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延長有條件限行令「664萬人已復工」,各地爆發移工群聚感染

馬來西亞延長有條件限行令「664萬人已復工」,各地爆發移工群聚感染
5月11日,醫護人員在馬國雪蘭莪州人口最多的城市八打靈再也的加限區中行動。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擔憂與新加坡同樣爆發嚴重移工群聚感染,馬來西亞政府命令國內所有移工都必須接受檢測。同時,政府進行大規模逮補無證移工,卻讓防疫工作變的艱難。

11日馬來西亞累計確診病例達6726例,首相慕尤丁10日指出,馬國國內康復率已經逐步攀升至74.8%,將持續放寬經濟活動、復工的政策。然而,國內爆發的移工群聚感染、大規模搜捕無證移工行動,仍讓防疫工作受阻。

當今大馬》報導,慕尤丁10日透過官方媒體直播宣布,雖然第四階段的行動限制令將在5月12日結束,但決定繼續延長有條件限行令(conditional movement control order,CMCO),「在衛生部及國家安全理事會的勸告之下,我謹此宣布,有條件限行令將會繼續至6月9日。」慕尤丁說。

在有條件限行令下,人民仍不允許跨洲移動與集會,但大部分經濟領域及體育運動的限制已經解除。慕尤丁表示,「全國664萬人已經恢復工作,這樣的人數等同於勞動人口的43.6%。」

馬來西亞醫藥協會(Malaysian Medical Association )主席戛納巴斯卡蘭(N Ganabaskaran)10日時指出,政府突然落實有條件限行令放寬經濟活動的限制,然而「復業前的勞工檢測沒有明確指南,讓業主、雇主,甚至是家庭醫生都感到混亂與煩躁。」

此外,馬來西亞各地也陸續傳出移工群聚感染,雪州沙亞南實達阿南(Setia Alam)建築工地9日有12人確診,森州林茂不叻士(Pedas)的工廠10日新增43起確診病例,目前已累計131人確診。

儘管不少團體呼籲政府不要大規模逮補無證移工,以免移工選擇逃跑讓防疫工作變的艱難,當局仍選擇強硬措施。因報導警方行動遭傳喚的《南華早報》駐馬來西亞記者塔絲妮(Tashny Sukumaran)報導指出,4日當天一早,警方、移民局等單位出動300名執法人員,於吉隆坡突擊搜捕住著許多無證移工的3棟建築物。

12日,雪州鵝麥區士拉央地區再傳出移民官員聯合軍警,大規模搜捕無證移工行動。期間,警方禁止媒体採訪拍攝,有計者的手機遭執法人員搶奪。

AP_20126254071703
5月5日,吉隆坡的移工正在接受檢疫。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移工宿舍擁擠

美國之音》報導,像新加坡一樣,馬來西亞依賴來自周邊國家的移工,國內的合法移工約250萬,他們除了在工廠和工地勞動,也從事生產橡膠和棕櫚油。馬來西亞移工的生活條件也與新加坡相仿,通常在大宿舍中,10到20人一起住一間房。「這是非常危險的情況。」移工勞動權倡議者 Andy Hall指出,「這些住所不是設計來給予合宜的生活條件,環境極端壅擠。」

新加坡當局積極並主動檢測,移工的新增病例使其累計確診病例數量激增,目前為東南亞各國中最高。《早報》報導,外籍勞工(新加坡稱客工)宿舍累計病例在4月25日超過1萬起,往後每日新增病例介於400多起至900多起,短短兩周內,累計病例就增至超過2萬起。當局仍在擴大每天檢測的人數,目前每天平均有3000名外籍勞工接受檢測。

擔憂與新加坡爆發相同的狀況,以及自5月4日起多起非公民的確診病例,政府決定強硬的回應情勢,命令國內所有移工都必須接受檢測,費用由雇主承擔。《Malaymail》報導,國防部高級部長拿督斯里伊斯邁沙比利(Ismail Sabri bin)4日表示全國的移工強制接受檢測,5日則說,「就像我說的,這是預防措施,因為我們不要發生像新加坡一樣的事,先前他們控制得當但後來因為有了新的感染群集,是移工的群集,使得病例激增。」

美國之音》報導,浩繁的檢測工作將耗費大量醫療能量。如今馬來西亞一天檢測約1萬5000人,光是檢測完所有登記的合法外籍勞工,以此速度需要花費超過5個月,遑論尚有許多無證移工。馬來西亞醫藥協會警告,貿然實施全面檢測會使醫療體系負擔過重,建議採行重點檢測和在移工的生活、工作場域努力落實社交距離。

5月1日勞動節致員工的影片裡,馬來西亞手套工業龍頭 Top Glove表示,他們將每天為員工量測體溫,提供他們充足的口罩和手套、消毒工作場所和強制社交距離,「確保你們都是安全且被妥善保護的。」

橡膠手套是保護前線醫療工作者的重要物資,幾乎可說,全球3雙手套裡就有2雙是馬來西亞生產的。諷刺的是,生活在感染恐懼下的移工,有許多是來自國家主導的橡膠手套產業,他們支撐著工廠的運作。

然而,一名來自尼泊爾、不具名的Top Glove員工卻透露社交距離是不可能實行的,「我們感到害怕,因為我們25個人住一間房。」他指出,「我們在不同部門工作接觸不同的人,有時跟從外地回來的當地人一起工作,有時休息日宿舍裡的人們會出外跟其他人碰面。所以我很害怕染病,我感覺不到被保護。」

不少醫療專家、倡議者的重點在於生活環境的改善,相關團體也長期呼籲給予移工更好的居住空間。Andy Hall指出,疫情置工人於風險之下,當局、雇主和買家都應該正視這個問題。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