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的身後人權:全球疫情肆虐下,土葬還是火化?

穆斯林的身後人權:全球疫情肆虐下,土葬還是火化?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避免恐慌,WHO公告只要不接觸或親吻大體,土葬和火葬皆合乎衛生安全標準,不會傳染,大部分的國家也接受遵循,但中國與斯里蘭卡仍堅持火化病毒罹難者大體,造成其國內的穆斯林社群極度憤怒與恐慌。

文:Rania(畢業於政大阿拉伯語文學系、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衝突管理研究所。於中東旅行、進修、工作數年,足跡遍布突尼西亞、埃及、杜拜、黎巴嫩、巴勒斯坦與以色列。去年於FlyingV募資平台發起「和平之樹 - 重建農民的橄欖家園」計劃。現為「綠中東」負責人)

新冠病毒起於去年12月中國武漢,隨後橫掃全世界。至今有近370萬例確診、25萬多人死亡,多集中在美國與英國、西班牙、義大利等歐洲國家。面對全球大瘟疫,各國政府積極防疫的同時,也開始必須謹慎處理病毒罹難者的後事。畢竟,誰都不想讓病毒「死」灰復然,再感染家屬、醫護,或禮儀人員。

新冠病毒罹難者大體,該如何處理?

在疫情影響下,台灣政府以「火化大體、簡化儀式、少人群聚」為原則來處理後事,但其他國家呢?

3月23日,英國國會對新冠病毒法案(Coronavirus Bill)內容進行激烈的辯論。原法案授權政府無須醫院批准或家屬同意,即可火化病毒罹難者遺體,造成國內的穆斯林與猶太團體強烈反彈。事隔一週,阿根廷政府逕自火化一名猶太罹難者大體,引起譁然。又過幾天,突尼西亞比塞大省(Bizert)出現大型示威,要求政府火化即將入土的病毒罹難者大體,防止疫情擴散,但受警方以催淚彈武力驅離告終。

4月中,斯里蘭卡政府強制火化三具穆斯林遺體,不僅遭其家屬強烈抗議,更引來世界人權組織嚴厲批評。

火葬還是土葬,為何如此分歧?

誰反對火葬?為什麼?

伊斯蘭與猶太教禁止火葬。

「你對火葬什麼看法?」我問了認識多年的黎巴嫩穆斯林朋友約瑟夫。「現在很多人選擇火葬,但這實在太可怕了,我希望我死後身體是可以被完整保存安置的。」伊斯蘭葬禮(al- Janazah)有三大基本原則:

第一,有別於現代火葬、樹葬、海葬等選擇,穆斯林謹遵土葬 [註一]

第二,相較華人排場隆重的厚葬,伊斯蘭強調不論生前或貴族或平民,一律薄葬、速葬。穆斯林後事從簡,死者大體在清洗(ghusl)後,會由一條白布(kaffan)完整包裹,然後移至墓園進行集體祈禱儀式(salat al-janazah),並在24小時內入土為安。

第三,伊斯蘭要求尊重大體。先知穆罕默德曾說:「折斷死者的骨頭,如同在他生前折斷它一般」。見大體,如見其人,所以伊斯蘭也不鼓勵捐贈大體或器官,更不可以火燃之。此外,穆斯林普遍相信往生後,身體與靈魂仍能感應彼此,所以火化軀體之痛苦對他們是極度恐怖的。

RTS352CV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土葬會擴大傳染?世衛WHO怎麼說?

為避免恐慌,世界衛生組織(WHO)公告只要不接觸或親吻大體,土葬和火葬皆合乎衛生安全標準,不會傳染。於是,英國國會在激辯後修改原法案,開放土葬,尊重穆斯林與猶太團體的宗教信仰。

美國——目前帳面上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也尊重死者家屬土葬之意願。北美伊斯蘭教法委員會(Fiqh Council of North America)進一步說明,若礙於感染疑慮而不便清洗大體,可改由土淨(tayammum)來清潔 [註二],並開放線上直播祈禱儀式,讓因受人數限制而無法到場的家屬遠端參與,作法彈性合乎時宜。澳洲伊瑪目理事會(Australian National Imams Council)同樣也允許將罹難者大體放入防滲密封的塑膠袋中,再入土埋葬之變通作法。

但另一方面,雖然世衛已准許土葬,中國與斯里蘭卡仍堅持火化病毒罹難者大體,造成其國內的穆斯林社群極度憤怒與恐慌。台灣則根據衛福部的《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感染管制措施指引》,以火化為主,但「特殊情況」下可入土深埋。

RTR2RPV5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願所有的信仰都能尊重以待。在衛生條件許可下,尊重亡者信仰,讓家屬寧靜莊嚴地送至親走完最後一程,或許是在這場無情瘟疫下,我們有情眾生能給予的最大祝福。

註解

  1. 若罹難者於海上身亡,且無法全屍上岸下葬之特殊情況下,則可以海葬。
  2. 根據古蘭經,土淨是指在沒有乾淨的水源時,穆斯林改以純淨的沙土來清潔臉部、雙手後,再行禮拜的淨化方式。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