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憂鬱》:明星的「高情商」如同緊箍咒,更是一種詛咒

《微笑憂鬱》:明星的「高情商」如同緊箍咒,更是一種詛咒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知名人士,都是微笑憂鬱的高風險族群。甚至早有很多人,都是需要靠著抗憂鬱劑,才能夠繼續過生活,繼續日常工作;或者長年依賴安眠藥,才能夠入睡,一覺到天亮。

文:洪培芸

身為公眾人物,不僅一言一行會被高標準要求,高規格檢視,私生活也會被旁人過問,甚至連過往的一切都要被拿來做身家調查,被人起底,一條一條地列出來,甚至做出圖表回顧、比較及檢視。

他們往往會被要求,必須符合社會的期待。因為絕大多數的人都有一個奇特到接近病態的價值觀,那就是,公眾人物的成功是大家所捧出來的,公眾人物的光環是許多人給予的;那些偶像、明星及政治人物,都是因為我們的支持,才有今天的光芒、地位及享有的資源。

我們花錢參加演唱會,購買所有的周邊商品;我們參與競選活動,風雨無阻地到現場聲援,所以我們就如同他的再生父母一般。他不能夠談戀愛,她不能有違我們的想像,他不可以不滿足我們的期待,她不能擁有隱私及個人生活。一切都必須透明,凡事都得要公開及交代……

明星、網紅的微笑憂鬱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現在要成名愈來愈容易了,因為現在是一個自媒體時代。我們可以看見星座專家、創業老闆、電商專家、旅遊達人、美食或時尚部落客如此活躍,甚至所謂的知識型網紅,用有趣的方式重新包裝及說明,進而分享各領域知識的YouTuber,他們讓知識更好懂,進而讓大家應用在自己的生活。這些都是很棒的事,也是網路時代的優勢。

然而,這是好事,也是壞事。

好事是,想要被人看見、曝光及宣傳,不用去到電視台(也不一定有機會)。壞事是,喜歡你、欣賞你的人很多,看衰你、討厭你的人也不少。因為有些人就是酸葡萄,自己做不到只好化為酸民,拉下你就能看不到。

名人們承受著無邊無際的壓力,也就是承受著所有人的投射。所有支持者的渴望與期待,他們必須去滿足,不能活得像正常人一樣。

公眾人物=公共財產?!

每當新聞又傳出名人自殺的消息,往往引起大眾譁然。無論這位知名人士是來自影視圈、政壇、藝文界、金融業、商界等各大領域,都讓我心痛不已,同時感慨萬千。名人的生命,彷彿成了公共財產。

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公眾人物就是所有人投射的樣板,他們承受著所有人的投射。

什麼投射呢?所有粉絲及支持者的渴望,內心的寂寥空虛、無法達成的個人欲求,全數投射到他們身上。所以如果他談戀愛了,支持者就會覺得憤怒、失望,感覺遭受背叛,因為他竟然專屬於一個人的了。接著不再願意支持他,甚至開始產生瘋狂的情緒,想要把他拉下來,不能讓他所愛的人獨占。

這是多麼病態的思維,多麼扭曲的價值觀。

公眾人物也是人,如你如我一般,是有靈魂、有肉體的正常人,他們擁有自己的意志及人生,可以決定要瘦還是胖,可以決定穿得怎麼樣,可以決定何時談戀愛,要跟誰結婚生小孩,這有什麼奇怪?

他有自己的想法,他可以自己做決定,因為這是他的人生,沒人可以幫他做主,也沒人得以取代。既然我們喜歡他,欣賞他,支持他,那麼我們應該是祝福他的決定,相信他的選擇會帶給他幸福快樂,朝向他所渴望的未來。

把公眾人物當成自己的財產,渴望能夠支配及控制,何嘗不是反映出我們內心對於自己日常生活中的一種空虛,還有無力感,所以需要透過遙遠的他者,經由想像的方式來滿足及填滿?

我們都忘了,命只有一條

我們都只看見表面上的好,覺得公眾人物都沒有負擔及煩惱。但如果你對心理學有些了解就知道,一次負向經驗,需要三倍正向經驗來抵消。如果這個負向經驗是來自親近的人,則需要五倍,近來還有更新的研究指出,是六倍。

幾倍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想像嗎?公眾人物到底承受了多大的壓力。有那麼多人關注他的一切,有來自正向的肯定及欣賞,當然也有來自負向的批評、指責及謾罵。套用前面所提到的倍數理論,他們需要幾千、幾萬倍的正向經驗才能夠平衡、修復這些負向經驗的侵蝕?

也因此,許多知名人士,都是微笑憂鬱的高風險族群。甚至早有很多人,都是需要靠著抗憂鬱劑,才能夠繼續過生活,繼續日常工作;或者長年依賴安眠藥,才能夠入睡,一覺到天亮。這些真相,我們都看不見也不知道,甚至還以為他都好好的。

我們只看到他表面盡是風光,盡是讓人豔羨的好,從沒想過正向積極如他,每天夜裡都是以淚洗面,下了螢光幕,盡是憂鬱和疲憊。然後微笑憂鬱,繼續度過一天又一天。

「高情商」如同緊箍咒

外界無的放矢的攻擊與批評,子虛烏有的指控,追問個人私事……這些都是對於一個人心理健康的侵犯。

我們時常標榜高EQ的好,永遠都要優雅微笑,被人罵了還要說聲「謝謝指教」,但這樣的價值觀,根本需要打個問號!

高情商到了後來,如同一種束縛,更是詛咒。

任何人遇到壓迫及逼供,心中絕對都是不好受,絕對不會因為習慣就沒有感覺,也不會痛苦。沒有人喜歡被負向評價,沒有人喜歡被批評及指責,被取笑,被貼上莫須有的標籤,甚至被編織桃色緋聞及家庭糾紛。沒有人喜歡當砧板上的肉,被秤斤論兩,挑三揀四,最後卻還要面帶微笑,說有你真好。

憂鬱蔓延,「師父」才會盛行

知名人士、公眾人物都需要維護好自己的形象,永遠都要帶著微笑。那是一把名為完美的刀,凌遲著自己的身心健康,一刀又一刀。

為什麼「師父」會有這麼多追隨他的信徒?這些信徒當中,不乏知名人士,無論是演藝人員、企業老闆、各行各業的專家、菁英及權威,他們都坐在台下膜拜、結手印,還有捐錢。

一言以蔽之,因為人生太苦。

無須嘲笑,每一個痛苦的人,都渴望解藥。

我們要做的是,檢視自己是不是造成名人憂鬱,推波助瀾的一分子,還是能做到真正的同理,明白原來公眾人物過得多麼不容易,他們也需要正常人的生活,需要被傾聽及支持。

相關書摘 ▶《微笑憂鬱》:在憂鬱症與正常之間,我們都遊走在灰色地帶

書籍介紹

《微笑憂鬱:社群時代,日益加劇的慢性心理中毒》,寶瓶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洪培芸

社群媒體盛行的年代,標榜正向思考、積極生活的文化裡,我們爭相在網路上展現自己最好的一面,彷彿生命裡僅只美好,沒有悲傷與黑暗。這樣的文化,加之人們對他人美好形象的不實際想像,使得愈來愈多人內在的憂鬱問題一再被壓抑,只能笑著流淚,甚至連自己都對自己偽裝,不願接受不完美的自己。

美好笑容的背後,是與內在真實自我的隔離。與一般認知的憂鬱症不同,微笑憂鬱者能維持工作與日常生活的運轉,甚至表現優異;擁有活躍的社交生活,甚至還是別人眼中的人生勝利組。但對自己,卻有著強烈的自我厭惡,內心有苦,卻不能,也不敢說出。

在國外已被大量討論的「微笑憂鬱」,儼然成為當代人最容易纏身,卻也最容易被忽視的問題。洪培芸心理師針對此現象,以親切好懂的文字,從社會環境、角色期待與心理狀態切入,探討對象涵蓋資優生、明星網紅、老闆、同志、不擅表達情感的男性,乃至長照家庭及上有父母、下有子女的三明治世代,為我們打造一帖鬆綁「高情商」束縛、解放不合理期待的良方。

getImage
Photo Credit: 寶瓶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