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靠北蘇睏」完全不尊重女性,但民進黨的批評也涉及「蕩婦羞辱」

國民黨「靠北蘇睏」完全不尊重女性,但民進黨的批評也涉及「蕩婦羞辱」
Photo Credit: 截圖自FB粉絲專頁「靠北蘇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是國民黨的簡勤佑,還是民進黨婦女部,都並未真正從性工作者的角度出發,正視這張圖對「性工作者」的羞辱。

穿著低胸OL套裝、裸露下體的女性,跨坐在影印機上,配上驚嚇和大笑的LINE貼圖,並加上文字「什麼政府,紓困就紓困,附什麼『收入來源』的影印文件,害老娘要爬上去影印。」這是國民黨創立的FB專頁「靠北蘇睏」日前引發討論的一篇貼文。

這則貼文引起民進黨的批評,民進黨婦女部貼文寫道:「將女性身體和性暗示做連結的圖文,這無疑是公開的性騷擾,也是公開貶抑女性。」事後,「靠北蘇睏」粉絲專頁也撤下貼文,創辦人簡勤佑在個人臉書表示:「貼文社會觀感不佳,於是傾聽民意去做調整」。

這張圖可能有兩種解讀,但兩種都是對女性直接的貶抑與羞辱。

  1. 圖中女性穿著白領上班族常見的套裝,跨坐在辦公室常見的影印機上,似乎是在影射白領女性常以外貌,甚至性服務,來換取工作上的福利或是晉升的機會。
  2. 視女性的下體作為「收入來源」,這樣的梗圖直指性工作者。

簡勤佑個人臉書貼文中,表示圖片所指的是「一群無法使用常規性流程去申請紓困的人」,顯然這張圖所代表的不是受僱的白領女性,較有可能是第二種解讀的性工作者。

民進黨婦女部認為,將女性身體和性暗示做連結,是對女性的貶抑。這樣的發言或許替所有被標籤化的白領女性發出不平之鳴。但無論是國民黨的簡勤佑,還是民進黨婦女部,都並未真正從性工作者的角度出發,正視這張圖對「性工作者」的羞辱。

女人+性=貶抑,民進黨的批判,展現了「蕩婦羞辱」

民進黨婦女部貼文批評:「將女性身體和性暗示做連結的圖文,這無疑是公開的性騷擾,也是公開貶抑女性。」民進黨婦女部的評論,看似為女性發聲,但這樣的評論是否也隱藏著「女性與性連結,就是貶抑」的觀念?

這類「女人+性=貶抑」的說法,正是典型的「蕩婦羞辱」言論,不但無法為第二種解讀中的性工作者發聲,更可能加深性工作者的污名。

什麼是「蕩婦羞辱」?傳統男女二分的性別框架預設女性沒有性慾,只有男性才可能有性慾,因此,女性無論做了什麼與性相關的事情——不管是談論性愛、穿著裸露的衣服、從事性行為——都被認定是為了「服務男性」,是讓男性「賺到」,也讓自己「虧到」。在這樣的框架下,「自愛」的女性理當保持貞節,而不自愛的理當受到羞辱與責備。

因此,社會發明了諸多詞彙,只為了羞辱性生活活躍的女性,比如負面的成語「水性楊花」、罵人的詞彙「破麻」、「公車」、「婊子」。但相對於此,針對男性不但找不到相應的詞彙,性生活活躍的男性,甚至會被封上「很Man」、「百人斬」等正面、稱讚的詞彙。(可能有人會覺得,世上也有種詞叫「渣男」,但渣男與「性愛」並無關聯,而與男性的「感情」是否專一有關。)

然而,這一切的出發點「女性沒有性慾」卻是值得質疑的。不少性解放派的女性主義者就認為,女性不僅擁有性慾,也擁有性自主權,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的性生活。無論有多「放蕩」,只要沒有傷害他人,表達自己的性慾、享受性生活,也夠展現女性的主體性,而以性行為來賺取收入的「性工作者」也不例外。

我不禁懷疑,民進黨婦女部如果帶著「女人與性連結,就是貶抑」的概念,又如何能正視以「性行為」為主要工作內容的性工作者呢?他們恐怕很難在紓困時,理解這群因為被台灣社會汙名、賤斥,以致於無法「合法營生」的工作者,在疫情期間收入減少、酒店被迫關閉所造成的艱困處境。

造成笑點的理由,坐實了性的污名

然而,民進黨沒有正視性工作者的價值,並不代表國民黨「靠北蘇睏」的發文就是尊重性工作者。

原貼文以類似迷因梗圖的形式,強調女性以「性器官」獲取收入。但並未以相同的力道,特別發布圖片,為同樣難以取得工作證明的街賣工作者(比如賣玉蘭花、口香糖的小販)、藍領階級(比如工地工人、舉牌工)發聲。那是因為發文者深知:性工作的污名,加上性的禁忌,正好能為這則貼文帶來「笑果」,進而引發強大的社群效應。

香港哲學專欄作家阿捷曾於其網誌《書生百用》曾經探討過笑點的來源,多數笑點源自「不協調」、「貶抑」與「禁忌」。而這次貼文的圖片,兼含了以上三種效果,其中「貶抑」造成的笑點和「禁忌」造成的笑點,更加坐實了性工作者的污名。

  • 禁忌

《上報》一篇談及單口喜劇的評論指出,2016年《科學美國人》雜誌〈科學的幽默理論〉一文曾經提到:幽默源於打破既有的預期。將性工作這樣這樣被視為「禁忌」的工作,當作主題,便是打破預期的一種方式。此處也因為「性工作」被大眾視為「禁忌」,而讓觀者觀看圖片時,造成幽默的效果。但在這樣的過程奠基在「性工作」不道德,因此「性工作」是不該被談的「禁忌」,這樣的笑點同樣建立在「蕩婦羞辱」概念上。

  • 貶抑

除了蕩婦羞辱,這張圖的另一個笑點,在於貶抑性工作者的智力。

在前述的蕩婦羞辱概念中,有一個與之相輔相成的概念,便是「身/心對立」的二元觀念,在身/心分離的二元對立觀念下,社會普遍認為,那些習於展露自己身體、善於打扮外表的人,肯定在理性與智力上低人一等,這樣的貶抑無分性別,比如著重打扮的男性也常常被認為不夠專業。

而當這個概念與「蕩婦羞辱」結合,便衍生出一種刻板印象:性感的女性、性生活活躍的女性,不僅不自愛,而且還不聰明,比如過度展露性感的女性會被罵稱「胸大無腦」,性工作也常常被認為「沒有專業,誰都可以輕易上手」。

這張圖的笑點,正是奠基在這種「性工作者很笨」、「胸大無腦」的刻板印象中。

但為何這樣的刻板印象會造成笑點?《書生百用》曾提到,幽默理論中有一種「貶抑理論 (Disparagement Theory)」,該理論認為,笑點往往與貶抑他者相關,人們會從別人的弱點和缺陷中獲得娛樂。

此處的貼文,正透過一個無稽的動作,貶抑性工作者的無知。我們深知,辦理政府紓困的必要文件,絕非一份性器官的圖片影本。但這裡透過一位以為身體影本可以拿來申請紓困女性,加深了大眾對性工作者的污名。

因此,國民黨的貼文,不僅沒有為性工作者發聲,這張圖片的笑點,隱含的正是蕩婦羞辱,以及對性工作者智力、理性的貶抑。

性工作者是一門專業:除了性行為,還有高度的情緒勞動、美學勞動

在大眾的想象中,性工作者或許只要進行「性行為」就好,但國立中山大學社會學系陳美華教授的論文曾指出,性工作者的工作內容,遠不只「性行為」,還包括「美學勞動」以及「情緒勞動」。

美學勞動方面,性工作者往往必須展現符合主流美學的外貌和身材,以獲取顧客的青睞。因此不少性工作者必須在平常就做好事前準備,包括臉部保養、皮膚保養、擦香水、做髮型,有的甚至會在入行前進行隆乳或是紋眉。此外,展露性感的衣著,也是他們「美學勞動」的一環,不少性工作者必須特製或採購能展露身材的衣服,比如高跟鞋、迷你短裙、細肩帶、緊身裙。

另外一個更重要的是「情緒勞動」,社會往往期待,人們在特定的情境下,會有特定的情緒。當人們的情緒與社會規則不同時,便會試著控制、管理自己的情緒,好配合當下的情境,這被稱為「情緒工作」。而當把情緒工作放到資本主義市場時,就被稱為「情緒勞動」。

相較於其他服務業(比如空姐、店員)只需要對客人卑躬屈膝、微笑以對,性工作者還得滿足客人對「性」的情緒需求。比如,面對大男人主義的客人,他們可能必須「裝清純」,面帶微笑、輕聲細語、略帶嬌羞的與客人互動。

此外,多數客人都希望,能在與性工作者的互動過程中得到性能力的肯定,造就性工作的另外一種情緒勞動「假高潮」。陳美華的論文指出,不少性工作者會透過抖動身體、大聲淫叫,來滿足客人的成就感,有性工作者就說,「這是性工作最累人的部分。」

另外,也有些酒店小姐會藉著與客人建立「特殊關係」,藉由特別的關心、依賴,讓客人有一種「談戀愛」的感覺,好讓讓買春客不斷回頭點同一位小姐的台。

這些情緒勞動,以「性工作」字面上的意義來看,或許並不必然,但實際上,對性工作者而言,這是他們累積客源、打出口碑重要的工作。

因此,只突顯性工作者的「性器官」,無疑是低估了性工作必須付出的美學勞動及情緒勞動。唯有認知到,蕩婦無需被羞辱,且性工作是一門「專業」,才能看見他們在污名與疫情的夾殺下的艱難處境。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