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電子樂先驅Florian Schneider:走在時代尖端的Kraftwerk,開創潮流的偉大樂團

緬懷電子樂先驅Florian Schneider:走在時代尖端的Kraftwerk,開創潮流的偉大樂團
Photo Credit: News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國電子樂先驅樂團Kraftwerk的創始團員弗洛里安.施耐德(Florian Schneider)因癌症去世,享年73歲。儘管2020年施耐德甫過世不久,然而從DIY鼓墊到機器人擬人聲,這些獨特的器材證明了施耐德是一位走在時代尖端,用音樂結合技術開發的創新者,不僅獨具未來眼光,同時深深影響往後五十年的流行音樂。

正當全世界疫情有逐漸趨緩現象時,音樂界卻仍然不時傳出令人意外的不幸消息,而這次經由樂團代表的對外正式聲明才得知,德國電子樂先驅樂團Kraftwerk的創始團員弗洛里安.施耐德(Florian Schneider)因癌症去世,享年73歲。

年輕時代的施耐德和另一位創始團員拉爾夫.赫特(Ralf Hütter)兩人均是Düsseldorf Conservator(一座位於德國杜塞道夫市的音樂研究大學)的音樂系學生,雖然在學期間,施耐德主修長笛,然而他同時也玩吉他、小提琴和各種合成器。

AP_2012826531197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很快的,兩人從1970年開始合作展開了一個名為「Organisation」的雙人組團體並發表了一張名為《Tone Float》專輯後。沒多久,兩人解散Organisation後另組建了自己的電子工作室「Kling Klang Studio」,並啟動了多媒體項目Kraftwerk,之後所有的Kraftwerk專輯都是在這裡構思和製作的。

同年,他們發行了首張專輯《Kraftwerk 1》及隔年的《Kraftwerk 2》,兩張均以交通三角錐為封面的電子樂實驗專輯,藉以暗示他們早期最原始的獨特美學觀。

隨後赫特因私事短暫離開了工作室,但隨著1973年《Ralf and Florian》的發布,他和施耐德再次攜手合作,專輯製作時現場全程不僅以沒有真人鼓手的情況下進行錄製,而且是改以鼓機器材掌控了整張專輯的節奏,創造了帶有金屬質感的機器人聲感,而這在當時,可說是從無先例的開創了非常重要的里程碑。

若純以音樂技術的概念來看,Kraftwerk所開創的概念,在當時與大多數音樂家和聽眾所想到的是完全不同的未來感。倘若回溯這類的藝術概念,就必須回歸至起源於20世紀初期由一群義大利藝術家所發起的一項藝術和社會運動:未來主義,並在一份由理論家Marinetti起草的未來主義宣言中所歌頌的關於速度、技術、青春、暴力以及諸如汽車、飛機和工業城市之類的未來科技美學觀。

shutterstock_152913941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Kraftwerk之後進行了一系列好評如潮的現場表演。並在1974年至1981年間完成了五張最重要的原創概念專輯,即1974年的《Autobahn》、1975年的《Radio-Aktivität》、1977年的《Trans-Europe Express》、1978年的《The Man-Machine》以及1981年的《Computer World》。

倘若將他們的雄心壯志歸結為一些簡單但異常創新的概念,會發現他們的音樂開始變得越來越具有啟發性,甚至只是一個簡潔的概念。而在那時,這樣帶有工業科技的拘謹形像其實也與當時的流行的音樂風潮恰恰形成強烈對比。曾有記者到他們工作室現場採訪,發現Kling Klang Studio根本像是實驗室而不是帶有音樂家氣息的表演練習空間。

Kraftwerk的第一張專輯《Autobahn》發行後立刻轟動歐美各界,史詩般的標題曲目生動刻畫了汽車在高速公路忙碌來回穿梭的景象。《Autobahn》之所以會成功且成為劃時代的重要影響力專輯,在於這張專輯是第一張真正能勾勒出現代工業社會下的忙碌景象。

乾淨明亮的聲質,不斷循環小節的電子節奏帶有某種催眠效果,他們的歌曲結構不同於時下的流行歌曲,但卻為日後主流電子音樂樹立了重大的突破。而在這之前,只有作曲家Wendy Carlos為電影《發條橘子》所做的電影配樂是採用電子合成器與弦樂的搭配曾進入過主流媒體的關注。

1975年,Kraftwerk發行了《Radio-Aktivität》,這是一張概念專輯,探討了無線電通信的主題,而藉由這張專輯,他們的知名度更加擴展,英國BBC電台甚至邀請他們為其《Tomorrow's World》節目做現場演出並介紹其設備器材 。這個在電視前的首次亮相,不僅讓數百萬的英國觀眾收看到Kraftwerk的短暫演出,同時那次的電視亮相也深深影響了日後八零年代幾乎整個英國新浪潮的樂團大量採用電子合成器。

之後1977年的《Trans-Europe Express》繼續延伸人類能藉由機械裝置從事遠距離旅行、運輸的概念,然而1978年的《The Man-Machine》則再次標示了他們另一個重要的創作概念里程碑。人與機械的結合或機械模擬人類動作的概念,在當時都仍是處於研發萌芽的階段而已。

此時期Kraftwerk的四位成員甚至公開地將自己包裝成四位機械人的模樣,以機械面無表情的舞台風格整體呈現在觀眾面前。而這樣的概念不僅影響了當時美國街舞中的機械舞步,同時當時早期仍在萌芽的底特律科技舞曲及芝加哥的浩室舞曲DJ乃至早期嘻哈DJ及創作者Afrika Bambaataa莫不聲稱Kraftwerk是他們各種概念來源的重要啟蒙者之一。

然而,在他們的影響力達到頂峰之後,施耐德與團員短暫的休息了兩年,之後1981年的《Computer World》再次展現了他們對於電腦科技成為新的全球科技技術主導地位的沉思,《Computer World》在那時很早就預言了未來社會對個人電腦的依賴,單曲〈Computer Love〉甚至榮登英國排行榜榜首。而且到了八零年代中期,歐美流行音樂早已被電子合成器和鼓機所主導。此時,Kraftwerk的活動開始銳減,然而其歷史地位早已屹立不搖。

縱觀Kraftwerk的歷年作品回顧,你會驚訝地發現,他們不僅在音樂創作概念上銜接了早期德國學院派的電子音樂作曲家及早期現代藝術的創作概念集大成於一身,同時他們對於當時剛推出的電子器材及視覺效果的研發都非常關注,例如《Autobahn》時期採用了Minimoog這類的電子合成效果器,在英國演出時訂製的一套電子觸控鼓墊組機。換言之,Kraftwerk不僅購買了他們最重要的五張專輯中使用的合成器和設備,還在現場演出時特地採購了供現場表演用的器材,而這些還不包括他們自己研發的專利或和廠商合作研發的電子設備。

RTR232OL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08年施耐德以身體健康理由離開Kraftwerk,同時選擇不再參加樂團任何的重聚活動。2012年,Kraftwerk剩下的團員繼續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表演了過去幾張經典專輯的作品。隔年,他們在德國杜塞爾多夫和倫敦的泰特現代美術館再次演出。

2013年,Kraftwerk終於應邀來台演出造成一票難求現象。儘管2020年施耐德甫過世不久,然而從DIY鼓墊到機器人擬人聲,這些獨特的器材證明了施耐德是一位走在時代尖端,用音樂結合技術開發的創新者,不僅獨具未來眼光,同時深深影響往後五十年的流行音樂。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