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元區紓困債券叫停,德國憲法法院給歐洲央行的緊箍咒

歐元區紓困債券叫停,德國憲法法院給歐洲央行的緊箍咒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聯邦憲法法院的裁決使得歐洲中央銀行的行為受到限制。德國之聲記者Barbara Wesel認為,作為歐元區的最高監護人,歐洲央行不能再像以往可以任意做任何或許在它看來必要的事情。

文:Barbara Wesel(德國之聲駐布魯塞爾記者)

聯邦憲法法院院長在介紹做出這一裁決的原因時談到,尤其在需要歐洲保持團結的時刻,法官們做出的這一裁決乍一看讓人有些不解。此項裁決極具爆炸性,而法官的此番點評簡直不乏諷刺意義。

喀斯魯的法官們刻意避免過分質疑歐洲央行。為了應對金融危機的後果,歐洲央行在2015年至2019年期間購買債券並非違憲。但是憲法法院批評,聯邦政府和聯邦議院對歐元區債券購買計劃審核不夠嚴格。因此法官們要求歐洲央行將來對類似措施的適宜度進行更嚴格的審核。

「一切必要」手段不再適用

這意味央行必須能夠證明,其「一切必要」手段的副作用是否適當並且是可以承受的。例如由於貨幣供應量的不斷擴大給儲戶造成利息損失,或者給房地產價格造成影響。現在,位於法蘭克福的歐洲央行必須為最新一輪債券的合理性拿出正當的理由。這應該是能夠克服的障礙。

但該判決也有其前瞻意義,因為它束縛了德國央行的手腳。聯邦銀行應對國民經濟的規模和實力進行評估之後,再決定債券的購買。如果沒有這種評估,聯邦銀行不得落實歐洲央行在今(2020)年年底前購買7500億歐元債券的決定。該決定旨在戰勝新冠危機造成的經濟後果,尤其是德國央行在沒有獲得相應評級的情況下。不得再購買政府債券。之前,義大利債券的評級僅比垃圾債券高出一級,處於崩潰前夕。

前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Mario Draghi)表示,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他說「他要採取一切必要手段」挽救歐元區,歐元區因此獲救。現任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在經過最初的猶豫之後,以德拉吉繼任的身份投入了防治新冠危機的鬥爭。但是現在,聯邦憲法法院則限制了其決策空間。

義大利不能再依賴歐洲央行

週二(5月6日)金融市場立即做出反應。在喀斯魯的聯邦憲法法院作出判決後,歐元匯率下跌。其中也有心理作用,對於投資者來說,一個可以採取一切措施保護自己並任意擴大貨幣供應量的歐元區,似乎比遵守規則的歐元區更為安全可信。美聯準會和英格蘭銀行就是金融政策不受限制的先例。

這一判決對義大利來說尤其是個壞消息。羅馬政府無法再完全依賴歐洲央行。這可能會導致其債券進一步貶值。尤其是義大利債券的風險成本將急劇上升。

現在政府必須做決定

雖然對聯邦政府來說,聯邦憲法法院的裁決並不是災難性的,但是卻出現在錯誤的時間。聯邦政府已經與荷蘭和其它國家一起,就如何籌措數兆資金援助遭受疫情襲擊的義大利、西班牙和法國這一棘手問題進行了磋商。

迄今人們對此還是克制的,因為柏林政府認為歐洲央行可以通過提供大量廉價資本承載主要負擔,但是一旦設限,政府就只能尋求其他解決方案,以便做出民主合法的決定。

對於南歐國家強烈要求發行的新冠債券,聯邦總理出於法律方面的考慮已經予以拒絕。如果歐元區要成為純粹的債務共同體,那麼無論是憲法還是歐盟條約都必須修改。而這則被認為是不可能的。

繞行也困難

但是在喀斯魯作出判決後,為新冠基金進行間接資助的計劃是否仍然合法?根據這一方案,歐盟委員會需要大量舉債來幫助義大利和其他國家。實際上這是所有條約所不允許的。

在困難時期要求歐洲團結一致近乎於喊空話。因為實施的難度遠遠超過呼籲者的想像。無論如何,各國政府現在都必須做出明確的決定,並代表選民的利益對其合法性進行審核。在這方面,喀斯魯法官的裁決不僅第一眼,而且在第二和第三眼看上去,都令政界相當困惑。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