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檢視蔡英文-外交政策篇】台灣不再是「麻煩製造者」,北京攻擊猶如重拳打棉花

【520檢視蔡英文-外交政策篇】台灣不再是「麻煩製造者」,北京攻擊猶如重拳打棉花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蔡英文和陳水扁兩人學識、背景、視野、人格特質等差異是很大變因;再者兩人所用的國安幕僚雖部分重疊但不盡相同,而且他們聽進去幕僚建議的能力也不同。其他像是前面提到,彼時台灣的外交對手與操作方法各殊,這都關涉。

520將屆,蔡英文總統第二任期面臨的挑戰與各方審視絕不比前屆輕鬆,這是一個關乎綠營、蔡英文自己,更關涉台灣這個國家何去何從的引領轉折。

值得關心的面向很多,本文僅限縮蔡政府四年來對美外交表現圖像略言,尤其限縮討論小英朝與扁朝兩個綠營政府外交成績。從這個角度出發,當然我們應將同時期美中日台關係之動態平衡納入考量,然此部過於繁龐本文不贅、合先敘明。

台美關係的形式上限與突破

先說蔡扁兩朝不同處與進展。長久來、台灣總統和美國官方最高層次的對話僅止於副國務卿或副國家安全顧問層級,唯一的例外、係2002年吳淑珍出訪卻於杜勒斯機場遭到搜身,時任美國國務卿的鮑爾(Colin Luther Powell)親自致電陳水扁總統道歉,但這是基於外交禮儀失節的表示,無法當做台美外交往來常態。

若要說到常軌內外交循跡,蔡英文於上任前受邀參訪美國各重要智庫,並直接參訪美國國務院,就是台美外交有史來極重大突破。當年蔡英文在華府智庫CSIS發表演講,在座有美國前亞太助理國務卿坎貝爾(Kurt Campbell),AIT理事主席薄瑞光(Raymond Burghardt),並由著名研究中國學者葛萊儀(Bonnie Glaser)引言。

這場演講和蔡上任後連串外交佈局、饒顯蔡英文傾向婉轉,不衝動回應、審時度勢而為作風。畢竟外交運作頗大程度上乃「形式與實質」交錯發功的展演,蔡英文當年在美國國務院前受訪所說:「一個簡單的事實,就是我走進去了!」,此即成功顯例。

回望小英上台之初,首被注意外交亮點無非和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電話連線,雖本文以為不用過度放大川普和蔡總統通話的外交意涵,但這仍是具體關係進展的表徵無誤。若通盤以觀,我們還要扣除川普政府初始傾向孤立主義、同時又不循外交與國際法常軌的運作,這是台灣政府在技術層面如何有效以政策回應的課題。

值得注意的,許多人喜歡極簡化地以「商人思維」來解釋或預測川普作為,本文認為如此詮釋太過直線與單薄。例如川普上任後始終醞釀的「聯俄抗中」就是有體系並且一貫的外交運籌。再又,前任國家安全顧問等人刻意請川普移駕俗稱「坦克」的五角大廈安全會議室「上課」後,川普本來堅信無疑地孤立主義(如上揭)也有方向上動搖。

簡言之,欲縱身台美外交場域、則對彼此主掌外交從業人員傾向,必須瞭然。更且這樣瞭然非僅限外交幕僚與顧問層級的功課,主帥也是。從這個圭臬以觀,則當年確曾努力為台灣外交出路打拼過的陳總統,或許有闕。

阿扁與小英兩朝外交手段比評

小英政府沒有重蹈阿扁外交暴衝覆轍,光是這點就值稱頌。當然蔡扁兩人踐祚大位時國際環境不同,面對美國總統和中日等國領袖亦殊,這頗難簡單同論。直白的說,我以為蔡英文和陳水扁兩人學識、背景、視野、人格特質等差異是很大變因;再者兩人所用的國安幕僚雖部分重疊但不盡相同,而且他們聽進去幕僚建議的能力也不同。其他像是前面提到,彼時台灣的外交對手與操作方法各殊,這都關涉。

不是「學歷控」踩定,但我以為在LSE拿下國際經濟法博士,歷經國安會、陸委會,並親身參與國際貿易談判的蔡英文在視野拓展,也就是「見過的世面」上勝過阿扁不少。

陳水扁當年所謂「大溪會議」堂皇慎重,連枝彼時台美兩國固定軍售相關的交流與會層級(FMS,也就是海外軍售管道),我們或可看出陳水扁當年欲體系化統制台美通道的努力,惟這樣的努力在扁幾回受辱動氣或選舉思維下操作砸鍋。

至於蔡英文當年代表台灣主談國際貿易往復之間,她就懂得在爭議衝突起點、以翻譯或程序為由爭取時間並緩和劍弩,這便和民代時期以「關刀」著稱的陳水扁兩別天地,迥然殊途。

tsai_ing_wen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北京習常的對台「教訓」手法與英扁兩人回應

舉例言,陳水扁躬逢號稱史上最親台的小布希(George W. Bush)政府,但扁對美政策與外交手腕之粗糙卻一再突顯他對國際戰略、知識的不足。像是陳水扁出訪曾經的「空中迷航」、居然搞到總統專機已然出航在空中,卻一邊找國家降落,無法公開目的地的荒謬,匪夷所思令人難以想像。

從而陳水扁縱有運氣使然的滿手外交好牌,卻無法在八年總統任期中有確切斬獲,本文以為這和他人格特質喜於勝敗、過分以情緒投入外交決策有關。例如北京習常的對台「教訓」手法,係在台灣特定日子拔除與台邦交國,以示羞辱,這手法用在陳水扁身上引來扁暴怒,立即回應;但用之蔡英文卻像重拳打在棉花裡,太極拳式的收化內力、無聲無息,扁蔡兩人外交風格立判。

美國政情、國際環境和外交操盤手都是應考慮變因

再舉實例,扁初踐大位即對美國特使團成員夏千福(Fort Hart)、韋德寧(Dennis Wilder)要求置若罔聞,後更不顧美國國內政情(這是重點)一意孤行硬幹,推動「終統」、「制憲」,乃至「入聯公投」終至台美澈底決裂,小布希遂在包道格(Douglas H. Paal)、莫健(James F. Moriarty)等獻策下選擇在布溫會(美國總統小布希與中國總理溫家寶)公開重話批扁。

這每下愈況光景不論是康寧祥時期「學者國安會」,或是號稱最聰明的邱義仁之「烽火外交」都如是。後來任職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國安會亞太事務資深主任的貝德(Jeft bader),曾稱美國政府於其時對陳水扁厭惡感與日遽增不可遏抑;另更有美國媒體稱小布希曾於白宮內對著扁新聞髒話而出,可知陳水扁衝動、直觀,謀略不周的外交政策對台灣之害。反觀蔡英文懂得長期經營美國前副國務卿阿米塔吉(Richard Armitage)和前外交委員會主席雷婷恩(lleana Ros-Lehtinen),頗為上乘。

2000年至2020年,「台灣最近發展舆美國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