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皇后的貞操被質疑:檢事總長「延後退休」,安倍怕查案燒到自己?

當皇后的貞操被質疑:檢事總長「延後退休」,安倍怕查案燒到自己?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算安倍晉三無惡意,但如果開了先例,往後的人會不會因有「前例可循」照辦,就可以安排適合自己的人事,安倍被認為企圖掌握人事、想要染手組織,才是日本人大多不滿之處。假若先例一開,往後很難要求日本人去相信司法公正,司法的信賴也會面臨崩解。

一把火燒到推特

日本近來跟全世界一樣飽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侵擾,在進入5月後,確診者雖然漸漸減少,不過在網路世界,尤其是推特中,卻掀起一股反安倍的抗議聲浪。這股抗議源頭是來自日本《檢察廳法》改正案,如果毫無意外,執政的自民黨將會在5月中強推此案通過,日本的在野各黨則是全力反對,推特上也掀起抗議轉發熱潮,短短幾天(12日前)轉推數量就已經超過700萬次,其中不乏演藝圈明星與歌手。

根據自民黨草案,新的《檢察廳法》改正案,將把目前的檢察官退休年齡從63歲延緩到65歲,而執政黨同時提出國家公務員法改正案,順帶將退休年齡從60歲調整為65歲,想要一併打包處理。同時,自民黨還在《檢察廳法》改正案中規定,現階段的檢事長退休年齡為63歲,最高位的檢事總長(等同台灣檢察總長)為65歲,但根據內閣判斷,未來都可視需要將退休年齡再往後延緩三年。

然而好巧不巧,安倍內閣在1月31日會議上,就先通過東京高等檢察廳檢事長黑川弘務的退休案半年,在當時即引起不小的爭議。法務大臣森雅子為其辯護,強調黑川弘務延緩半年退休是「基於檢察廳的業務執行需要而讓其持續勤務」。在野的立憲民主黨黨魁枝野幸男批評是「順從安倍意見,玩弄法務行政」,堅持安倍內閣違法。

然而,森雅子持續表示,黑川延後退休是符合國家公務員法範圍。不過在5月的此刻,安倍內閣又要修法將其合理化,明顯看出有瓜田李下的痕跡。

AP_20006098408733
法務大臣森雅子|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黑川弘務的背景

1957年2月8日出生的黑川弘務,原先在2020年2月8日滿63歲,就在將滿退休年齡前一週的1月底,突然被「自動延後」半年。外界紛紛指稱,安倍晉三處心積慮,就是要扶黑川弘務上檢事總長大位。現任檢事總長稻田伸夫,從2018年7月25日就任,按照往例,檢事總長通常不擔任超過2年,也因此在2020年7月25日,64歲的稻田伸夫也有可能「被退休」。

而黑川弘務被延後半年退休,底線正好就是8月7日,因此外界質疑,如果7月底前稻田伸夫退休,這樣黑川弘務就可以接手大位。而這次5月安倍內閣意欲強行通過的《檢察廳法》改正案,則是以防萬一,要是稻田伸夫不退休,他還是必須要在2021年8月14日的65歲生日時退休,到時黑川已經適用新的改正案,檢事長可延後到65歲退休,還是有機會順利接任檢事總長,而且未來還能視「內閣需要」自動延長三年。

黑川背景為何會如此強大?主要原因也是來自於跟官房長官菅義偉的「相思相愛」。兩人約在15年前相識,當時詐騙集團案件層出不窮,2005年擔任詐欺撲滅工作團隊的菅義偉,當時還只是眾議員,因為偵辦詐騙集團與黑川結下良好交情,隨後菅義偉在2006年的安倍第一次內閣被拉攏入閣,官運開始扶搖直上。

等到2012年菅義偉就任官房長官後,當時擔任法務省官房長的黑川,在資料收集、法案遊說上等均展現一等功力。加上黑川長袖善舞,執政黨與在野黨、警界都有豐厚人脈,菅義偉私下稱黑川「什麼事交給他都安心」、黑川也曾稱讚菅義偉「下任總理就是您了吧?工作速度總是高人一等。」

干涉司法獨立?

按照原本的接班藍圖,現任檢事總長稻田伸夫後的下一任,應該是名古屋高等檢察廳檢事長林真琴。林真琴與黑川弘務可說是一時瑜亮,不僅都是1981年同為東京大學法學部第一類畢業外,也同期考上司法試驗,也都在1983年修業合格後開始任官。不同點在於,林真琴的生日是7月30日,假若稻田在7月25日就任檢事總長滿2年後退休,林真琴在滿63歲前順利接任,不只相對合理,也可說是美事一樁。

不過,在安倍內閣強推新的《檢察廳法》改正案下,也讓許多人批評,安倍內閣此舉已經嚴重干涉司法調查機關的獨立性。就如同過去前司法院長林洋港曾說「司法公信力就像皇后的貞操,不容質疑」一樣,司法人員的操守、品德等受到最嚴格的檢驗,舉世皆然。一旦有需要時,檢事總長甚至可以逮捕首相來維持國家法治的權威,過去前首相蘆田均就曾因為昭和電工收賄事件,在1948年被逮補過。

所以,當東京高等檢察廳檢事長黑川弘務,可以因為過於牽強的理由而延後半年退休,甚至未來有可能以「黑川檢事總長」之姿現身,加上他跟安倍內閣人士過於親近的印象,他是否能維持日本司法「貞操」的公正形象,已經在許多日本人心中打上問號。也造成這幾天以來,不斷地有日本網友在網路上串連抗議,甚至連小泉今日子、卡莉怪妞與樂團「生物股長」的團員都拋下藝人身段,上網指責這件事。

安倍晉三本人也因為森友學園案、賞櫻會事件等事件留有政治上的瑕疵,加上前陣子安倍的親信、前法務大臣河井克行違反《公職選舉法》等被迫辭職。今(2020)年1月15日,河井克行在廣島的自宅被廣島地檢署加上岡山、山口與大阪特搜部等人一齊搜索,正是檢事總長稻田伸夫親自下令。這樣的行為,或許無形間加深親安倍勢力的堤防,想要讓黑川弘務提早卡位,避免將來檢察之火燒到安倍內閣。

RTS37S4X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先例不該惡開

一直以來,日本司法機構設下「定年退休制」,某種程度上也是避免檢察權遭到當時政權濫用,也被稱為是守護檢察獨立的「防波提」。另一個防波提則是檢事總長,雖然擁有相當高的調查權,但為了避免檢察廳獨善其身,內閣的法務大臣也有「指揮權」可反制。

日本史上僅在1954年發動過指揮權,當時「造船疑獄」事件,執政的自由黨(自民黨前身)被認為收賄甚深,由檢事總長佐藤藤佐發動逮補自由黨幹事長佐藤榮作。不過法務大臣犬養健最後下令指揮權阻止佐藤藤佐逮補,這一連串行動讓佐藤藤佐大嘆「史無前例的可惜」,也間接造成日本民眾開始不滿,最終吉田茂內閣黯然下台,指揮權在此後六十多年來未再發動過。

被譽為「檢察官先生」的已故前日本檢事總長伊藤榮樹,後來在1963年出版的司法經典「《檢察廳法》逐條解說」後也說明,如果檢事總長受到惡意指揮權,可採取(1)不服後服從、(2)直接不服從 與(3)辭職。許多曾任檢事總長的人後來接受NHK訪問時也坦言,如果受到惡意的指揮權,他們隨時都準備辭職,因為要維護司法人的獨立性。

因此退一萬步來說,先例無論如何不能惡開。加上檢察官的世界也有檢察官的人事問題,人總是有私心的一面。就算安倍晉三無惡意,但如果開了先例,往後的人會不會因有「前例可循」照辦,就可以安排適合自己的人事,畢竟人總有飛黃騰達的夢想,日本的司法人也或多或少都想成為檢事總長。安倍被認為企圖掌握人事、想要染手組織,才是日本人大多不滿之處。

想當然,不難想像最後連看似無關的演藝圈都會群起抗議,因為這已經非關黨派問題,而是遊戲規則基本的公正性。假若先例一開,往後很難要求日本人去相信司法公正,司法的信賴也會面臨崩解。特別是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之餘,安倍內閣想要趁亂暗渡陳倉,被枝野幸男批評為「火場裡的小偷」。如今箭在弦上,安倍內閣如果執意通過的話,未來恐怕會遭到更嚴重的民意反撲。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