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被罵「三萬爽爽發,一萬查身家」,政府何不每人發放三個月緊急基本收入?

與其被罵「三萬爽爽發,一萬查身家」,政府何不每人發放三個月緊急基本收入?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府用「家戶」當單位發放紓困金,會產生很多盲點與執行爭議,而基本收入不但可以減少行政浪費提升政府效能,還能避免掛一漏萬,確保這份及時雨能送到每一位底層民眾的手中。

文:台灣無條件基本收入協會(UBI Taiwan)

「三萬爽爽發,一萬查身家」這句話,似乎為衛福部的「擴大急難紓困方案」下了最傳神的註解。

急難紓困是給未被政府其他紓困計畫納入的底層工作者所設計的方案,要通過必須滿足四項資格條件:

  1. 原有工作受疫情影響,致生活困頓
  2. 未加入國保以外的社會保險
  3. 未領取政府其他紓困金
  4. 家庭平均收入與儲蓄要足夠少

該方案一公佈,各地民眾擠爆公所,原本以為申請程序已簡化不少,卻還是被要求一堆文件,例如全家人的存簿內頁、加退保明細及工作證明,甚至還得想辦法生出受疫情影響的證明,不但惹怒急需紓困的民眾,還造成基層公務員人仰馬翻,天怒人怨。

除了行政成本高昂外,打算扶助賣玉蘭花、舉廣告牌、個人接案等最弱勢勞工的急難紓困方案,相較於其他行業對象的紓困計畫,不但資格門檻極其嚴苛,發放的金額還最少,實在讓人難以理解。

用「家戶」當單位發放紓困金,會產生很多盲點

原因在於,急難紓困的排富標準是「平均每人每月生活費」,查核後發放「每戶」一到三萬元不等。舉例來說,有個兩大兩小的家庭,並確認他們的平均收入未超過最低生活費的兩倍,但卻因為發放單位為家戶,四個人必須均分一萬元,也就是平均一人僅有2500元。

而檢視政府其他現金紓困方案,都是以「個人」為發放單位,目前許多行業雖然也受到極大的衝擊,卻未必比這些弱勢勞工的經濟壓力更沉重。而明明已經通過了嚴苛的排富審查,為何這些最弱勢家庭卻只能領到最少的救助金呢?

農漁民完成申請紓困  2週內可審核完成匯款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觀察其他行業的現金紓困方案,不但每人領取的金額較高,條件與流程也簡單明瞭,展現出政府的大器和效率:

  • 計程車司機:6萬
  • 藝文工作者:6萬
  • 視障按摩師:4.5萬
  • 導遊領隊:3萬
  • 漁民:3萬
  • 民俗調理業:3萬
  • 自營作業者:3萬
  • 農民:1萬
  • 其他7類弱勢者:4500元

此次急難紓困的資格認定,雖是挪用社會救助的審查標準,但就現今社會樣態的複雜多變,政府恐怕不宜再用「家戶」的概念來思考相關政策了。

你我身旁都可見,許多年輕人甚早就離開家鄉打拼,自己在外租房子,賺錢養活自己;也有很多人因為種種因素,和原生家庭關係疏遠,甚至老死不相往來。但政府卻依然以家戶作為審查的框架,硬是串起雙方的所得資料,排除了出外打拼的甘苦人能申請這份急難紓困的機會。

我們可以設想,在一個家庭只能有一人申請的狀況下,例如住在台東的爸爸如願領到一萬元救助,政府要如何確保在台北打拼,同樣受疫情影響,也急需經濟協助的女兒能從爸爸那邊獲得她的紓困金呢?

家庭成員間有無緊密連結、互助扶持,與親疏遠近的程度,真的是公務員單憑一份申請文件就可以辨別的嗎?

新北三重區公所擴大紓困作業情形(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政府「發現金」,其實已有許多國際案例

台灣無條件基本收入協會(UBI Taiwan)主張,急難紓困應該以「個人」為發放對象,並建議政府簡化及擴大紓困方案,即依據財政部2018年的報稅資料,與其他可供反映財產多寡的相關標準,預先排除30%以上的富人後,針對年滿18歲的個人,發放每月一萬元(兒少則為五千元)的現金給付。

也就是在預算有限的情況下,對全體國人進行排富,主動出擊,視疫情變化而定,發放為期至少三個月的緊急基本收入。

美國、日本、南韓及新加坡等國家也採取直接發放現金的做法。以美國為例,是針對全國約九成的家庭,每人發放1200美金(約4.2萬新台幣);日本政府則是向全體國民普發每人10萬日圓(約2.8萬新台幣)的救助金。

我們認為,基本收入不但可以減少行政浪費,省略資格審查的過程,藉以提升政府效能,還能避免掛一漏萬,確保這份及時雨能送到每一位底層民眾的手中,是最公平有效的紓困方案。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