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眼聯盟」窮追不捨,中國該如何回應國際社會的問責?

「五眼聯盟」窮追不捨,中國該如何回應國際社會的問責?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美國帶頭、西方一些國家跟進的向中國追責和索賠行動,很有可能在全球蔓延,為疫情中和疫後的中美與中西關係的處理,帶來巨大變數。中國安全部門的報告已經坦承,中國正面臨八九六四之後全球對華敵意,並可能引發美中之間的武力對抗。面對如此處境,北京政府有何選擇?

文:鄧聿文(政治評論員,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兼中國戰略分析雜誌共同主編)

此波向中國的追責和索賠行動,出現於4月中旬,似乎是驟然而來。因為此前隨著中國控制疫情,中國政府向全球一百多個國家提供了抗疫物資和技術的援助,對很多國家還派出了經驗豐富的醫療隊進行具體的防疫指導,包括美國,根據中國外交部的說法,中國援美口罩達每個人可分五、六個。這使得外界之前一度對中國初期瞞報的責難,要求中國道歉的聲音有所弱化。

現在這波追責和索賠行動,明顯得到白宮的支持和鼓動,並獲得西方一些國家的響應。包括川普(Donald Trump),尤其是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這段時間不僅四處指責中國即使在3月以後還在發布不實數據,更把矛頭指向武漢病毒研究所,聲稱掌握了武毒所乃病毒源頭的大量證據,要求對中國進行病毒源頭的獨立調查。共和黨也把攻擊中國作為該黨的競選綱領。由西方五國情報部門組成的「五眼聯盟」最近還將發布報告,為接下來向中國追責和索賠造勢。

川普的「中國牌」

美國和西方對中國處理疫情態度的突然強硬,可能既有對中國借疫情援助向全球輸出價值觀和治理模式,謀求擴大中國影響力,進而衝擊自由民主秩序和國家安全方面的地緣政治的考量和擔憂,前一階段中國向全球的援助由於高姿態和對西方疫情的慘狀宣傳,也許當局背後並沒有西方擔憂的意圖,而僅僅是服務於中國內政的需要,但確實會讓西方國家的政府和輿論感到不滿,這也是事實。

然而不必諱言,尤其對美國來說,指責中國是川普政府對自身抗疫不力的「甩鍋」手段,以及接下來總統競選的需要。由於美國疫情的擴大和死亡人數的不斷增加,川普面臨來自民主黨和輿論的越來越嚴厲的批評和問責壓力,根據民調顯示的其總統選情已亮紅燈。為擺脫此種不利局面,川普選擇打中國牌,諉過於中方。

不過,假使只是出於上面兩方面的考量,美國和西方的追責尤其索賠就顯得道義支撐的力度不夠,讓人很容易聯想到西方要聯手對付中國——雖然或許不排除這個因素。追責和索賠的第三點,也是彰顯其道義基礎,從而使中國必須認真對待,不能拒絕——主要是針對追責——的是,鑑於這次大流行病的嚴峻程度和沒有有效的藥物治療,正如一些頂尖醫學專家警告的,或許它將在今(2020)年冬季捲土重來,並有可能持續二到三年,倘如此,對人類特別是貧困和醫療資源不足的國家,將構成沉重打擊。

因此,要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溯源就顯得非常重要。不管病毒是否來源中國,疫情最早發生中國的事實,使得中國有責任和義務配合國際調查,以搞清病毒來源及傳染路徑,假如中國真的要做一個負責任的,對人類的生命和健康有所交代的國家的話。

中國當然也可以自己調查,但姑且不論中國是否有全球最頂級的公共衛生和傳染病防治專家,也不論中國自己調查的可信度,因為既然疫情已經演變成全球的大流行病,是個事關人類福祉的全球性問題,各國就應該在調查病毒來源上通力合作,早日找出防治辦法,而不是各自為戰,如果中國拒絕國際調查,不但很不明智,還給人「做賊心虛」印象。

在這方面,中國的胸懷應該坦誠和寬廣,不必錙銖必較,即使一些國家對中國有誤解,或者為著某種政治目的採取了在中國看來不爽的某些手段,中國也須坦然面對質疑,至少對疫情初期的應對失誤包括對輿論的打壓向世界道歉,並在可能的情況下承擔因預警不力而給其他國家個人造成的損害的直接責任。比如,在3月之前,如確有證據證明相關國家的確診人員是由中國公民引發或者其在中國旅行受的感染,中國有責任對該人及受其感染的其他人進行賠償。這將彰顯中國的道義和責任擔當,雖然也許會被某些國家拿去做文章,但亦要相信多數國家,包括西方國家是明事理的,畢竟新冠病毒是一種新型病毒,開始要識別它很難,由此造成的一些應對失誤是可以理解的。

RTS35RNH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中國SARS時期對國際社會的態度也可拿來作為自身的參照。當年國際社會對中國應對SARS疫情也提出了很多批評,但在5月舉行的世衛大會上,時任副總理吳儀親自出席大會,沒有迴避中國的責任,向各國代表鞠躬致謝,贏得了與會代表的掌聲。也許北京領導層認為,今日中國有更強實力可以扛住國際社會的問責壓力,拒不道歉你也奈何不了我,若持如此想法,則大錯特錯。因為縱使中國翅膀硬了,要跟全世界作對下場不會太好,就算國際社會一時半會拿你沒辦法,但這是以14億人民的長遠福祉和民族未來做代價的。

在中國清明公祭疫情死難者的時候,筆者曾寫道,假使中國政府認為在當前環境下不宜對西方「低頭」認錯,也要因瞞報導致疫情擴大而對本國民眾造成的生命危害和自由損失道歉和問責,這樣國際輿論會覺得中國政府對本國百姓還是比較負責,是可以打交道的。但從最近事態的發展看,中國政府一直沒有對相關失職官員進行有力問責,也未公開道歉,公祭行為本身並不能代替道歉。在本月底召開的全國兩會上,中國政府會不會這樣做,目前尚不明朗,但顯然這跟應對國際社會的追責壓力是同一邏輯,這不能不讓人憂慮。

同時,國際社會特別是美國,也要照顧中國的合理關切,政治人物尤其不能出於個人利益一味鼓動民間和地方政府向中國索賠,並只憑「合理懷疑」而在沒有明確證據的前提下指責中國是病毒來源國,特別是把它指向某個具體的研究機構或個人。中國官方強調的是,它不反對對病毒來源進行調查,而認為這是一個科學問題,應該交給科學家們去判斷,並且不能抱有先入為主的想法,把中國放在審判的「被告席」上。

客觀地說,中國的這個說法也非全無道理,美國政治人物恫言掌握武毒所的大量證據,用世衛組織最新的話來說,只是一種「推測」而非實證。至今科學界包括美國自己的專家不認為新冠病毒是人為製造或洩漏。

鑑於國際輿論目前還掌握在西方手裡,美國政治人物對中國病毒來源地的指控,會刻板地不但在西方,也使得相當部分中國民眾相信該說法,從而置中國不利處境,包括引發更多國家效仿美國,對中國發起索賠。

但嚴格來說,索賠一旦進入訴訟程序,會遇到極大法律障礙,若非法官出於本國「政治正確」判中國敗訴,法律很難支持此類索賠訴求。中國如敗訴,一方面很可能不得不賠不勝賠,另一方面,對「主權國家豁免」原則的破壞也將導致各國為自身利益而肆意篡改構建國際規範的基本原則,動搖現有國際秩序,這將加速世界的「叢林化」,使世界大國發生戰爭的概率大增。除非是有些國家想達此效果,否則不符合全球多數國家的期待和利益。

為避免這種最壞情況的出現,雙方應各退讓一步,中國歡迎和接受國際社會的獨立調查,可以聯合國名義組成調查組,成員包括與疫情相關的各領域全球最頂級的科學家和傳染病防治專家,當然也要有中國的專家參與,但這種調查,需要照顧中國的國家感受。對中國而言,若病毒不是人為製造的,也是還自身一個清白。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