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0至50年代的雅加達旅行怎麼玩?疫情不能出國,就透過史料遊歷東南亞吧

1940至50年代的雅加達旅行怎麼玩?疫情不能出國,就透過史料遊歷東南亞吧
荷蘭殖民時期的巴達維亞市政廳。Photo Credit:Johannes Rach@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東南亞研究、華僑華人研究而言,在田野調查如此重要,出門做研究如此困難的情況下,我們何不研究「旅行」呢?食衣住行皆可研究,圖像比文字更有解讀空間,結合兩者的研究領域將無限寬廣。透過田野調查、二手書商及線上拍賣等管道收集各種民間文獻,善用民間資料,能在疫情期間幫助我們進行嚮往而有趣的學術旅行。

文:陳琮淵

疫情是這兩年常見的萬用理由,幾乎解釋了所有的延遲與停滯,在諸多層面上卻也是無可奈何的實情。對於學者及學生—特別是那些仰賴田野調查作為主要資料來源以及需要入館查閱書籍檔案的研究者,出行等各方面的管制的確帶來很大困擾,當中更不乏有人被迫放棄選題或改採其他變通方式。

也有不少學者認為,以目前成熟的網絡科技及資料數位化日漸發達,「在家研究」(Research From Home)即便不能完全取代「在地研究」(Indigenous Studies),至少不必背負安樂椅上的學者等譏嘲。以致於學術研究旅行的難度越高,鼓勵疫情期間多做文獻、傳記及理論研究的聲浪也越高,文獻與田野好比處於研究方法光譜的兩端,為疫情築起的高牆所隔,更無相互通假的可能。

必須指出的是,學術進步乃是研究者與相關社群不斷對話積累的過程,即便是文獻研究、理論研究,也不會因為疫情「受封」在家,就能兀自功力大增。事實上,缺乏對特定議題的長期關注及資料基礎,整天在家讀書也很難做出好的研究。將研究方法退守到文獻整理及理論建構,只能是權宜之計,而非萬無一失的研究方案。

就本人這幾年的論文指導經驗,研究生一旦祭出疫情這面免死金牌,放棄多方面的資料收集、思索突破不利局面的努力,往往就是逐步走入寫作卡關的死胡同,甚至因疊加的壓力而出現身心問題。相應的,那些積極面對論文的學生,往往能「因禍得福」跳出資料與方法的框框,寫出特別優秀的論文。更進一步的說,他們把握所有「做田野」的機會,其田野地不拘泥於文獻、實地及網絡,善用理論對現象進行詮釋與解讀,也不自我設限只能在圖書館與檔案館找資料,搭配線上訪談及平時積累的心得,串連整合既有的資料,對研究對象及議題進行有意義的分析。這樣的變異轉化,又何嘗不是另類的「學術創新」或「研究旅行」?

用非典型史料研究旅行

這也令我聯想到,對東南亞研究、華僑華人研究而言,在田野調查如此重要,出門做研究如此困難的情況下,我們何不研究「旅行」呢?

早在疫情之前,日常生活議題及圖像史料的運用於研究及教學領域已所在多有,疫情以來頻繁且常規化的線上演講及教學互動,更需要「有圖有真相」,輕鬆有趣的議題往往更能激發靈感、引起興趣。以歷史學家的視角而言,「圖像如同文本與口述證詞一樣,也是歷史證據的一種重要形式。它們記載了目擊者所看到的行動。」(註1)我曾不止一次向學生表示:食衣住行皆可研究,圖像比文字更有解讀空間,結合兩者的研究領域將無限寬廣。

因為長期關注東南亞華人及華商議題,我透過田野調查、二手書商及線上拍賣等管道收集各種民間文獻,包括一些過去被認為是「非典型的」史料,如課本、遊記、旅行指南、商業廣告等,這些資料的研究價值通常來自但不限於以下幾點:

一、圖像與訊息:相片、圖畫、插畫、漫畫、商標、圖騰等過去在文本中作為配角的存在,其實潛藏著豐富的訊息。
二、觀感及印象:相關的描繪及表述除了令人身歷其境,研究者更能藉此掌握時人看待問題的眼光及價值觀。
三、補遺與對照:民間資料面向市井,呈現嚴肅的官方記錄所無之面向,運用得當能作為研究的重要側面及資料依據。
四、點子跟線索:民間文獻貼近生活、題材多元,能為學者提供研究的點子(ideal)及線索。

01-02
Photo Credit:陳琮淵提供
左:搭乘我國航空環遊東南亞:馬來亞航空廣告。(1962)右:以中南半島城市為輻輳的寮國航空公司:強調安全、快捷、舒適。(1958)

善用民間資料,也能在疫情期間能幫助我們進行嚮往而有趣的學術旅行。我本身最感興趣的是不同時期的東南亞華人移動經驗,近代華僑出洋經商、榮歸故里的述事已然汗牛充棟,至於華人如何旅行?如何觀光?則尚待開展。潘醒農在他多次重印的暢銷書《東南亞名勝》中曾提到:

美麗的風景,馳名的古蹟,分散在東南亞各地的角落,相信相一個人很少有機會親去探幽,都去攬勝;也許有的人連本土的勝蹟也未全領略過;有的人對各該地勝蹟的史故,大不知道;因此,我在幾年前,便有編印這本書的念頭,著手收集材料。編印這本書的目的有三:
一、供中外各地的同胞們閱讀,勝瞭東南亞各地的勝蹟。
二、供遊客及旅行家,作遊玩東南亞勝蹟的指南,也可作旅途良伴。
三、供中小學生作課外讀物,增進青年們的當地史地常識。

可見觀光旅行早就引起本地文史工作者的注意,且意有識地將東南亞各地名勝介紹輔以史地背景匯編成冊,卻未將觀光旅行本身作為一項議題來研究。本文以1940-50年代的雅加達旅行為例,以期拋磚引玉。

1940年中國國內抗日方殷,上海發行的《旅行雜誌》出版了《南洋群島》(Malaysia)專號,此一專號的名稱本身就很值得研究,該雜誌的有關東南亞旅行的專號尚有《緬甸》、《菲律賓》等。專題收錄企化所著的〈巴達維亞小誌〉,頗能一窺早年旅行雅加達(又名巴達維亞、吧城、巴城、椰城、雅京等)的情況:

從香港乘渣華公司(Java-China-Japan Line)的輪船經過五天五晚的航行或從新加坡百格活公司(簡稱密K.P.M.)的輪船經過四十小時的航行,便到了巴達維亞的海口丹容不綠(Tanjongpriok)港。經過移民廳詳密的詢問和手續後,坐上汽車沿著一條六英里長的公路,一會兒便身在巴城了。(註2)

03-2
Photo Credit:陳琮淵提供
1947年KPM公司由檳城至香港船票。(來源:淡江大學東南亞史研究室收藏)

當時印尼尚屬荷蘭殖民時期,入境需向有關當局申請許可。由《印華經濟》、《華僑導報》等印尼華僑雜誌刊載的船期表及廣告可知,搭乘輪船不僅是早年中國—南洋各大城市間主要的交通方式之一,直到1950年代初,渣華郵船公司(Java-China Paketvaart Lijnen N.V.)、荷蘭皇家輪船公司(Koninklijke Paketvvart Maatschappij N.V.)、荷蘭輪船公司(Stoomvaart Maatschappij “Nederland” N.V.)、鑽龍公司之鹿號輪船航運部(“Swan Liong” N.V.H.M. Bagian Pelajaran)、印尼民族航業公司(Pelajaran Nasional Indonesia)、三洋航務公司(Djalan Djembatan Batu)、奴山打拉輪船公司(Pelajaran “Nusantara”)等知名輪船公司仍川行印尼各大城市間,並積極擴展國際航線。

搭乘輪船到印尼,入出境手續可透過新加坡的代辦處辦理,利便來自中國及東南亞各地的華人由香港、新加坡出發,抵達印尼主要城市商埠。至於如何通關造訪雅加達,《南洋導遊》有以下的記載:

從1937年二月起,欲赴荷印經商或旅行者,可向新加坡羅敏申律KPM輪船公司樓上荷印移民廳辦事處,提出本國護照及本人二寸半身照片三張,並須證明攜有資本或旅費,確係經商者,繳納一百五十盾入口稅,即可領得入境許可證。旅行者可乘飛機或輪船,在證上所允許的地方登岸入境六個月後欲繼續居留者,須向荷印境內設立的有關當局請求,新加坡辦事處無權發給。(註3)

04-1
Photo Credit:陳琮淵提供
1953年渣華及KPM公司船期表。(作者提供)
05-06
Photo Credit:陳琮淵提供
左起:渣華郵輪廣告、鑽龍公司廣告。(作者提供)

到了雅加達下榻何處?往往是旅行首要規劃。根據荷印政府法令,旅客須以市民證或入境證件,方能入住當地旅館。雅加達作為印尼首府,中西各色旅館林立,當中又以交通旅館、嘉陵旅館、亞細亞旅館、婆羅洲旅館、中央旅館、大同旅館、新華旅館、華安旅館、華興旅館、嶺南旅館、盧山旅館、孟加勿舌旅館、梅蕉旅館、南京旅館、南天旅館、巴黎旅館、賓城旅館、星洲旅館、中華旅館、新益旅館、南洋大旅館(Des Indes)、ANDALAS、DE LEIJBN、DES GALERIES、BENVENUTO等較有規模,名列《椰城指南》的推薦名單。〈巴達維亞小誌〉的作者除了提供旅店建議,也介紹了當地的旅遊概況:

不消說遊客到了巴城,首先要找個安頓的地方。假如你洋化一點,可以住在荷蘭旅館,最著名的一家是南洋大旅館(Hotel des indies)房金每天由六盾(Guildien)至二十盾;過去我國幾位要來巴,都下榻於此。假如你嫌過闊綽,那麼可以住在華人開設的力士、南京、中央、亞細亞、南天等等旅館,也算便宜舒適。

巴城沒有導遊機關,也沒有華人辦的類似中國的旅行社的組織,所以來遊巴城的人,自然得找些親戚朋友做引導,特別是因為爪哇的僕人、馬車夫(爪哇沒有黃包車,但有馬車)。汽車夫多是馬來人,一個遊客不免有言語不通的陌生之感。一個華人遊客,如果要觀察華僑情形,必須以舊區為中心,華人各大社團、學校、報館都集中於此……在新區,較多可遊之處,一個遊客總得一看「新巴殺」(那裡是新區的集中市場),也得一看博物館、水關公園(Wilhelmina Park)、芝敬尼動物園等。

07
Photo Credit:陳琮淵提供
《椰城大觀》所刊載的雅加達市區簡圖。(作者提供)

猜你喜歡


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 給你最便利與智慧的未來生活

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 給你最便利與智慧的未來生活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電動車」毫無疑問的成為當前汽車市場最夯的話題與名詞,無論豪華抑或平價汽車品牌皆推出代表各自電動世代的最新電動車款。身為全球豪華汽車品牌領導者BMW,如何再次於此嶄新的電動世代再次領先?【BMW i 智慧電能生活圈】,是BMW端出的秘密武器。

接軌嶄新的電動世代,BMW直接為用車者描繪最便利的生活願景,名為「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從用車者的使用情境思考,無論是家中、工作場域、外出旅途與目的地等,都是「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中相當重要的電量補充站點,規劃的多種電量補充方式包含【BMW家用充電】、【BMW目的地充電】、【BMW i高速充電站】等,讓車主可以輕鬆擁抱BMW電動車所帶來的嶄新電動生活。

【BMW家用充電】

就像許多人使用手機的習慣,回到家開始充電,每次出門前都是滿滿的電力。將BMW Wallbox壁掛式交流充電座安裝於家中車庫或車位註一,車輛停妥後插上充電槍,人回到家中休息充電時車輛同時也在充電,還可利用智慧型手機應用程式(My BMW App)進行充電相關設定。隔日出門前車輛已經備滿電力,以iX xDrive50為例,代表每天出門都有最高630km續航里程註二供使用,可滿足絕大多數的用車里程需求。

【BMW目的地充電】

若前一天晚上忘了充電,或是有著不同於平常通勤的路程安排,也無需擔心,此時可充分利用目的地充電裝置來補充續航里程。早從2014年開始,BMW總代理汎德便在台灣建置超過百座的公用交流充電座,像是公用停車場、飯店、經銷商展示中心都有;不僅如此,2022年開始總代理汎德更啟動經銷商與外部場域合作建置目的地交流充電站,再加上現有的公用交流充電座,迄今全台已有超過兩千座BMW電動車可使用的交流電充電座,只要透過「My BMW App」或「BMW充電App」就可以查詢充電站點資訊,大幅增加外出時的用車便利與行程規劃彈性。

【BMW i高速充電站】

若有著長里程的旅程規劃,或是行程間需要快速的補充電力,此時就可以充分利用BMW i高速充電站來進行電力補充。2022年底前BMW規劃將在全台經銷商建置14座BMW i高速充電站,最大充電功率高達350kW。以iX xDrive50為例,最快6分鐘就可以補充100公里的續航里程,一點也不用擔心旅程因此中斷、壞了出遊興致。

要如何知道BMW i高速充電站的位置?只要透過車主專屬的「BMW充電App」就可以查詢完整的充電站資訊、掃描QR Code便可以快速啟動充電,並綁定信用卡付款。便利的數位化充電服務,清楚展現BMW積極開拓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的企圖心。

*BMW i 高速充電網官方資訊

超高速充電效能

除了三種不同的電能補充方式,車輛本身更需要擁有高速的充電能力。以當前BMW旗下最熱銷的iX豪華純電旗艦休旅車款而言,導入了第五代eDrive電能科技,以能量密度更高的新世代鋰電池模組,加上最高可達200kW的充電功率註三,最快10分鐘就可以補充150km續航里程註二,大幅縮減充電所需時間,便利性不言而喻。

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從實用性思考 有效破除里程焦慮

在電動車百家爭鳴之際,有別於其他品牌僅強調電動車本身技術,BMW不僅以先進科技作為基礎,更從用車者的角度與生活習慣思考,以三種電量補充方式再加上超高速的車輛充電效能,不論是在家中安裝交流充電座每天為車輛充電, 外出時的目的地充電, 以及長途旅行時藉由BMW i高速充電站在最短的時間內補充最多的電量,相信對於車主而言,大幅降低里程焦慮,取而代之的是更便利、更經濟的用車成本,當然,BMW招牌的駕馭樂趣,仍然在旗下電動車款上完美體現。

註一:需專人到府評估安裝可行性
註二:WLTP測試規範下所測得之數據
註三:BMW iX xDrive50車款。
註四: 詳細銷售辦法請洽BMW i指定授權經銷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