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衝擊印尼就業,排外情緒使地方政府暫緩500中資員工入境

武漢肺炎衝擊印尼就業,排外情緒使地方政府暫緩500中資員工入境
一名在印尼蘇拉威西島鎳礦場的工人,看著卡車裝載未加工的鎳。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日印尼政府擱置了兩家中企引入500名中國技術工人的申請,因為當地人民受到武漢肺炎疫情的衝擊,失業率已攀升,以及對疫情爆發地-中國已心生不滿情緒。

受到「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影響,東協最大國家印尼正面臨經濟困境,許多人民因疫情而被迫停止工作,抬高了該國的失業率。由於擔心武漢肺炎病毒再由境外輸入,以及過去印尼民眾擔心大量中國勞工移入的心理,近日印尼政府擱置了兩家中企引入500名中國技術工人的申請。

5月6日,印尼人力部推遲了引進500名中國籍工人到東南蘇納威西省的科納威(Konawe)的申請。印尼媒體《Tempo》報導, 這是根據東南蘇納威西省政府的社區異議而做出的決定。當地官員和民眾認為,在武漢肺炎疫情仍大流行的情況下,讓外國工人入境會產生負面影響。報導指出,欲引入500名中國技術工人的兩家公司,分別是PT Virtue Dragon Nickel Industry(江蘇德龍鎳業有限公司)和PT Obsidian Stainless Steel,這兩家公司已同意印尼人力部延後引入工人的決定。

根據亞洲與太平洋地區紅土鎳礦合作組織官網的介紹,PT Obsidian Stainless Steel是由廈門象嶼集團有限公司(51%)及江蘇德龍鎳業有限公司(49%)合資企業,產業項目包括擬在東南蘇拉威西省建設對外經貿合作園區,包括年產250萬噸的不銹鋼一體化冶煉廠、火力發電廠、多功能碼頭及疏港公路等配套基礎建設。

中央社》報導,印尼財政部長穆里亞尼(Sri Mulyani Indrawati)4月時評估,武漢肺炎疫情將會讓290萬人至520萬人失業,以及110萬人至378萬人陷入貧窮,而印尼中央銀行4月14日下調了經濟成長率至2.3%,將是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後的最低成長。

南華早報》5月9日的報導,500名中國技術工人的到來之所以民怨四起,是因為當下的印尼人民針對武漢肺炎起源的仇外心理,以及近300萬人失業的不安所致。報導指出,東南蘇納威西省長阿里·馬齊(Ali Mazi)告訴印尼國家新聞通訊社安塔拉(Antara),他支持省議會不讓外國工人進來的決定,他說「社會還沒有準備好歡迎外國工人」。

RTSP37W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圖為印尼蘇拉威西島上,近索羅阿科城(Sorowako)的一座鎳礦廠。

印尼最大的勞工組織之一的印尼工人工會聯合會主席Said Iqbal指出,為500名非熟練的中國工人發放工作許可證的決定,可能會隨著失業率的上升而導致社會摩擦。Said Iqbal提到,許多印尼人已面臨被大規模裁員的風險,可能會對外國人還能有工作而不平,他批評有關部門對當地工人的困境「不敏感」。

印尼《羅盤報》5月11日報導,印尼人力部延遲500名中國技術工人入境的決定,已讓江蘇德龍鎳業有限公司)和PT Obsidian Stainless Steel的鎳礦工廠建廠面臨停工的困境。報導指出,這批500名技術工人是前來協助興建33個高爐,3至6個月後將離開印尼,不過當地人並不相信這說法,堅信中國工人的進入會影響當地人的工作機會。

《羅盤報》指出,實際上上述中企已招募了3000名當地工人,但若500名中國技術工人無法入境完成高爐的建設工程,最終可能導致3000名本地工人當地失業。

南華早報》報導,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後,中國在印尼進行了許多投資,包括興建中的高鐵。根據印尼官方的數據,目前中國是印尼第二大外資來源國,2019年中企在印尼投資了47億美元,比2018年的24億美元成長了近兩倍,而2018年中國工人約佔印尼勞工總數的30%(3.2萬)。然而因為武漢肺炎疫情的爆發,使得當地人民對中國人日漸不信任,今年已發生多起中國工人不被允許入境的情況。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