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易貶低別人的天真老覺青,你我身邊可能都有一位「惡魔貓男」

輕易貶低別人的天真老覺青,你我身邊可能都有一位「惡魔貓男」
截圖自《反正我很閒》YouTub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意脫口而出的專有名詞正不正確不重要,重點是氣勢不能輸,拉高討論的層次好證明自己比在場的各位都聰明,要解構這個社會,但是批判的對象是個憑空捏造的稻草人,他們都是「惡魔貓男」。

文:作為一個假文青

最近當紅YouTuber 《反正我很閒》的系列影片裡,有一部熱門影片叫做「惡魔貓男」。故事說的是一個只會空談而沒有實際行動的懶惰男子,在身旁朋友的催促教訓之下終於付諸行動,但是因為缺乏計劃,導致行動失敗,最後落得狼狽而逃。

其實你我身邊可能都有一位惡魔貓男。

有一種人是這樣的,開口閉口就是資本、符號、話語、階級、脈絡、權力、結構、壓迫、霸權、宰制、解構、勞動、剝削、異化等等社會學名詞掛嘴邊,老是覺得別人都是愚昧的笨蛋,居然甘願被有錢人資本家奴役,不懂書本知識就是你生命的救贖。

你說這些話題不切實際嗎?那倒也未必,只是笑談他人實在不夠聰明的模樣,很令人煩躁,因為旁人感受不到人文的關懷,只看到知識的傲慢。

這種人需要的是起身走出溫室,離開舒適圈,去接觸其他人,走進別人的生活,去看看真實的世界長得怎麼樣,體會現實世界到底是怎麼運作的;而不是坐在高檔蘋果筆電前聽著不知所云的厭世風格獨立音樂,自己想像著社會底層的苦難大概長得怎樣,幻想著哪天社會的公平正義和各種進步價值會從天而降,而自己就會是那個實踐理念的苦行僧,那個衝撞體制的先行者,那個笑看人間荒謬的先知救世主。

96814661_1166090460392954_32762232068301
截圖自《反正我很閒》YouTube

反省很重要,所以在說別人之前,我要先罵自己。國高中的青春期是人們的第一次叛逆期,我們討厭生活被大人主導,行動被掌控擺佈,我們渴望自己的感受和意見能夠被重視,「能不能聽聽我的想法,讓我做我喜歡做的事?」

而第二次叛逆期,有些人是大學時期初次接觸到書本的知識理論,有些人是初次參與各種社會運動。在學校聽慣了「不要問,沒有為什麼,反正就是這樣」,我們開始試著運用課堂學習到的理論工具去關心身邊的事物,我們觀察現象、拆解問題、分析利弊、計算得失;我們重視批判思辨,磨練獨立思考,所以才能夠意識到某些傳統價值與社會結構的權力之龐大、影響之深遠、撼動之不易。

在街頭,我們初次親身參與一些社會運動與公民行動,我們初次抗爭,公然挑戰社會、挑戰權威,衝撞政府、衝撞體制;以一個師出有名、正義凜然的學生、青年、公民的身份,朝著以上一個世代的大人們為組成主體的上位者大聲咆哮:「你們的價值已經老舊過時了,現在聽我講,換我說!」

回想起那個時期,各種價值理念的衝突與崩解,讓我們對從小深信不疑的社會制度幾乎失去所有信任。於是我們痛恨權勢者,並以反叛為驕傲;我們質疑新聞媒體,也批評社會二元對立;我們義憤填膺,據理力爭,血脈噴張,直言不諱,認為社會的改變正在自己手中進行;我們深信自己的國家自己救,時代巨輪的轉動,你我一起推動;我們左公平,右正義,進步在胸前,改革在腰間,神擋殺神,佛擋殺佛;我們是鬥士,即使是用鍵盤寫文批判,那也是一種戰鬥;那時的我們,是個不折不扣憤世嫉俗的覺醒青年。

不過這樣一片赤誠橫衝直撞的使命感也並非全然是壞事,義無反顧的天真浪漫是啟蒙和成長學習的過程,也是每個人長大成人的必經之路,或許每個人的路徑不同,步伐有快有慢,但最後總會殊途同歸。直到現在,我們仍然難免還是會偶像崇拜,不過那就是人性,人有理性,也有感性,我們是血肉之軀,又不是機器。

以前認為的長大,是懂得抗拒各種誘惑——慢著,冷靜一點,衝動是魔鬼,衝動會後悔。

後來的長大,是不把那些誘惑當成是誘惑——奉行佛系的人生哲學,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如今的長大,是學會正視那些誘惑——人本來就有七情六慾,弄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就好。

現在我真的長大了,我清楚知道自己真的超級超級超級想要發大財的。

回過來講。歷經滿腔的熱血與激情後,有些人覺醒覺醒,覺而不醒;有些人少年得志,過了三年五年仍然沈溺在過去一時的功成名就;有些人被瞬間成名的光芒與風采迷惑,最後成為了自己當初所討厭所批判的那種人;有些人困在過去的情緒走不出來,被巨大的無力感吞噬,支離破碎變成一團深不見底的漆黑渾沌;有些人找到樂趣,找到歸屬,在不被主流價值認可的地下次文化裡享受自我悠遊自在;有些人轉趨低調回歸平靜,曾經的輕狂年少讓現在的生活日常與社交談吐充滿層次、更有品味;有些人找到熱愛的事物、人生的價值、奮鬥的目標,他們或是沉潛深造繼續向下挖掘,或是捲起衣袖在體制內外務實做事,發光發熱。

最後還有一些人,五年七年時間過去了,不只第二次的叛逆期留在身上還沒走,就連第一次的青春期也居然都還在,兩者疊加之後,成為一種美到簡直讓人無法直視的奇葩存在。

HrNlUNP
截圖自《反正我很閒》YouTube

這種人就像是惡魔貓男。

他有很多不滿,他有很多話想說,他心高氣傲、志得意滿,總是為了批判而批判。他學得一點學術理論的皮毛就拿來四處說教還引以為傲;對著不懂的別人高談闊論展現優越感,聊天必談哲學思辨邏輯論證滑坡謬誤微觀鉅觀唯心唯物,開口就是資本符號話語階級脈絡權力結構壓迫霸權宰制解構勞動剝削異化;崇尚左派社會學的理論學說,鄙視藍領勞工和粉領服務業的技術專業;喜歡嘲笑大眾跟風理盲濫情欠缺思考,對著陌生人品頭論足心裡還暗自寸度對方智商高低;一口啤酒一口荷蘭菸就想找人辯論,從後現代主義講到解構世界,從量子力學扯到存在主義再扯到生物性。

隨意脫口而出的專有名詞引用的到底正不正確並不重要,重點是要盡量鬼扯,因為氣勢不能輸,說是要拉高討論的層次,好證明自己比在場的各位都聰明,妄稱人生在世只是浮生若夢,生老病死也不過爾爾數十載。

好,說要解構這個社會,但是批判的對象是個憑空捏造的稻草人;說要衝撞體制,但是作法未知,至於實際計畫那以後再說;到最後只剩下一堆不明所以不著邊際沒有重點也沒有結論的廢話。以為自己在為勞苦大眾指引方向,撐起人生更多元的想像與可能性,事實上是西裝筆挺喝著紅酒,拿著刀叉優雅品嚐著端上桌的盤裡人肉。不懂得失進退,也不知深淺高低,這種人就像是惡魔貓男。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理念當然重要,但是理念需要現實支撐,需要務實做事才能夠逐漸達到。當一個關注社會結構與弱勢階級的左翼文青同時,也請從虛無飄渺的滿天星斗和漫無目的的空思夢想之中醒來,請明白追求知識和鑽研技術所求為何,都是為了解決生活遇到的各種困難,而不是以為自己學得比較多、想得比較深、看得比較遠,就高了其他人一等。

人生歷程有太多不可承受之重,很多時候它難以言說,也不可能永遠理性面對處理周全。如果別人的娛樂都是玩物喪志,自己的享樂才是衝撞社會體制;別人喝心靈雞湯都是膚淺無知,自己書寫生活觀察才是用腦過活;那麼在直面這個社會之前,請先直面自己的各種心魔;在輕易貶低別人的價值之前,請先檢視自己的言行舉止是半斤八兩,還是足堪表率。

如果你認為台灣人都很愚蠢且民智未開,眾人皆醉我獨醒,整個國家社會都很荒唐,甚至全世界都對不起自己,滿腹怨懟委屈悲憤不滿無處抒發宣洩;那麼你該做的不是白天工作,晚上讀書,假日批判,而是放下好勝好鬥的自尊心,收斂鋒芒,克制分泌過剩的雄性賀爾蒙,安撫兇蠻張狂的戾氣,然後真誠的面對自己。

在思想和論述上爭勝,把個人的榮辱成敗歸咎於道德尺度與環境制度,不如走出戶外,交點新朋友。學習正常的人際交流,試著與人合作,參與社群,融入群體,培養耐心,聆聽別人的意見;或是尋找探索自己有興趣也有意義的事情,好好享受,好好的做。累積更多的生命經驗和社會歷練,豐富自己的見聞和視野,或許,就不會這麼痛苦的憤世嫉俗、事事不滿了。

惡魔貓男可能就在你我身邊,哪一天當你看到他選擇直面這個社會,挺身而出想要給哪個社會不公不義一個貓的制裁時…...

報警抓人就對了!

延伸閱讀

本文經作為一個假文青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