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罷韓成功已成定局,「直球對決」就是韓國瑜延續政治生命的算盤

如果罷韓成功已成定局,「直球對決」就是韓國瑜延續政治生命的算盤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只要擁有韓粉這塊難以小覷的基本盤,韓國瑜就有實力問鼎主席大位的機會,即便不選主席,挾其政治實力也必然是藍營爭取連任縣市長結盟對象,怎麼說都還是有他活動的舞台。

面對來勢洶洶的罷韓浪潮,韓國瑜顯然已經放棄先前低調的態度,在直球對決的策略下逐步升高藍綠對決的氛圍,部分輿論對於韓陣營選擇刺激群眾的相關作法百思不解,認為這是另類的政治自殘,特別是在新民調中更反應了罷韓過關的趨勢。

根據寶島通訊近日做的民調,將近八成的高雄民眾可能會去投票,其中55%的人會支持罷免。進一步觀察,「一定會投票且投罷韓者」估計有36%,換算成選票約為82萬票票,早已超過四分之一的57萬票;言下之意,如果當下舉辦投票,韓國瑜被罷免成功的機會趨近百分之百。

藍綠對決衝突對「反罷韓」有害,但對韓國瑜本人有利

乍看之下,韓國瑜的衝突策略在客觀的條件下完全不是個聰明的選擇,雖然這個套路是他個人兩次選舉曾經操作過的,而且更何況韓似乎已經陷入「不作為擺爛,做事變草包」的困境,如果橫豎都是走入死胡同,不如展現「狹路相逢勇者勝」的氣魄,或許還有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可能。然而,這真的是韓國瑜心中的真實盤算嗎?

其實韓國瑜很清楚,升高藍綠對決與社會衝突固然對挽救罷免毫無幫助,但是對延長自己的政治生命卻有關鍵的效果。韓清楚作為一個流寇性的民粹政治人物,再陷入絕境時唯有裹挾群眾棄城突圍才有生存可能;直白說,只有維持連續性的鬥爭動能才能維繫自己「力戰而竭」、「屢敗屢戰」或「寧死不降」的形象,如此才能在韓粉心中再度炮製一個當代霸王或悲劇英雄的假象,這對自己進入國民黨的「韓國瑜時期」有其關鍵意義。

韓國瑜期待在群眾對立的激化下,同時也催出挺韓者投票的熱情。由於韓粉對於政治的認知早已處在特定媒體所營造的神話印象中,對於公共事務的思考邏輯只剩下直觀與非理性,既然韓國瑜近日的文宣有標榜「清廉改革好市長」的訴求,加上同溫層普遍流傳韓教主被打壓糟蹋的悲憤情緒,在相互取暖或悲壯情緒中,韓粉再度成為被動員的對象,只是這次的目標不是為了打贏反罷免的戰役,而是藉由練兵維繫韓國瑜的政治動能,以求突圍後的發展。

罷韓投票倒數計時 民團啟動路口人體看板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只要展示「韓粉」還在,韓國瑜的政治路就還有得走

韓國瑜打得如意算盤是,只要在罷免投票中儘量將挺韓票數予以最大化,就能強化自己未來在藍營政治棋盤中的角色。由於韓粉黏著度與向心力極強,若在高雄的絕境下拿個30萬票,其實就是幫他創造與江啟臣或其他藍營諸侯議價籌碼。

說穿了,只要擁有韓粉這塊難以小覷的基本盤,韓國瑜就有實力問鼎主席大位的機會,遊戲規則雖然是黨中央制定,但是鋼鐵韓粉的忠誠度早在總統大選中表露無遺,不論是全民調或黨員投票不可能使其落於下風;即便韓國瑜最後決定不選主席,挾其政治實力也必然是藍營爭取連任縣市長結盟對象,怎麼說都還是有他活動的舞台。

江啟臣其實清楚韓國瑜的政治算計,因此面對罷韓的危機索性採取被動協助的軟切割立場,因爲這乍看是最安全穩妥的說法,國民黨若全盤與韓綁在一起將面臨一同滅頂的下場,但過於冷漠恐將成為日後韓粉出征的對象。江啟臣這種「綏靖」的中立策略,短期內可能是最便宜行事不得罪人的作法,然而縱虎歸山的後果,就是為國民黨韓國瑜化埋下了伏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