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金都》導演黃綺琳:拋開大齡女子的社會枷鎖,獻給香港女性的溫柔

專訪《金都》導演黃綺琳:拋開大齡女子的社會枷鎖,獻給香港女性的溫柔
Photo Credit: 金都 My Prince Edward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金都》為香港女導演黃綺琳首部自編自導的劇情長片,找來鄧麗欣、朱栢康、鮑起靜等實力派演員,背景設定於坐落香港太子的金都商場,以廉價婚禮商品販售聞名。而女主角莉芳在金都的婚紗出租店工作,與男主角Edward相戀多年,正當兩人決定步入家庭,走向婚姻,莉芳的陳年往事也被翻攪而出,進而讓莉芳思考所謂婚姻的意義。

第56屆金馬獎因為中國抵制風波,連帶造成許多香港電影放棄報名金馬獎,甚至原先接下評審團主席的香港名導杜琪峯也辭去職務,交由台灣導演王童出任。也因此,香港電影也只有(只敢)五部無中資介入的獨立電影入圍,其中包含劇情長片《叔.叔》、劇情短片《紅棗薏米花生》、《老人與狗》、紀錄片《戲棚》,最後一部,就是入圍最佳新導演、男主角、原創電影歌曲的《金都》(My Prince Edward)。

《金都》為香港女導演黃綺琳首部自編自導的劇情長片,找來鄧麗欣、朱栢康、鮑起靜等實力派演員,背景設定於坐落香港太子的金都商場,以廉價婚禮商品販售聞名。而女主角莉芳在金都的婚紗出租店工作,與男主角Edward相戀多年,正當兩人決定步入家庭,走向婚姻,莉芳的陳年往事也被翻攪而出,進而讓莉芳思考所謂婚姻的意義。

除了入圍金馬三項大獎之外,更獲得金馬影展與亞洲電影促進聯盟合作的「NETPAC奈派克獎」殊榮,在廖克發、洪子烜、小田切讓等新導演中脫穎而出,甚至於甫結束的第39屆香港金像獎,獲得新晉導演、最佳原創電影音樂兩項大獎,若單純從獎項檢視成績,黃綺琳已連連獲得肯定。

會有《金都》的誕生,與創意香港和香港電影發展局推動的「FFFI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緊密交疊,此計畫分成「大專組」、「專業組」,規章的重要核心,便是參賽團隊中的導演均須從未拍攝80分鐘或以上的商業電影,同時需年滿18歲的香港永久性居民。循著《點五步》、《一念無明》、《淪落人》的腳步,黃綺琳的《金都》也於「大專組」中拔得頭籌(同期的「專業組」則是馮智恒的《遺愛》),拿著不過325萬港幣(約台幣1260萬)的小成本製作預算,義無反顧地拍出《金都》。

「首部劇情電影計劃」預算不高,倘若不介意預算,可說提供香港新銳導演揮灑創意的養分,孵育劇本的溫床,在創作上,製作班底的選擇上有絕對自由度,黃綺琳也直言沒有這個計畫,就沒有《金都》,「我甚至連劇本都不會寫出來。能獲獎我非常開心、感恩,而且在「創作自由」與「高預算」之間,我一定選『創作自由』,當然兩樣都有最好啦。」黃綺琳這樣說。

但也因預算問題,拍攝時遇到資金硬傷,所幸靠著演員們的體恤與努力,共同克服難關。黃綺琳稱透露鄧麗欣拿低於行情的片酬,仍以支持新導演的角度力挺出演。有一場在室內的吵架戲,僅有單機拍攝,因黃綺琳拍慢超時,預算不夠,與製片商量後便決定先拍鄧麗欣,讓鄧麗欣收工,當拍攝完成,宣布鄧麗欣收工後,鄧麗欣卻說:「不要開玩笑了!沒有我的話Edward怎麼演,你們拍到天亮也拍不完!」於是便說「行了,我已經收工了。」暗示不用給付加班費,就留在片場繼續和朱栢康完成這場十分消耗精力的吵架戲。

002黃綺琳_圖片提供_金馬執委會
Photo Credit: 金馬執委會提供
黃綺琳

香港這批竄出的新銳導演們,作品中幾乎都可見上一代香港電影人的身影,可以看作栽培甚至傳承。探討躁鬱症患者的父子關係,黃進的《一念無明》有余文樂和曾志偉;剖析自閉症患者,陳大利的《黃金花》有毛舜筠;深刻描寫跨性別者心境,李駿碩的《翠絲》有惠英紅、姜皓文和袁富華;呈現香港青少年的不安並對社會進行咆哮,李卓斌的《G殺事件》有杜汶澤;杜琪峰一手拉拔、「銀河映像」出品聚焦於97回歸的騷動,許學文、歐文傑、黃偉傑的《樹大招風》有任賢齊、陳小春和林家棟;探詢與移工照護與土地關係,陳小娟的《淪落人》有陳果、葉童、李璨琛、黃秋生,而黃綺琳則有鄧麗欣、朱栢康、鮑起靜在大銀幕中激盪火花,幕後則有張叔平操刀剪輯工作。

相中鄧麗欣與朱栢康飾演劇中愛情長跑數年的佳/怨偶,起心動念皆是看見他們影視作品中打動人心的面向。鄧麗欣是彭浩翔執導《破事兒》,黃綺琳看上鄧麗欣淡然中飄散的層次底氣,並認為十分接地氣適合女主角莉芳,事實證明,鄧麗欣在《金都》中洗盡鉛華的演出,餘韻繞樑。

提到對鄧麗欣最有印象的一場戲,黃綺琳說:「當她在天橋蹲下,和另一名角色楊樹偉說不想離婚,情緒相當到位,我在現場差點哭了,但副導卻提出她蹲下時上一個鏡頭手袋的肩帶掉下,無法連戲,但我覺得戲演得好,就不辛苦演員重拍。鄧麗欣卻想挑戰蹲下時讓手袋的肩帶連戲掉下,她果然做到了,只可惜這場戲因為我想修改劇情,所以在水貨店重拍。」鄧麗欣在片場中的嚴謹與身為演員的骨氣,讓慣於事事妥協的黃綺琳也拼盡全力,不敢虛應草率了事。

003【金都】劇照_鄧麗欣詮釋一位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同時又想要有些改變的女性
Photo Credit: 采昌國際提供

與朱栢康的初次邂逅,則是黃綺琳在2013年「鮮浪潮競賽」中看到的短片《殺手奏鳴曲》,朱栢康在短片的演出讓黃綺琳念念不忘,於是創作劇本時,便想到了朱栢康。其實,《金都》是朱栢康首部大銀幕擔綱主角的作品,朱栢康長期出演舞台劇,曾以《拼死為出位》拿下第28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獎」,表演功力自然了得,但電影和舞台劇媒材性質相異甚大,箇中精妙不盡相同,不過朱栢康成功在片中扮演催化劑的角色,替全片在女性沈重、壓抑中注入一股男性的喜劇活性,甚至將媽寶詮釋到位,無能但不討厭,恰到好處,而非過猶不及,最終入圍金馬最佳男主角以及香港金像獎最佳男主角,也證明黃綺琳慧眼識英雄。

002【金都】劇照_男主角朱栢康加入本片台語版預告配音行列,導演透露有好友韋羅莎
Photo Credit: 采昌國際提供

提到與朱栢康的合作,黃綺琳稱他是極為用功的演員,「朱栢康在開拍前和我聊了很多關於Edward這個角色的家庭背景、創作動機、角色原型等等,在對談中,他就能從我的文本中判斷Edward缺乏父愛,並希望能像父親,有能力照顧旁人,讓人信賴、聽從,可惜行為沒能追上心態,所以面對莉芳,Edward就像霸道的孩子,不知不覺的索求遠超莉芳的負荷。」也因為Edward的原型是黃綺琳前男友,朱栢康一語道破前男友和爸爸的關係不佳。

黃綺琳進一步說:「他的分析很透徹,且在他身上我學習很多,角色上有些細節,都是朱栢康加進去,我事前都沒有想過。朱栢康還和我們一起婚攝跟拍,做田野調查。他熟讀劇本,可以說出每一版的分別以及改動上對角色在戲劇效果的差別。」

兩位皆是經驗豐富的演員,劇中一來一往,妳逃我追,讓黃綺琳筆下的角色頓時立體鮮明,有血有肉,躍上銀幕極富化學效應,然而,這當中,還需搭配鮑起靜飾演的母親,作為戲中拉扯雙方的阻力,輕輕點綴,卻有不同凡響的戲劇張力,戲的韻味就在三名戲精中提煉而出。

001【金都】劇照_本片探討婚姻,轟動各大影展,獲獎好評不斷,左為鄧麗欣,右為朱
Photo Credit: 采昌國際

鮑起靜的功力自然無需質疑,在影視圈50餘年的資歷,一舉手一投足、一挑眉一張嘴,都是戲。黃綺琳也希望讓電影演出豐富的鮑起靜,來引領電影演出經驗較淺的朱栢康,進而擦撞火花。

回憶起與鮑起靜的合作,黃綺琳說:「鮑姐十分包容後輩,是很棒的前輩,給予我們很多支持。有場戲在狹窄的裙褂店由攝影師手持鏡頭拍攝一鏡到底。執行上的困難使我們演練多次,但鮑姐總是耐心配合,事後更以《一屍到底》鼓勵我們,她說我們製作雖然簡陋、土法煉鋼,但低成本同樣能贏盡口碑,也能很好看,只要用心一定可以拍出好電影。」拍攝期間,鮑起靜更和佇立在金都的商戶們打成一片,從諸多細節來看,能在影視圈屹立不搖,除了靠實力之外,更重要的是人和。

在三位資深演員們的演出下,表演自然不需黃綺琳過多操心,至於剪輯指導的工作,便落在享譽國際影壇的張叔平身上。張叔平遊走在電影部門中的剪輯、美術指導以及服裝設計領域,簡單一數張叔平的作品,藝術片型如王家衛的《旺角卡門》、《阿飛正傳》、《重慶森林》、《春光乍洩》、《花樣年華》等等,類型片型如《擺渡人》、《讓子彈飛》、《踏血尋梅》、《華麗上班族》等等,文戲、武戲樣樣精通、信手捻來,至今騎走13隻金馬,金馬獎紀錄保持人。

002【金都】劇照_本片將搶先全球,於台灣正式上映,右為女主角鄧麗欣
Photo Credit: 采昌國際提供

回憶與張叔平的合作,黃綺琳說:「最初和剪接師鍾家駿剪了110分鐘的版本,並找不少前輩給意見。在朋友介紹下找到關錦鵬導演,想徵詢他的意見,關導便說他有朋友對剪輯更為熟悉,於是立刻致電張叔平。」說起黃綺琳與張叔平的合作,是從關錦鵬延伸。「當張叔平看過初剪,我問他的意見,他說『剪接很難給意見,不如我來剪一版』,於是便親自剪出《金都》的定剪版。」黃綺琳補充道。

剪輯猶如電影靈魂,千種、萬種的剪接都是可能,也都能成答案,每場戲前後順序調動,都能衍生出不同意義,並左右觀眾思考及觀看的方式,《金都》就在張叔平的巧手下,統一了風格、凸顯出了主題。黃綺琳說:「張叔平並沒有修改整個電影結構,主要是將每場戲精剪,並刪減有關Edward的支線。此外,張叔平加了數個淡出黑幕(Fade to black)的間隔,使得本來對白與分場之間多了喘息,有了呼吸空間,增添停頓,我認為讓故事時空過渡的效果更佳,章節之間更為清晰,整個故事也更有節奏感,且觀眾緊貼莉芳情緒時,也留有思考空間。」

001【金都】劇照_女主角鄧麗欣加入本片台語版預告配音行列,導演透露有現任男友教
Photo Credit: 采昌國際提供

張叔平剪輯技巧上的留白,讓黃綺琳明白一部電影的劇情緊湊並非唯一標準,學會呼吸以及釋放情緒更為重要,用小細節調整、推疊就是其精妙之處。「我真的非常欣賞張叔平在剪輯上的取捨。」黃綺琳如是說。

這群香港新銳創作者們在前輩的幫忙下,逐步發展出屬於新世代的方向,並走入了大眾視野,雖說香港以「警匪片」打天下的黃金時代已拉下帷幕,但香港電影的風華,陪著整個華語影壇走過大半時光,仍奠定其不可取代性,而現今在資金籌備不易、環境緊縮的壓力下,諸多「小品」的「獨立」製作,反而能夠拍出當代香港生活最真實的氛圍。再從上述舉例的諸多新電影來看,其關注的議題面向多元,流露初執導筒、屬於80年代至90後的獨到視野,更勇於批判和控訴,敢怒、敢言、敢拍,形成一股不可忽視的新血。

《金都》的片名正如同上述提及,同名於坐落香港太子的金都商場,全片也緊扣「金都商場」,老舊的招牌,午夜時分的霓虹,似像幽靈般緊隨莉芳與Edward,揮之不去。從金都鏡射出香港高房價、地狹人稠的社會結構,將主角們夾雜在現實生活中的困境拋出,靈動地觀照香港土地以及社會間小人物的互動,此點更可與去年陳小娟的《淪落人》彼此觀看,兩名新銳女性導演,皆試圖在片中拉出香港中「人」與「空間」關係,「空間感」似乎隱約透露角色的困境並映照其內心狀態。黃綺琳對香港這片「土地」的關懷與擔憂便透過影像極俱可視性。

對此,黃綺琳說:「我自小居住太子區,家就在金都商場對面,小時候經常看著商場玻璃櫥窗的婚紗,幻想結婚的模樣,心想著身穿一襲婚紗,應該會挺美的。長大後,身邊的朋友開始結婚,要為她們當伴娘,聽到她們不少與男朋友、男朋友家人吵架的故事,寫劇本的時候我剛滿三十歲,媽媽每天催我結婚,覺得我『嫁不出去』,逐漸讓我覺得結婚是很蠢的事。甚至抱著想拍一部『大家看完都想離婚的電影』的心態去寫劇本。」

003【金都】劇照_本片由鄧麗欣(左)與朱栢康(右)領銜主演
Photo Credit: 采昌國際提供

進一步拆解《金都》,全片以女性柔情的視角,細藏棉裡針,扎出當代社會放在大齡女子上的傷痕,黃綺琳眼中的女性,或者說是香港人,在傳統價值枷鎖的綑綁下,在片中便成了翻躺的烏龜,需有人幫把手才能翻身,才有機會逃離,但往往卻僅是從其中一個水缸,換置於另一個水缸,真有機會悠遊在偌大河流時,仍須擔心世界險惡,甚至無從選擇(片中是由鮑起靜將烏龜擅自放生於河流中),導致動彈不得,處境難堪。

若再往下細究,中國與香港的關係,黃綺琳也幽幽地以「假結婚」以及「嚮往自由的鳥」暗示,《阿飛正傳》中徬徨的無腳鳥,飛過30年,到了當代變異、分裂,成了中國人的心之所向,好似成了鳥,就能飛出極權國家,如同楊樹偉(片中與莉芳假結婚的中國人)對自由的憧憬;而香港人,則幻化成困在水缸裡的烏龜,任人擺布,如同莉方極具束縛的生活。

鳥與烏龜,就成了中國與香港的對照,處在水缸中的烏龜(莉芳),知曉世上有亟欲嚮往飛翔的鳥類(楊樹偉),便打開對世界的視野,滋生對自由的想像,黃綺琳稱這是楊樹偉帶給莉芳的衝擊。

而關於烏龜的隱喻,黃綺琳表示:「我喜歡烏龜的比喻,太子區有一條著名的水族街,俗稱金魚街。烏龜在此長年販售。整條金魚街一個個小水缸,小烏龜被困在小水缸掙扎。讓我聯想到不少住在太子區,甚至整個香港人都一樣,被關在小框架內。我認為水缸和香港的房屋相應,於是便這樣設計。莉芳救走小烏龜時,就是一種象徵。她希望自身亦能獲得自由,逃離金都商場,或是太子區。」

除此之外,黃綺琳也懂得利用佈景暗示人設,若觀眾細看就能發現,在莉芳和Edward居住的小套房中,貼著美國獨立名導吉姆賈木許(Jim Jarmusch)、愛情經典電影《王牌冤家》以及希區考克(Alfred Hitchcock)名作《蝴蝶夢》等海報,從《蝴蝶夢》、《王牌冤家》來解讀,似也和這對情侶的煩惱不謀而合,兩性關係中藏著猜忌、懸疑與遺忘,都是愛情的不同面向,也是人性百態。

003【金都】劇照_鄧麗欣將在片中飾演對婚姻感到兩難的大齡女子
Photo Credit: 采昌國際提供

黃綺琳更透露:「Edward的人設是在英國修讀電影,但回流香港後卻放棄拍電影,以媽媽的資金在金都商場開婚攝店。小套房是媽媽租給他的物業,牆上固然有不少電影海報。更有一場戲,Edward如廁時手上拿著電影書,這些側寫了他對電影的喜愛。可惜現實中,他的事業卻離理想愈來愈遠,電影是曾經的夢,除了婚姻,人生中還有許多的煩惱,能讓Edward這名角色更立體。」

綜觀來看,黃綺琳初試啼聲,便懂得以物喻情,層層堆疊出符碼,熟稔影像符號的意義,手法老練不見生澀。但其實,電影開拍前,許多人包含監製、浸會大學的老師都不看好黃綺琳,覺得劇本太淡,不夠商業、完整,觀眾難以明白女主角的內心世界。說服團隊對導演有信心,成了黃綺琳初執導筒最困難的課題。

黃綺琳說:「好多人希望我把劇本修好再開拍,對於新導演來說,邊拍邊改不是好事。但礙於演員檔期,以及當時我父親癌症末期,想盡快拍完讓他看成果(或是多陪他),於是固執地按原定計劃開拍,大家都覺得我操之過急。我數度想放棄,甚至想退出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幸好包括莊文強導演、葉錦鴻導演、《桃姐》編劇陳淑賢都對我很有耐心,具體地在劇本上給出修改建議,加上製片組、導演組、主演等伙伴們激勵我,我才堅持下去。」

001黃綺琳_圖片提供_采昌國際
Photo Credit: 采昌國際提供

或許,拍電影沒有準備好的時刻,面對千變萬化的難關,每一分秒都是冒險、都是賭注,黃綺琳勇敢面對自我以及對香港的誠實,化為《金都》的骨肉與魂魄,不畏艱難地呈現在世人眼前,成為去年香港電影的重要代表作。尤其《金都》片尾,在黃綺琳的鏡頭下,莉芳最終關閉網路,拋下與世界的連結,穿上喜歡的衣裳(這件服裝在開頭被Edward嫌棄),於異地獨身一人吃碗熱湯麵,這便是黃綺琳的浪漫,同時也是黃綺琳獻給香港女性的溫柔。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