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共「落井下石」的川普,下半年會打什麼牌來確保連任?

被中共「落井下石」的川普,下半年會打什麼牌來確保連任?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對被川普批評卻不像之前示弱,反而在央視上以侮辱性的言辭痛批國務卿蓬佩奧和班農的中共,完全可以預期距離大選不到半年的川普,需要加強火力來證明他才是能強力對抗中共,讓美國再次偉大的不二人選。所以到底川普會出什麼牌來讓自己篤定連任呢?

文:趙君朔(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隨著武漢肺炎的災情在美國持續蔓延,中共在全世界進行為自己洗白的大外宣接連「破功」後,連任可能因為疫情蒙上陰影的川普(Donald Trump),無可避免的將炮口指向了中共,然而口頭上的譴責只能帶來一時的慰藉,從川普這一周來的談話可明顯推斷出,他正在思考要祭出何種具體的措施來還擊並懲罰中共。

只是究竟要先出哪一招,出手的力道有多重還在未定之天。本文接下來會把美共因為疫情走向全面對抗的局勢,放回之前進行了一年多的貿易戰的脈絡下去做進一步的分析。

美國在應對這次疫情表現出來的輕忽、大意和川普本身為了在年底勝選所設定的策略脫不了關係。川普原本的設想很簡單——持續對中共施壓,直到中共答應改變種種不公平的貿易行為為止。因為只要美共雙方進行貿易往來的條件是公平的,不像之前充滿了一面倒對美國不利的條件,如中共國內金融市場不開放、強迫美商技術轉移、竊取美國智慧財產權、對中共國企的補貼造成傾銷等,美國就能從中真正受益,停止在經濟上失血。

但上述比較偏向長期性結構改革的措施需要時間才能看到成果,加上中共以各種招數在談判桌上拖延美國,到最後美國只好選擇先逼中共簽下所謂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把某些中共堅決不讓步的議題如國企補貼、雲端資料中心的設置地點等問題延到第二階段的貿易談判中。

而川普為了保證自己在選前有牛肉端的出來秀給廣大的不滿鐵鏽帶選民,在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讓中共承諾了高額的對美採購,以迅速削減雙方高達4000億美元左右的貿易逆差。光在2020年,中共便承諾要購買約1800億美元左右的美國產品(其中製造業產品佔全部承諾金額的三分之二)。除此之外,中共也終於同意建立確保貿易協議得以有效執行的監督機制,也承諾要改善之前以隱晦的行政手段強迫美商轉移技術的陋習。

這些承諾都是中共之前抵死也不願答應的,最後終於以白紙黑字的方式寫入在白宮簽約的協議中,當時一般認為中共到最後願意急轉彎讓步:一,總統派他最信任的女婿庫許納(Jared Kushner)出來協調有關;二,中共無法承受最後一千多億美元輸美商品也被加徵高額關稅。

這樣的第一階段成果的確有所突破,川普當天在白宮拿著協議笑容滿面對著全世界媒體,和中共代表劉鶴的苦瓜臉形成強烈對比。但以事後之明來看,很遺憾,川普又被中共耍了一次,中共之所以願意在全世界面前丟臉簽下被認為是喪權辱國的協議,是因為中共知道疫情在武漢已經開始爆發,再不快簽,一旦疫情公諸於世,可能就連最後求和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美國再度加稅。

而志得意滿的川普以為只要盯著中共乖乖執行協議,特別是對美採購的部分自己的連任之路就此穩當。因此根據《華爾街日報》5月7日針對美共關係的長篇報導,川普在今(2020)年1月兩次刻意忽略幕僚要求中共對疫情公開透明的建議,認為這對要求中共履行協議沒有幫助。而且他還在2月讚賞習近平對疫情的處理有效,期望穩住習的地位他就會認真執行協議的各種條款,後來卻反倒成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攻擊他對中共軟弱的口實。

也就是說,川普滿腦子打者逼中共大買美國貨、貿易逆差劇減然後股市就跟著大漲的如意算盤,對於疫情可能失控擴散到美國,很鴕鳥的不願聽衛生專業幕僚的多次警告,最後終於迎來全世界最嚴重(先扣掉嚴重隱逆疫情的中共不談)的大爆發和金融市場的急速崩盤,卻沒想到中共還落井下石的反控美國才是病毒的源頭。

這對好大喜功的川普來說真的是可忍、孰不可忍,於是他先開始在輿論戰上反擊,兩次在白宮記者會上直稱冠狀病毒為中國病毒。之後又和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接連或明或暗的直指病毒是從武漢的病毒研究所實驗室洩露,卻遭到刻意隱瞞和縱容武漢人往全世界自由移動造成大流行。

在輿論戰算是暫時穩住陣腳,金融市場也止跌回升後,面對被川普批評卻不像之前示弱,反而在央視上以侮辱性的言辭痛批國務卿蓬佩奧和班農(Steve Bannon)的中共,完全可以預期距離大選不到半年的川普,需要加強火力來證明他才是能強力對抗中共,讓美國再次偉大的不二人選。所以到底川普會出什麼牌來讓自己篤定連任呢?

AP_2012061052499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從目前的情勢看來,他可能會先宣布雙方一月簽定的貿易協議全部或是部分無效,因為到2020年第一季度為止,中共對美的商品採購,不但沒有增長,反而和2019年比還略為下滑,所以達不到川普可以拿來邀功的目的。如果廢除協議重談,他有可能在中共經濟也嚴重下滑,更需要出口拉動經濟的情況下換到更多讓步。即使中共又像2018、2019年一樣屢次使出推、拖、拉、賴皮的戰術,那麼美國人民對中共的印象就會更壞,這毫無疑問有助於他連任。

其次川普會從兩個方案去斷中共的金流,一是如剛剛宣佈的禁止美國總額有45億美金規模的Thrift Saving Plan投資中共股票,這個項目只是聯邦眾多退休基金的其中一小項,有可能會逐步擴大限制。另外一個措施是規定在美國股市掛牌的中概股,要完全符合美國證監會法規,否則就有可能面臨下市,這也是防止中共許多財務、營業狀況高度不透明的企業到美國去炒作、撈錢的狠招。

另外5月7日美國國務卿也宣布延後向國會提出評估香港自治狀況的報告,而從5月開始,隨著全港反送中條例大遊行一周年的逼近與香港疫情的緩和,香港的年輕人已經重新開始在各區的購物中心集結,抗議去(2019)年遭受的過度執法與大部分訴求遭到忽視。如果又不幸發生類似去年理大警方激烈清場的暴行,根據美國兩院在該事件後幾乎全票通過的《香港民主與人權法》,那麼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就很可能被取消,這對中共透過香港轉口輸美的部分貿易和中企赴香港上市、發債籌資行為都會有巨大的負面衝擊。

一旦香港的股匯市因為獨立關稅區被取消而發生類似之前美歐股市的崩盤,那麼內地的股匯市也很可能被波及,引發在中共境內史無前例的金融風暴,所以所以香港也很有可能是美共交峰的一個引爆點。

RTX7I7WR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而最耐人尋味的,就是美國是否會很快推出一份對武漢肺炎到底如何發生、並傳播到全世界的究責報告。如果美國的情報機關真的有病毒是人為的製造於實驗室並洩露出來的有力證據,那便可以研究以中共違反《禁止生物武器公約》為由,聯合世界主要疫情受害國對中共制裁並求償。

事實上,根據著名對中鷹派記者Bill Gertz在班農《War Room Pandemic》節目提到的內容,美國國務院每年都會發表評估各國是否充分遵守該公約的評估報告,但歷年來中共的遵守情況並不理想,而這次終於釀成在全世界的公衛與經濟大災難,正是一個讓全世界正視此議題的迫切性,並重振美國身為國際體系各種規則守護者地位的良機。

事實上,目前應該是有一位武漢P4實驗室層級頗高的研究人員已經出逃到美國,並且開始接受美國政府各部門的詢問,如果該員的確能提供病毒為人造的堅實證據,那麼川普政府便有了從法律、政治上領導世界對中共全面究責的正當性。

所以總的來看,川普的確如他之前答覆記者提問所說,他有很多選項擺在手上,只是還需要評估要先使出那一項。反觀中共,面前日漸不利的外部環境,不但不放軟身段表現願意面對問題進行改革的誠意,反而繼續選擇以煽動狂熱民族主義的手段來掩蓋問題,難怪目前主導美國的對中共政策的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在5月4日以回顧中國近代歷史並「以古諷今」的方式,提醒眾人,中共的統治不論就普世價值或是本身歷史傳統的觀點來看,都是一種倒退,而他這個通曉中文,中國歷史又掌握權力的高層官員已經對此了然於胸,再不好好反省改革,身為疫情頭號受害者的美國是不會客氣的。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