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都還沒研發成功,接種與否已經成為陰謀論新戰場

新冠疫苗都還沒研發成功,接種與否已經成為陰謀論新戰場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德國,越來越多的示威者認為,所謂疫情管控措施,其實都是一場陰謀。示威活動中也常可看見反對接種疫苗的口號,實際上,新冠病毒疫苗還遠未上市。

文:David Ehl

週一(5月11日)晚間,此處正有人在準備一次公民抵抗活動,而數公尺開外,緊挨著大教堂,正舉行著獲警方許可、受到保護的公民示威集會。集會的口號是:保衛我們的基本權益,反對口罩和接種義務,反對冠狀病毒謊言和蓋茨基金會。

原定50人參加,實際上只有寥寥數人到場。儘管使用了麥克風,那位演講者的聲音幾乎完全湮沒在了數十名反示威者要她「住嘴」的口號聲中。演講人對他們呼喊「你們該害臊」,他們回應以「你該害臊」,——你來我往數回,場面近乎滑稽。後來,在下面的萊茵河岸,在劃線區,還是聚集了數十人,在相互保持一定距離的情況下,組成了抗議人鏈。

不同的組織走到了一起

當晚,警方在一份通報中稱這是一次未發生衝突的集會。過去數星期裡,在類似活動期間,多次發生襲擊新聞工作者事件,參加者無視遏制病毒傳播所必需的社交距離,而有些示威活動事先根本就未申請。

德國城市裡次數變多的相關集會吸引了不同的群體:帝國公民和陰謀論者、新右翼和老自由人士、神秘派,以及接種疫苗的反對者。

疫苗接種反對者瞅見時機

反猶太主義和陰謀論研究項目負責人拉特耶(Jan Rathje)指出,疫苗當然是遏制瘟疫大流行的最佳手段,而「關於未來會有強迫接種義務的那種想法,在信仰陰謀論的群體當中相當普遍。」他指出,不過,參與者中也有另一種人,他們相信,接種疫苗最終不會給社會帶來療效,而只會有害於個人。

法國科學家的一項對歐洲五國的父母們線上問卷調查結果顯示,約有3%的德國家長是接種疫苗的反對者,他們表示,會完全抵制讓自己的孩子接種疫苗。德國聯邦衛生宣講中心(BZgA)指,對接種疫苗持狐疑態度人約佔20%。

與其它若干歐盟成員國不同,在德國,是否接種疫苗,迄今一直是個人事務。不過,傳染保護法規定,如獲聯邦州同意,聯邦衛生部可責成「民眾的部分高危群體」接種某些疫苗。據此,現任聯邦衛生部長史潘(Jens Spahn)首次頒布了一項法律,規定幼兒園和學校的所有孩子必須接種麻疹疫苗。該法律自2020年3月起生效。

害怕新冠病毒疫苗強制接種

涉及全球範圍目前正全力研製的新冠病毒疫苗,接種反對者也提到了這一新法。就此,史潘部長明確表示,「如果自願接種就能達到目標,那就不需要規定法律義務。」他指出,有理由相信,很多德國人企盼著疫苗早日上市,——即使有可能要等到2021或更久之後。然而,恰因為尚無有關新冠病毒疫苗接種意願的可靠數據,在新右翼和陰謀論者中頗有人望的前電台主持人約布森(Ken Jebsen)已在宣稱,會有「經由後門實施的接種疫苗義務」。

此類言論顯然在約布森的信徒那裡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抓住疫苗議題不放。下萊茵高校社會心理學家屈佩爾(Beate Küpper)指出,在新冠時代尤其突出的訊息需求和不安全感的強力結合導致產生了這一現象:「不少人先是出於誤會以為在此類平台上找到了自己的道路,後來就留在了那裡。」

從網路走上街頭

就這樣,還遠在新冠病毒疫苗問世之前,反對疫苗接種就已經成了一大抗議議題。依政治學者拉蒂耶的觀點,它「完全是核心訊息之一,在示威牌上相當醒目」。不過,他指出,疫苗接種反對者在抗議群體中總體佔比有多大,還難確定。

憲法保護機構認為,極右人士的參與份量更重,並且,在示威活動中,反猶主義的敵視民主的象徵物和口號也越來越頻繁出現。抗議浪潮正表現出來的這種動力並不讓社會心理學家屈佩爾教授驚訝。她指出,「我們正處於一個社會上情緒激化的階段」,在哈瑙,二月份時,剛有一名因陰謀論思維而走入極端的男子實施了一次種族主義襲擊。她表示,清理工作因新冠瘟疫而停滯了,「現在,從原則上說,可惜也涉及從我們停頓了的地方如何繼續應對那些陰謀論神話和仇恨心理」。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