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冷清的熟食中心支撐著家族事業,新加坡小販:「如果我們不在了,那會是一場悲劇」

在冷清的熟食中心支撐著家族事業,新加坡小販:「如果我們不在了,那會是一場悲劇」
Kristen Choong 跟年邁的母親Lai Yau Kiew,在Hong Lim小販中心,一起經營麵攤 Ji Ji Noodle House,因為疫情生意大受影響。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Kristen Choong 跟年邁的母親Lai ,在Hong Lim小販中心,一起經營麵攤 。因為疫情,攤位營業額衰退了90%。許多新加坡小販也面臨著與Kristen相近的困境。

新加坡「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確診病例持續攀升,雖然目前飲食店如麥當勞等陸續恢復營業,但許多熟食中心的生意仍大受打擊,經營著家族事業麵攤的小販Kristen Choong說,「如果我們不在了,那會是一場悲劇,我們會竭盡全力繼續經營。」

新加坡《聯合早報》報導,5月11日,新加坡新增486起病例,累計病例達2萬3822起,新病例多數是住在宿舍的移工(新加坡稱客工)。新加坡的「阻斷措施」(Circuit Breaker),將實施至6月1日,該措施包括強制關閉境內的非必要服務工作場所,販售糕點、雪糕與小吃等餐飲業從5月12日起可以恢復營業。

新加坡的「小販中心」(hawker centre,或譯熟食中心)是販售各類平價熟食,如海南雞飯、麵食到「沙爹」(satay,烤肉串)的場所,對當地人來說相當重要。《聯合早報》報導,統一管理小販中心的國家環境局 (National Environment Agency)調查顯示,10人中有9人對小販中心感到滿意和非常滿意,幾乎所有受訪者都滿意其提供負擔得起的食物選項。此外,餐飲界聖經「米其林指南」(Michelin Guide)2016年推出新加坡版後,有些「小販中心」的小販,還獲得星級肯定。

RTX7IBP4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5月10日,Hong Lim小販中心門可羅雀的景象。

海峽時報》報導, 新加坡貿易與工業部長陳振聲4月3日時宣布,4月7日起,人們不得在小販中心等場所用餐,只能夠外帶。新加坡正面對建國55年以來,最嚴重的衰退,多采多姿的小販中心文化也受到影響,攤販在阻斷政策之下紛紛關閉,生意大不如前。

路透社》報導,Kristen Choong 跟年邁的母親Lai Yau Kiew,在Hong Lim小販中心一起經營麵攤 Ji Ji Noodle House。受到疫情影響,Kristen Choong 的攤位營業額衰退了90%。

Kristen Choong當初從家族長輩手中,接下已有幾十年歷史的麵攤。如今,Kristen Choong已45歲,攤位卻很有可能在她退休後,就要結束經營,不過她仍努力支撐,「我告訴顧客我們還是會在這裡。如果我們不在了,那會是一場悲劇,我們會竭盡全力繼續經營。」

事實上,在疫情爆發以前,小販中心也已經面臨接班的問題了,很多攤主已上了年紀,他們受過良好教育的子女也無意接手。Kristen Choong傾訴道,「沒有人要繼承這麼勞力吃重的工作,每一天,從早上5點到晚上10點,伴隨著飛濺的沸水、煮滾的雲吞、蔬菜、肉和麵。」

28歲的攤販Jason Chua也在Hong Lim小販中心做生意。他坦言,「是的,我們陷入虧損,也已經好幾個月沒有領薪水。但每天仍大致可以賣出10到25份餐點,所以在這段期間,還算可以支撐下去」

Jason Chua與朋友一起經營的Beng Who Cares基金會,每天送出50至60份免費餐點,主要提供給低收入家庭,他們可以透過臉書或Instagram聯絡。這些餐點可以送到家,也可以自行前往取餐。

海峽時報》報導,政府也陸續給予小販們許多補助措施,例如,從4月7日到5月4日之間,讓114間小販中心的6000個攤販免收桌椅與碗盤清潔費;從4月7日到5月31日間,政府也提供500美金(約1萬4924元)的補助,讓小販中心的攤販們加入外送平台。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