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東寧王國到林家天下,台灣已成功演繹海洋與大陸之間的商轉循環

從東寧王國到林家天下,台灣已成功演繹海洋與大陸之間的商轉循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東寧王國到林家天下,台灣已成功演繹海洋與大陸的商轉循環模式,當大陸文化衰落時,台灣就活躍於東亞海洋,靠著洋流的助力,闖蕩天涯海角;而當大陸勢力興起時,台灣游回東南岸隅,靠著海商的智慧與拓荒的剽悍,勇敢攫取這片大陸天下。

文:令狐少俠

在新冠疫情的鎖國檢疫下,台灣名符其實成為一東亞的孤島。然而這座孤島卻以令世人驚豔的防疫成績,贏國際媒體的普遍讚揚;更輔以靈活的口罩外交,成功突破WTO的政治封鎖,讓滿地紅的台灣國旗,隨著Taiwan Can Help的醒目字眼,翱翔在那一塊塊被圈禁的政治禁區。

台灣漂亮、成功的突圍,不禁令人想起三百年前鄭氏海商集團,在藍色海洋、美麗寶島之奇幻組合中,成功抵禦甚至騷擾大清王朝的精采篇章。事實上台灣本是地處大陸東南隅的海島國家,有著洋流的便利,亦有大陸貿易的對口穩定;在過去三百年間,大陸與海洋的抉擇角力從未停歇,也上演著一幕幕撼人心魄的壯闊史篇。

鑑往知來,如今疫情接近尾聲,台灣該擺向海洋?還是擁抱大陸?我們一起循著文字的溫度,回顧那段屬於台灣自己的婆娑美麗。

1662年延平郡王鄭成功攻打熱蘭遮城,荷蘭人退出台灣。同年6月鄭成功猝死,11月鄭經即位,開啟了台灣第一個漢人政權。

1669年康熙八年,兵部尚書納蘭明珠奉康熙之命,派遣福建知府慕天顏前往台灣招降鄭經。鄭經禮貌性地招待這位清朝大使,由於康熙堅持鄭經要剃髮稱臣,雙方歧見過大,談判最終並未達成任何的「九二共識」,但這已是海峽兩岸最早的「辜汪會談」,也算是成績斐然了。回程時慕天顏還帶上一封鄭經回予明珠的親筆信件,其中談到:

頃自遷界以來,五省流離,萬里邱墟,是以不穀不憚遠隱,建國東寧,庶幾寢兵息民,相安無事。《臺灣通史・建國紀》〈復明珠書〉

大意是說「自從兩岸開打以來,生靈塗炭、廢墟萬里,為了躲避戰禍,鄭經我不惜萬里跋涉,來到台灣這塊寶島之地,建立東寧王國,希望兩岸就此弭平兵燹,你擁你的大清國,我過我的東寧國,咱們一邊一國,永保太平。」

這是「東寧國號」首次出現在中國歷史文獻上,也是台灣史上第一篇獨立宣言。

從現存的荷蘭、英國、日本的文獻上判斷,東寧王國可說是名震東亞、聲名遠播,然而從有效統治區域來看,這個王國卻是小得可憐,大概只有今臺南市西部以及嘉義縣與高雄市之沿海地區。

鄭經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鄭經像

但是可別小看這迷你版的東寧國,這塊彈丸之地,足足與版圖面積千餘倍大之東亞第一強國:大清帝國,武力抗衡長達二十餘年。其中還有餘力趁三藩之亂時出兵騷擾中國福建,搞得康熙皇帝放棄「一個中國」的原則,輕聲細語對鄭經說道:

台灣本非中國版圖,足下父子自辟荊榛,且眷懷勝國,未嘗如吳三桂之僭妄。本朝亦何惜海外彈丸,不聽田橫壯士逍遙其間乎?若能保境息兵,則從此不必登岸,不必剃髮,不必易衣冠,稱臣入貢可也,不稱臣不入貢亦可也。以台灣為箕子之朝鮮,為徐福之日本,於世無患,於人無爭,而沿海生靈永息塗炭,唯足下圖之。《臺灣通史・建國紀》〈平南將軍賚塔復與鄭經書〉

大意說「台灣本來就不是中國的版圖,你們鄭氏父子兩代經營,憑藉著就是對故國明朝的眷念之情,如此高貴的情操,決不是那囂張狂妄的吳三桂之流可比擬的。我大清為何要吝惜這塊彈丸之地,不讓你們這些遺臣壯士徜徉其間呢?

只要將軍您不要再來登岸騷擾,不必剃髮、不必易服、稱臣納貢也可以一併免去,將軍可永據臺灣,而清廷也可以把臺灣當成朝鮮、日本一樣的國家,如此一來,沿海生靈就可以免除兵禍,天下太平,不是很好嗎?」

一個小小的東寧台灣,居然可以讓康熙大方地承認「台灣不是中國的」,看在今天台灣人眼裡,簡直是不可思議又羨慕再三,原來台灣人也曾這麼霸氣過。

台灣可以是朝鮮、日本一樣的國家,放到現在不就可以加入WHO,也可以重返聯合國?這麼優惠的條件,沒想到鄭經居然給他拒絕了,這個鄭經未免太不正經了。雄才大略的康熙竟也拿這位不正經的鄭經沒辦法,唯一能做的,就是氣噗噗再次「限縮陸客來台」,實行更嚴格的海禁。

何以彈丸之地的東寧王國,願意放棄台灣獨立的大好條件,去對抗武力強大的霸權大清呢?這個不正經的秘密到底是什麼?嚴格上來說,東寧王國不是一個固定的政權,而是擁有強大武裝力量的海上商旅,用白話文表達就是海盜。

十七世紀中葉,鄭經的爺爺鄭芝龍的海上實力早已超越荷蘭人,從日本、馬尼拉、越南和暹羅等地的貿易通通被鄭芝龍所壟斷,往來船隻必須繳納行船費,掛上鄭家的旗號,才能通行滄海大洋之間,簡直就是海上王國。

鄭芝龍死後,鄭成功繼承龐大海上商旅集團,保守估計擁有戰船至少千艘以上,而當時武力強大的荷蘭東印度公司,其在亞洲地區的戰艦不超過四十艘,鄭氏家族海上勢力強大,可見一斑。

到了第三代鄭經,依舊流祖父輩剽悍的海盜血統,除了延續海上貿易外,鄭經更是眼光獨到的延攬英國人至台灣開設貿易商館,透過走私中國沿海的瓷器商品,交換英國進步的軍火、槍砲。

換言之,鄭經主政下的東寧王國,不僅僅貿易興盛,火力更是強大。如果鄭經活到七十歲,搞不好可以像在科西嘉島的拿破崙一樣,打回法國去,當起民族英雄。有這麼好的條件,鄭經當然對台獨沒興趣。

然而歷史總是沒有如果。鄭氏家族雖然強大,但是祖孫三代都活不久,除了爺爺鄭芝龍是被清兵殺掉外,鄭成功、鄭經都約在40歲壯年之時殞命,第四代幼主鄭克塽12歲即位,祖父輩所嚮往的婆娑海洋,已不敵黃泥大陸的聲聲呼喚,1683年權臣洪錫範率領小少主鄭克塽向大清帝國投降,曾經叱吒東亞海域的東寧王朝,就此畫下噓唏的句號。

截圖_2020-05-14_上午10_59_3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鄭成功像

如果藍色海洋可以雄霸;那麼黃土大地亦可為天下

康熙攻台後,取消海禁,開放廈門為對外貿易的窗口,洋人不必再透過台灣進行走私貿易。失去海洋貿易的台灣,有如枯槁的沙漠,荒蕪一片,再加上械鬥頻繁,台灣成為名符其實的鬼島。

但是令人驚訝的是,在這座荒蕪的鬼島上竟然發展出繁榮興盛的三大商港,一府(台南)二鹿(鹿港)三艋舺(萬華)。

原來康熙收台後,台灣雖然失去了海洋貿易的滋潤,然而納入清朝版圖後,卻成為大中華貿易圈的班底成員:台灣供應中國米、糖雜糧;中國則輸入絲織品、乾貨、藥材。在不斷成長的對口貿易下,港口市街出現了規模不等的商業集團「郊」,如以中國江浙為貿易區域的北郊,以及福建、廣東為貿易區域的南郊。

北從上海南至廣州,整條千餘里的海岸線都是台灣的貿易範圍;更有甚者,當中國發生動亂之際,因糶米而致富的霧峰林家林文察,看準了這次國難商機,奮勇出兵加入抵抗太平天國的行列。

林文察率領台灣兵勇登陸西征,這批兵勇流有當年先祖渡海來台時的剽悍血統,配合台灣百餘年間的械鬥洗禮,再加上從未嚐過祖國關愛眼神的落寞孤單,讓這批操著臺語口音的臺籍軍隊,個個勇猛頑強,屢建奇功,勇敢向大清王朝證明,台灣不僅會械鬥打架,還能上戰場解救祖國。

就在這樣的強烈信念下,短短五年間,首領林文察一路爬升,最後竟躍升為福建陸路提督,相當於福建省的陸路軍隊最高指揮官。

清代的設立的陸路提督也不過12人,林文察居然以孤島台灣人的身分,反攻大陸成為清朝的封疆大吏,可說是創千古未聞之奇。

之後台灣爆發戴春潮之亂,林文察亦以福建陸路提督的身分帶兵返台平亂,亂平之後,清朝賞賜林文察全福建省(包含台灣)的樟腦專賣權,台灣當時的樟腦產量已經是世界第一,再加上福建的部分,簡直是富可敵國。有了樟腦與戰功的加持,霧峰林家躍升為台灣中部第一大家。

shutterstock_75164742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板橋林家花園

霧峰林家用命去換戰功、換樟腦,同樣以糶米致富的板橋林家亦是不惶多讓。台灣近代史上的重大外患:牡丹社事件、中法戰爭,都看得到板橋林家的巨額捐款。

光緒年間山西河南的旱災,板橋林家捐款高達52萬銀元,海內外捐款總額亦不過百萬,單單林氏一家就所有捐款金額一半以上,一個鬼島出身的家族,居然可以這麼有錢,確實讓滿朝大臣看傻了眼。

板橋林家砸錢不手軟的政治投資,為其帶來難以估計的豐厚利潤,光緒十二年(1886年)劉銘傳建請朝廷,任命板橋林家士紳林維源以太常寺少卿身份,派為幫辦臺灣撫墾大臣,此乃主管臺灣原住民與番地開墾的最高主官,凡是番地開墾丈量通通歸林家包辦。

當時台灣還有大量尚未開墾的原住民番地,清廷讓林家掌握番地開墾權,無疑是回報林家的巨額大禮,透過山區丘陵地開墾後的茶葉種植,使板橋林家再次升級為台灣最大的茶商。

1894年慈禧60歲大壽,板橋林家林維源進京祝壽,進奉三萬銀元,為個人名義進奉最多,不僅成功吸引慈禧太后的目光,連當時興辦自強運動權傾一時的李鴻章也注意到這位鬼島商人。

李鴻章將林維源介紹給當時的實業大臣盛宣懷,盛宣懷眼光獨到,馬上跟板橋林家成為親家,也邀其投資當時亞洲最大的鋼鐵企業漢冶萍公司。就這樣魚幫水,水幫魚,板橋林家縝密的政商手腕,不僅使其躍升為北部第一大家,更打進大清王朝的決策班底,博得李鴻章的好交情,也為往後日軍據台後的家業發展進行超前部署。

一個是朝廷的封疆大吏,一個清朝政治班底的紅頂商人,南北兩林家幾乎左右了台灣近代史的發展,俗諺云「一天下,兩林家」生動地概括兩大家族的龐大勢力。

從東寧王國到林家天下,台灣已成功演繹海洋與大陸的商轉循環模式,當大陸文化衰落時,台灣就活躍於東亞海洋,靠著洋流的助力,闖蕩天涯海角;而當大陸勢力興起時,台灣亦順著磁力的吸引,游回東南岸隅,靠著海商的智慧與拓荒的剽悍,勇敢攫取這片大陸天下。

然而究竟是海洋還是大陸?台灣似乎沒有選擇的機會,1895年,一紙馬關條約,台灣又重回闊別已久的海洋懷抱,只不過東寧王國早已是過往雲煙,這片海洋是日本人控制的。

面對著台灣再度轉向海洋,憑著著大陸天下而崛起的台灣兩林家,又該如何因應呢?是順應潮流游向東洋;還是逃離台灣,擁抱黃土大地呢?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