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都》:婚姻讓人失去自由,但自由了又怎樣?

《金都》:婚姻讓人失去自由,但自由了又怎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黃綺琳,香港新生代導演,《金都》是以自身的故事為靈感所寫成的劇本,這部具有草根性的港片,舉重若輕的講述都會男女的故事,聚焦在大齡女子真假婚姻中與原生家庭的矛盾、疏離、衝突,細緻的刻畫女主角張莉芳 (鄧麗欣 飾)心境的轉折。

文:Lisa影評快遞

金都商場,毗鄰港鐵太子站,是新人在完成終生大事前的必經之地,看似喜氣洋洋的外表下,卻隱藏著人生各式各樣的課題,甚至帶著些許徬徨,遂令人忐忑不安。

這不禁要扣問婚姻的意義。那張結婚證書,真的是男女關係修成正果的「證照」? 還是只是雙方各取所需的「依據」? 再成為禁錮兩個家庭的終生合同? 在電影《金都》裡,所描述的婚姻的意義,真的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如此的海枯石爛,天長地久嗎?

003【金都】劇照_鄧麗欣將在片中飾演對婚姻感到兩難的大齡女子
Photo Credit: 采昌國際提供

或許,體質虛弱的男女關係,有時必須要用一張紙來背書,還要倚靠長輩們的庇佑,方能順利完成終生大事。但,結婚這件事,在外表幸福的包裝下,一切看似理所當然的生活日常,卻在香港如此狹窄的渠道擠壓出一連串的雜質,竟如滾雪球般的改變了人生的方向,如此的不堪一擊,最後成為一段親密關係的「照妖鏡」。

黃綺琳,香港新生代導演,《金都》是以自身的故事為靈感所寫成的劇本,這部具有草根性的港片,舉重若輕的講述都會男女的故事,聚焦在大齡女子真假婚姻中與原生家庭的矛盾、疏離、衝突,細緻的刻畫女主角張莉芳 (鄧麗欣 飾)心境的轉折。這並非典型的文藝愛情片,因為愛情不是本片探討的重點。

「結婚」,只是一個「名詞」,甚至只是「口號」。雖說整部電影的節奏是流暢的,但整個氣氛竟讓我有一點無法喘息,或許「金都商場」本身所帶來的壓迫感,那種強勢、過時的傳統,窄小的空間,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波動等等,卻是如影隨行的彌漫在思緒裡。

002【金都】劇照_本片將搶先全球,於台灣正式上映,右為女主角鄧麗欣
Photo Credit: 采昌國際提供

黃綺琳所設計的對白,平淡帶點幽默,若有似無的添加辛辣的滋味,把嚴肅的終生大事所衍生各種問題,包括房價攀升、經濟問題、家庭中的疏離感與矛盾,全都擺放在《金都》的場景裡,赤裸裸的攤在大銀幕前,再用俐落的剪輯手法、精準的運鏡節奏與場面調度,把莉芳的在真假的婚姻、虛實的愛情中,糾結不已的心思,互相呼應及對照。

Edward (朱栢康 飾) 與楊樹偉 (金楷杰 飾),周旋於莉芳的真愛情與假結婚的「三角關係」。Edward,誠如英文片名「My Prince Edward」是一個為母是從的金都商場小開,楊樹偉則是一位嚮往自由的中國人,他們之間自顧自的爭風吃醋,讓原本對未來生活迷惘的莉芳,開始逐漸釐清對現實世界的當下,激發了她找回自我的力量。當然,這樣的「三角關係」同時也點出了尷尬不已的中港關係與香港現今的社會議題。

自由,是整部電影所探討的重點,鄧麗欣將熟齡女子面對人生的每一次轉變及轉念,從把無法翻身的烏龜買回家,到最後捨棄婚姻、追求自由,每個環節皆絲絲入扣,充分發揮出精湛具層次性的演技。林二汶是香港知名的音樂人,同志形象鮮明,從她身上明顯嗅到自由的味道,更凸顯了平權、共融的理想,也代表了追尋自我的意義。

此外,朱栢康與金楷杰,在選角的考量上更貼切不過,透過兩個男性角色圍繞在女主角身邊的互相較勁、飆戲,很有發揮的空間,更可看出朱栢康從舞台劇起家的硬底子,將這個缺乏安全感的「媽寶」,詮釋的恰到好處。

003【金都】劇照_本片由鄧麗欣(左)與朱栢康(右)領銜主演
Photo Credit: 采昌國際提供

愛情與婚姻,是真是假,那隻翻不了身的龜,最後被莉芳的未來婆婆獨斷的流放,或許是給了莉芳一個婚姻破局的理由,找到了自由的出口。在最後莉芳輕鬆自在的吃著乾麵,對於Edward訊息視而不見,相信她早已為自己的人生找到最寬敞的道路了。

婚姻讓人失去自由,但自由了又怎樣?或許導演刻意掛在牆上的那張《王牌冤家》(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香港譯為《無痛失戀》)的電影海報,已經自由的,留給觀眾各自解讀的空間了。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