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經濟》:阿姆斯特丹的夜生活並非只有紅燈區,酒館和咖啡館才是社交黏合劑

《夜經濟》:阿姆斯特丹的夜生活並非只有紅燈區,酒館和咖啡館才是社交黏合劑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傳統的性產業愈來愈被邊緣化、模糊化,而那些代表「社交」的夜文化,在一定程度上,才是阿姆斯特丹夜間經濟的真正支柱。

文:葉丁源

夜晚的阿姆斯特丹:社交才是黏合劑

首先以阿姆斯特丹為例吧!說到阿姆斯特丹,大家的第一印象或許是紅燈區,但從經濟體量上來看,性產業在阿姆斯特丹的旅遊業當中,只占一小部分。要知道,來阿姆斯特丹的大部分都是遊客,而不是嫖客。每年前往這座城市的旅客中,女性占四二%以上,很難想像她們是來紅燈區買春的。

那麼阿姆斯特丹的夜晚靠什麼支撐呢?

阿姆斯特丹做為全球性城市由來已久,其「黃金時代」可以追溯到十七世紀,從荷屬東印度公司和西印度公司主導世界貿易開始。然而自二十世紀七○年代起,全球化在兩個重要方面——旅遊和移民——重塑了這座城市。

因為旅遊業,阿姆斯特丹政府不滿足於單純的「性都」定位,而渴望更豐富的產業鏈。

因為移民,阿姆斯特丹的文化具有獨特性和豐富性,反過來為旅遊業注入新鮮活力。

然而,將這兩方面黏合起來的,是阿姆斯特丹的社交文化。

首先,阿姆斯特丹是全球主要旅遊目的地之一,常年吸引大量境外遊客。遊客們盡情徜徉在運河、充滿歷史感的建築和豐富的文化紀念場所,比如國家博物館、安妮之家和林布蘭(Rembrandt)的生活區,以及有豔麗女郎招搖的紅燈區。

獨特的夜生活,或者說是性文化,是讓阿姆斯特丹聞名的因素之一。中國人稱之為「性都」,英國人名之為「Sex City」,法國人則稱其為「Sexe Ville」,無論以何種語言稱呼,意思只有一個,這個城市是以性開放的夜生活而著稱。

雖然性產業為阿姆斯特丹帶來了很多稅收,招攬了大量遊客,但當地政府依然覺得有必要規劃和整治,因為性產業的附帶品是毒品和黑社會,這兩項都是旅遊業的死敵,你很難想像遊客願意把時間和金錢花費在一個不安全的城市。

同樣,政府也認為光靠治安好是不夠的,阿姆斯特丹不應該成為一個井然有序的大妓院,這是座有歷史、有人情、有文化積澱的城市,有必要讓世人發現她獨特的美,而不是一來此地就醉生夢死,尋找皮肉之歡。

從二十一世紀開始,政府開始有條不紊地高價買下紅燈區的店鋪,再以低價租給年輕的時裝、珠寶設計師和藝術家。政府希望將已經存在六百年之久的紅燈區,逐漸改造成以高級賓館、餐廳、咖啡館、時尚商場和文化藝術場館為主的旅遊街區。

如果前往阿姆斯特丹,一定會被那些四、五層的紅磚連排別墅所吸引。這些別墅可以追溯到十七世紀,它們排列在狹窄的街道中,其間到處擺放著阿姆斯特丹人的自行車,小咖啡館、小酒店和商店也鑲嵌在房屋底層的狹長空間裡。一到晚間,這裡就擠滿了人,有當地的居民,也有外地的遊客,大家喜歡擠在這裡體會阿姆斯特丹的歷史韻味,享受悠長的休閒時光。

除了旅遊業外,阿姆斯特丹還有自己的居民,分為本地和移民兩大部分。

從二十世紀八○年代開始,阿姆斯特丹吸引了大量跨國移民來這裡生活和工作,他們現在占城市總人口的三○%左右,其中人數前三的「少數族裔」來自土耳其、摩洛哥,以及南美洲東北部的蘇利南―曾經是荷蘭的殖民地。

隨著全球化的發展,愈來愈多城市成為國際城市,不管是老牌的紐約、洛杉磯,還是新興的上海、北京,甚至藏在高山雪域裡的拉薩。城市變得愈來愈多種族、多文化,來自不同地區和成長環境的人,把自己的文化搬到異鄉,為新的城市帶來活力,也悄然改變著城市自有的傳統。

阿姆斯特丹做為全球化的一部分,不再是歐洲人口占主導的格局,本地人和外來人,很自然地把這個城市分成壁壘並不那麼分明的兩部分。

非西方移民,尤其是摩洛哥人和土耳其人的教育程度偏低,失業率也比較高,是本地人的兩倍以上,宗教問題也讓新移民難以融入本地人的生活圈。

此外,荷蘭的公共政策推進兩性平等、支持公開表達性取向、包容文化差異,而新移民多半來自更為傳統的社會,這一切都讓新移民感到不適,甚至威脅。

所以,本地人和移民很自然地挑選了兩個不遠不近的地方安營紮寨。自二十世紀八○年代起,阿姆斯特丹逐漸分化成紳士化的中心地區和大規模少數族裔集中區域兩個部分,也為阿姆斯特丹貢獻了不一樣的文化氛圍。

中心區——觀光客的必遊之地運河帶就在這裡——居住著相對較少的移民。少數族裔及近期遷來的移民聚居在城市東區和西區。儘管阿姆斯特丹於二十世紀六、七○年代重建市區,拆除中心區附近的老舊房屋後,建造了城市中的第一條地鐵,同時在南部開發新建企業辦公區和居住區。即便如此,阿姆斯特丹依然極大程度地保留了傳統街景。

二十世紀六○年代以來,幾乎和世界上其他地方一樣,大型零售業開始在阿姆斯特丹擴張,H&M等外國品牌連鎖店已經占據了市中心最好的商業地段,大型零售連鎖店開遍城市。

但是,一個城市的活力和氣質歸根結柢來自本土文化,畢竟遊客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不是為了去麥當勞或星巴克,更想與當地的美食和文化親密接觸。於是,很多在二十世紀七○年代來到阿姆斯特丹從事製造業的移民,在工廠關閉或更換工作後,經營起了小商店或小餐館。這些商店、餐館帶有阿姆斯特丹的城市烙印,也有移民者母國的獨特味道,成為阿姆斯特丹耐人尋味的特色。

這兩條路徑戲劇化地反映在兩條商業街上,一條是高級的、位於運河帶的烏特勒支街,另一條是低階的、位於市區東部的爪哇街。烏特勒支街只有極少數移民開的商店,而爪哇街是民族商店的集中地,店主大部分是來自南方世界的移民。在爪哇街,遊客能品嘗到來自土耳其、摩洛哥、蘇利南、印度、義大利、泰國、墨西哥等地的美食。對阿姆斯特丹來說,烏特勒支街和爪哇街雖然檔次不同、風味不同、代表的社會和文化資本不同,但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完成「全球化」。

旅遊業的繁榮帶動了酒店業——包括旅館、餐館、酒館和咖啡館,以及劇院、電影院的發展。烏特勒支街以林布朗廣場為起點,這裡擁有一直以來最受歡迎的劇院和電影院,同時緊鄰卡雷劇院,夜晚時這裡總是燈火輝煌、通宵不眠。近些年來,旅遊業收入和荷蘭民眾的個人可支配收入一起增長,餐館和咖啡館的數量迅速上升。從二十世紀八○年代末到二十一世紀初,阿姆斯特丹臨街店鋪的比例從一二%爬升到四五%。

阿姆斯特丹的夜生活並非集中在紅燈區,夜間營業的酒館和咖啡館的數量上升,代表它們也是阿姆斯特丹夜文化的重要集散地。

夜文化在一定程度上並不依賴大型連鎖商店。在二十世紀六○年代,幾乎和世界上其他地方一樣,阿姆斯特丹的大型連鎖商店迅速擴張,侵占了傳統小店鋪的地盤。但隨後人們發現,這些大型連鎖商店的入駐,嚴重影響了阿姆斯特丹獨特的城市文化。

今天,在烏特勒支街的店面中,只有不到一○%由連鎖店占據,其他店面都是個人擁有的商店。因為店鋪的規模小,反而促進了店主和顧客之間的交流。

如果信步走進運河區著名的盧基小吃店,就會發現在不大的店鋪中放置了一張很長的桌子。這張桌子一整天都是社交中心,特別是晚餐時間。這家店鋪的三明治生意很好,因為店主會針對每個顧客的需求進行單獨準備,所以長桌邊總是坐滿了人。顧客們從中午開始,聊天歡飲,一直到凌晨。

咖啡店和位於街角的酒吧都是社會網路的重要節點,特別是在下午和夜間。事實上,烏特勒支街三分之一的街角都由酒吧占據,密度相比其他城市高出很多。而每一間酒吧都被設計成獨一無二的樣子,以迎合特定的客戶。由於這種精細的分工,遊客們自然會把這條街看作夜生活的必去之地。

一些商鋪也開始往「社交概念」發展,比如著名的「協奏曲」。「協奏曲」是一家傳統老店,擁有五間店面,主要出售專業的音樂唱片、書籍和高級音響設備。但隨著數位化和網路化的發展,大量音樂和書籍都可以線上下載,因此「協奏曲」這樣的老店流失了很多顧客。為了保持自身的影響力,「協奏曲」商店開始轉型,每到星期日就會贊助現場表演,還會承接一些音樂發布會,而且開始在店內賣咖啡。

和紐約、東京等人口眾多的大都市不同,阿姆斯特丹這樣的古老小城保留了小城市才有的人情味和親密性。來到阿姆斯特丹的人們,很容易被這種家一般溫暖熱絡的氛圍感染,舒舒服服地徜徉其中。和遊覽紐約與東京那種瞠目結舌的震撼不同,很多前往阿姆斯特丹的遊客有這樣的體驗:如很多歐洲城市一樣,自成一體的阿姆斯特丹有著一定的封閉性,溫暖親切。

在阿姆斯特丹,夜文化的主要功能是「社交」,從乳酪店經理到新開的咖啡店店主,每個人都將這座城市形容為「都市村莊」,大多數店主每天都在店裡工作,所以他們認識顧客,也互相了解。一個咖啡店主這樣說:「這就像是大城市裡的小村莊,人人互相認識。」這種親密性會讓外來客有家的歸屬感,店員和店主會隔著傳統櫃檯和客人們聊天,不管你是來自隔壁的居民,還是國外的遊客。對於這個「都市村莊」來說,每個人都是社交群體中的一員,都值得用對待親人的態度去服務。

這是阿姆斯特丹的獨特味道,擁抱你就好像你昨天剛剛離開,它給予小社區的溫暖,沒有大都市冷漠的疏遠。

網路社會的興起,意味著「社交」這一主題得到更大的突顯,所以市場會自動選擇有「社交」功能的生意做為更成功、更有前景的經濟模式,這是在阿姆斯特丹的夜經濟中被證實的。傳統的性產業愈來愈被邊緣化、模糊化,而那些代表「社交」的夜文化,在一定程度上,才是阿姆斯特丹夜間經濟的真正支柱。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夜經濟:第一本人類夜晚活動史》,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葉丁源

夜經濟為世界各國開創第二GDP
看似五花八門的經濟問題,都和夜經濟息息相關

夜晚為何容易讓人多愁善感?
村上春樹對夜晚小酒館情有獨鍾?
伍迪・艾倫為什麼要拍《午夜・巴黎》?
海明威、畢卡索、達利、馬諦斯也會在小酒館聚會?
人類對夜晚的期待,都來自超過三十萬年DNA的累積

  • 在美國,三分之一的經濟總量來自休閒經濟,其中的60%來自夜間經濟。
  • 在中國,北京、上海、長沙……發展愈高的地區,愈看重夜間經濟的力量。
  • 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從知名「性都」轉型成豐富產業鏈也是倚靠夜間經濟。
  • 在日本,東京早早就成為二十四小時的「不夜城」。

夜晚的質量決定城市的魅力,夜間經濟是一種內源性的動力經濟,是城市文化與生活的縮影,其繁榮程度是一個城市發展活力的重要標誌。

本書全面講述了人類三十萬年的夜間活動史、夜間經濟的出現與發展,以及想要發展夜間經濟該如何著手。

getImage-4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