲消失,一個猶如過嫁妝的行列已經走出了御膳房。這是由幾十名穿戴齊整的太監們組成的隊伍,抬著大小七張膳桌,捧著幾十個繪有金龍的朱漆盒,浩浩蕩蕩地直奔養心殿而來。

聽起來有夠威風對吧?一群人抬著世界各地的美食,魚貫而入供您吃喝,想想都覺得刺激。不過我們回到現實面,皇上能隨時隨地呼喚用膳,這乍聽起來很屌,實際上卻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這些菜餚之所以能夠在一聲傳膳之下,迅速擺在桌子上,是因為御膳房早在半天或一天以前就已做好,早就冷掉了。

即使是多麼饞涎欲滴、口角流涎的美食,過了火侯味道就全不對了,溥儀自然不喜歡冷菜冷飯,吃完這些排場後,往往會鑽進後宮再吃一頓,太妃們的用餐方式比皇上寬容很多,她們各有各自的膳房,如果想吃甚麼就吩咐一聲,廚師會現場製作。皇上的格局雖大,吃到的東西卻是冷的;嬪妃的格局雖小,吃到的東西卻是剛出爐的。

整日往返於後宮之間

在我們的印象裏面,隆裕太后就是慈禧太后2.0,是阻礙革命的老太婆,人人得而誅之。在溥儀眼裡,慈禧太后之於光緒,就等於裕隆太后之於自己,太后正經的事情不幹,就只知道整天欺負惡整他與家人。

每當溥儀飢腸轆轆地走到後宮前,總要避開太后的住處,免得她又想沒事找事兒做,到了太妃的住處,溥儀就自由了,這群前朝妃子很有良心,總是以最新鮮的食材款待他,就跟外婆餵孩子一樣,把溥儀餵得鼓腹含和。

對那些拯救肚子於水火中的妃子們,溥儀很是感激,每逢年節或太妃的生日(這叫做「千秋」),溥儀便會吩咐膳房也要做出一批菜餚孝敬那些太妃,雖然飯菜依然是冷的,但是場面壯大,讓太妃們感覺很體面,這也算是一種另類的報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