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害者家屬該等到兇手伏法,才能談論其他事?李來希刻板言論惹眾怒

被害者家屬該等到兇手伏法,才能談論其他事?李來希刻板言論惹眾怒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社會對被害者和其家屬常有刻板印象,彷彿他們應該脆弱無助、歇斯底里,若他們勇於改變,反而遭受大眾質疑。

時代力量立委、小燈泡媽媽王婉諭表態支持罷免高雄市長韓國瑜,引來全國公務人員協會榮譽理事長李來希在臉書批評,「小燈泡的頭顱已經被她的媽媽踢到了高雄」,激烈言論令各界齊聲撻伐,其所屬的國民黨亦不支持,表示不排除開除李來希黨籍。

王婉諭日前在臉書表態支持罷免韓國瑜,提醒高雄市民6月6日記得投票;李來希今(13)日在臉書發文指她「踩著自己女兒的頭顱往上竄」,多句不離小燈泡,並稱訴訟未完、兇手未伏法,王婉諭就另闢戰場、亂棒打狗。

仇恨動員言論引發批評

李來希言論引發各界批評,包含時代力量前立委黃國昌、民眾黨副總召張其祿、國民黨副秘書長李彥秀等。

黃國昌表示,身為人父,看到如此令人髮指的發言,已非遺憾、難過可以形容,表示政治立場可以不同,但無論如何不應如此卑劣墮落。時代力量主席徐永明也表示,王婉諭在承受喪女之痛後仍勇敢為民發聲,李來希卻刻意用惡劣言論挑起仇恨,這就是典型的仇恨動員,應公開道歉,呼籲高雄市政府予以譴責。

張其祿表示,王婉諭是認真盡責的立法委員,無愧於人民所託與自身職責,對於王婉諭受此牽連表示遺憾,希望類似事件能夠永遠不再發生。

《聯合報》報導,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則批評,言論有人性底線,操作每個家長最深的憂慮,以及台灣社會的悲劇,不是公共議題討論應有的態度;國民黨文傳會主委王育敏表示,將交由考紀會處理,不排除停權或開除黨籍。

高雄市長韓國瑜也在臉書發文表示,任何喪子或喪女的悲劇都是家屬的巨大傷痛,無論政治立場有何不同,都不能在家庭悲劇上灑鹽,並暗喻李來希應道歉,不要造成社會對立。

李來希:我不是要消費死者

不過,李來希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他不會道歉。

《中央社》報導,李來希表示,他拒絕道歉,且認為立委是公眾人物,是可受監督對象。

《聯合報》報導,李來希表示,他不是要消費死者,王婉諭可以支持罷韓,但不能用非事實的言論誤導大家,例如說韓國瑜都不進議會,那是錯的。

李來希說,王婉諭有言論自由,也有參與政治的自由,但不能因為這樣就胡言亂語,王婉諭不能因為曾經有家庭悲劇,就可以被豁免於人民的監督和批判,好像她講話大家都不能批評,王婉諭現在已經不是受害者,而是領公帑的政治人物,是可受監督的對象。他也強調,他對所有政治人物監督批評的標準是一致的。

王婉諭:個人生命苦痛不是政治工具

李來希發文後數小時,王婉諭在臉書上以一篇長文回應表示,作為立法委員,她的問政和政績可受人民監督和評論,但作為被害者家屬,那些個人生命中的苦痛「不該是挑起對立的政治工具」;李來希因她支持高雄市民行使憲法賦予的罷免權而以惡意言論攻擊,只會更加撕裂社會。

王婉諭指出,社會長期認為被害者家屬只能有一種樣貌:無助、撕心裂肺或柔弱。當這些人勇敢站起來呼籲國家檢討、並實際有所作為時,就會有人說家屬踩著屍體往上爬。在言論自由的國家,當然可以表達意見,「但言論自由並不應該是人身攻擊」。

社會對被害者和其家屬的刻板印象

社會常將被害人和家屬標籤化,小燈泡一案的原告律師陳孟秀在臉書談及,重大案件發生時,若家屬沒有「按照劇本走」,未哭喊、表達恨意,反而可能遭受大眾質疑;家屬當然會有各種情緒,但他們「為了其他家人或責任或信念而努力活下去,把傷痛藏在心裡很深很深很深的地方。」

陳孟秀表示,大眾對被害者與家屬的謾罵,彷彿是在指責他們「憑什麼笑」、「憑什麼變得更強」,彷彿人家過得好,是對逝者的辜負。實際上,正因不希望他人遭受同樣不幸,希望為社會帶來正向改變,這些勇於投入改革的家屬承擔更多低劣攻擊。希望大眾打破對於被害者和家屬的刻板印象,用更多理性和理解去發表言論。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林宜萱

核稿編輯:黃筱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