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中央的失靈,將提供韓國瑜施展「乾坤大挪移」的契機

國民黨中央的失靈,將提供韓國瑜施展「乾坤大挪移」的契機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在2018年韓國瑜颳起的那陣旋風黨內有人依舊餘溫猶存,甚至敗選後沒人膽敢對其進行政治清算追究政治責任,加上國民黨中央當下群龍無首的狀態更加嚴峻,就能再度提供韓國瑜在面臨罷免後「敗部復活」的舞台。

近日來,國民黨政黨機器顯然出了大問題,文傳會副主委不僅上了敵國的官媒,在節目中講的所有論調所捍衛彰顯的論點,竟是人家的國家利益與戰略目標,讓人搞不清楚國民黨的文宣體制為何與中共的大外宣如出一轍?此外,海選來的「數位諸葛亮」在還沒有端出驚天地的「隆中對」或「出師表」等代表作時,卻犯了歧視女性與操弄族群對立的低級錯誤,本來這位操盤手想在民進黨紓困爭議中帶風向,沒想到想要「凸顯荒謬」的操作反而讓自己成為最大的荒謬,反而幫蘇內閣成功轉移了輿論焦點。

乍看是兩件獨立事件,卻存有深層的結構性因素,直白說,就是國民黨已經陷入價值錯亂、論述中空的狀態,導致這個黨的文宣、輿論負責人只好在盲人摸象的窘境下,從個人的意識型態與經驗法則去進行單兵作戰。

這種單幹個體戶的發言與操作本來就存在不少風險,然而在中國面臨全世界民主國家咎責、民進黨防疫政策擁有高滿意支持度下,脫序的言行不僅讓自己深處輿論圍剿的滅頂絕境,同時也讓國民黨的民調與支持度面臨崩盤的下場。

國民黨的問題:喊改革的人多,真在改革的人少

國民黨論述蒼白已是多年結構性的問題,在2016年敗選後本就應該進行大翻修,但是由於韓國瑜現象的興起,給了這個病入膏肓的政黨便宜行事的藉口。只要走過國民黨黨內鬥爭歷史的人都深知,所謂的改革就是劇烈權力鬥爭的開始,因為變法的對象永遠都是黨內盤根錯雜的既得利益者,有了這樣扈從買辦的「經濟基礎」,才會衍生出核心價值與政策路線的「上層建築」。

說穿了,誰去捅這個馬蜂窩前,最好先給自己準備好一副棺材,偏偏黨內說了一口好改革的人多,真正有決心當「戊戌四君子」者寡,也所以才會永遠出現「每次敗選喊的口號對象都一樣,但被改革都還建在」的離譜結果,甚至出現「被改革者反而成為高舉改革大旗」的荒謬輪迴。韓國瑜的崛起與大勝,成為國民黨延遲改革的鄉愿藉口,但也埋下了韓下次大敗甚至拖垮國民黨的伏筆。

洪秀柱
Photo Credit: 洪秀柱

不幸的是,接任主席的立委江啟臣,就是國民黨的培養出來的世代,始終都是人生勝利組,所以始符合國民黨「只會打順風球,不會逆轉勝」的政黨文化。要江啟臣肩負起對國民黨施行「震盪療法」的主治大夫,實在為難這位秀才主席,因為這種可能葬送個人政治生命的手術,連前輩朱立倫都幹不來甚至選擇隱匿江湖,試想,若不是彼時朱吳兩人一前一後的怯戰與卸責,豈有提供洪秀柱一度成為總統候選人與黨主席的契機,偏偏洪當權的時候就是把國民黨搞的最慘烈的階段。

韓國瑜這一年來的翻雲覆雨不過又再演了一次,只是劇本稍做修改而已。

國民黨如果無法突破,難保讓韓國瑜敗部復活

江接任主席後的權宜之際,就是在明哲保身之下,替國民黨做好一些不會傷筋動骨的表面功夫,在人事安排上把黨內所有政治光譜上的人馬都拉進來點綴,因為這就意味團結與象徵,所以出了王鴻薇這種統派言論就不足為奇;聽說國民黨網路形象難獲年輕世代認同,所以在沒有價值重整前囫圇吞棗海選了一個整合行銷高手,他在沒有政治歷練判斷下,把網路屁孩嘴砲那套拿來充當議題攻防的武器,端出的作品下場就不言而喻。

最為關鍵的是,國民黨中央當下群龍無首的失明失聾且失聰醜態,再度提供韓國瑜在面臨罷免後「敗部復活」的舞台。

韓國瑜心想,如果在2018年自己颳起的那陣旋風黨內有人依舊餘溫猶存,甚至敗選後沒人膽敢對其進行政治清算追究政治責任,那麼只要再度在罷免投票中重新塑造「被害者兼英雄」的角色,並藉此召喚集結韓粉,即便罷免成真也足以讓韓某挾其鐵粉問鼎中央,甚至保留自己日後逐鹿中原的基礎。

國民黨數位行銷科技長決選登場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諷刺的是,「支持韓國瑜挺過罷免難關」還是江啟臣自己說的,現在已經進入最後衝刺階段,韓國瑜與韓粉已經啟動對決模式,國民黨中央自己深陷進退失據的困局。任何有未來性的政治人物都理解,與韓國瑜綁在一起勢必拖垮國民黨與自己的政治生命,但是在當下與韓國瑜切割顯然就要斷送2021年的主席大位,甚至丟掉2022年的選戰主導權。

在兩難之下,才會出現「黨中央被動支持韓國瑜,不下指導棋」這種看似兩面討好但邏輯完全不通的宣示。但是國民黨中央這種軟弱近似引狼入室的作法,除被韓國瑜看破手腳外,也為自己將來的政爭解體創造條件。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