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南山下的暖心相會:我是政大兼任講師,我以我的學生為榮

指南山下的暖心相會:我是政大兼任講師,我以我的學生為榮
Photo Credit: 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沒有一位老師會覺得他的學生很醜,除非他帶著濾鏡與情緒上課;沒有一位老師會覺得自己的學生很笨,除非他真的是天才或教學受挫;沒有一位老師會覺得自己的學生不用功,除非他看到的永遠是自己,而忘了多元尊重。至少我所接觸到的政大學生,沒有絲毫讓我有這樣心念,

「好為人師」。

一直以來,這就是自己在跟友人談笑過程中,喜歡給自己所貼上的標籤。

但這句話也所言不假,從十多年前,因某個插曲,錯過感覺已經鋪好的博士之路,而後走進業界,對於教學的熱情就未曾中斷,而我想當你清楚知道,你的基因裡頭有一種藏不住的分享癖,加上你脫離不開知識領域,終究會在生涯過程中找到另一個體驗所長所思所想的契機,無論你是不是處在象牙塔之內。

而事實確實如此,撇開擅長的設計工作坊,長時間主題課程或單次性的演講,規律的定期教學任務,應是從七年前開始,在某個契機下,開始進入大學校園,以不一的身份開始泛人本設計的教學實踐工作,這樣幾個年頭下來,也服務過北部幾所知名大學及碩班,程度間的差異,一開始會認為是一種有意思的挑戰,但也曾經深受其擾,但還記得在這一件事情上,自己的心態一直抱持著一個觀念,那就是當你是在自由意志之下所做出的決定,不應也不該有什麼抱怨,再怎麼不滿,都該要完成它。

因為師生之間應充滿了一個無形的約定,而關於學生程度,教學報酬,僵化體制,等一切的一切,這不應是早該知道的事情嗎?

還是,你把不切實際的期待,放諸於心,投射於外,成為一種日後可供抱怨,所謂早知道的藉口,還有預備台階的心牢?與其不甘願,不甘心,我更喜歡被「覺悟」兩字圍繞,因為我相信,人生沒有什麼不得不,一切都是選擇而已,尤其當你已是一位成功人士,業界大師,領域翹楚,「教學」對你的意義為何?

因此當你熱愛教學,深信「教學相長」不該是一種傳說中的神話,而認為依舊存在於校園當中,從而你被他人或自己所說服,走了進去,那座所謂知識的殿堂,當你自己,當他人期待著你能拿出真本領,累積的經驗與知識化為養分,來灌溉、來吸引、來引導、來傳授、來溝通、來服務,讓這群年方二十,心思未定,對知識對未來有渴望的學子,能因你的存在,見證典範,或對未來自己更具想像?

shutterstock_55030252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而我總是這麼想著,對於我們這群一腳跨在業,一腳又踏入學的人來說,兼任是一種幸運,因為我們仍握著一絲選擇權,背後可能源自於對於教學的熱情,對於分享的喜悅,及對於提攜後進的責任心,或者還是來自於一種優越感?期待展現業則優則學,或搜集勳章?我知道這在某些領域當中,似乎是種潛規則,你渴望被他人敬重,渴望被稱呼一聲老師,所以縱使再委屈,你都要來煎一下,覺得這是成功人士之必要?

再回到自己的脈絡,還記得在兩年多前,因緣份被某位前輩邀請,因自己一直保有一年一校,兩年一輪的任教習慣,因此當被諮詢,隨即進行考慮,不出一日就首肯,正式走進指南山下兼任,還記得在整個溝通過程中,前輩態度的謙遜,讓我好是感動,還記得當時也跟前輩說,我不是教學菜鳥,也深知學校的制度,所以既然決心要跳下來,就絕對會全力以赴,也許因為心中有這樣的覺悟存在,所以抱怨從未從心中飄過,反而想著的是,如何讓這樣的投入,有價值與意義?

當然,備課是教學之必然,當你有著豐富的業界經驗,在授課之前,透過這樣的過程,反芻、轉譯,不就如同是一位劍士上場前的必要「嵇古」?而我深信教學的熱情必會共振而感染,當中有技巧,有專業,別忘了業界而來,還有專任老師所不具備有的一絲外國月亮效應,確實這些外在都只是一時,最終還是回到教學之本體,學生的期待,是否得到滿足。

而從我過去的經驗,指南山下的學子們,雖然乖巧,野性不足,但是同學們的嗅覺無比靈敏,對於知識增長與學習慾望是一點都不輸人,重點是,是否能端出對應他們認知中,或渴求的內容來對應對於未來的想像?

硬實力之外,態度之必要,身為人本設計教學者,我始終相信人是一切的根本,讓自己幻化為一簇知識觸媒,或是一盞油燈,用熱力把內容揮發出去,身為一位兼任者,具備的不應只是專業,還要帶入流動般的空氣,而我相信這邊的學生絕對感受得到。

shutterstock_106446038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至於學生們是否「又醜又笨又不用功」我是真的打上一個大問號。

至少,在我僅限兩年與約百位多一點的學生接觸的經驗,我覺得我看到的是一雙雙求知若渴的雙眼,但再有動力的學生也難免會累,用不用功,笨不笨,身為一位老師,我無從也不該去定義,而是盡可能把新的觀念,充實的內容,向他們進行武力展示,不求他們帶走全部,但求他們能從中得到若干啟發,因為佛渡有緣人,而這裡多的是積極的學生,而身為可以拔尖為樂的兼任老師,不就是為了這樣而來嗎?

在教學之餘,我渴望有多一位學生來詢問我更進一步的內容,或者探詢我是否有實習機會,來尋求對於未來生涯的諮詢,或許當你在課堂上,鼓勵學生們要多去參加校外競賽,打開箇中視野,而聽話的他們,不僅就此揪隊報名,還努力嘗試寫計畫書參賽,這時的你,是否因而感到欣慰,不僅不會撒手不管,並雞婆的出手相助,而這不就是業界而來的擅長及價值所在?當然這一切不應是你的責任,畢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但提攜後進,傳承心火,不就是你當年願意放下手邊賺錢或實踐夢想之事,樂意闊別多年,重回校園,手執教鞭之初心?還是一切都堪稱是一場誤會?

當然人非聖賢,後悔無罪,但是不是我們不小心忘記了什麼?

為了保守這樣的心念,我始終在週四課程結束過後,趁著搭著綠1返回市區空檔,在臉書上留下一些字句,是反省,是檢討,是精進,但對於我的學生,我始終是讚美,是否有什麼出乎意料,狀況是否得以解讀,當你教了一堆同理心觀念,根本不就應該對他者產生更強大的共感?當這一切體現在課堂之中的所有互動環節,更該注意每一次的無感,因為它正在吞噬可能的共感?適時修正,適時溝通,適時增減,雖然這裡的學生素質無法近乎完美,但老實說沒什麼可挑剔!

政大
Photo Credit: Ken Marshall @ Flickr CC By 2.0

最後,身為這樣一位兼任講師,我無悔自己思量過後所做下的決定,也始終欣喜這樣保有純粹感的交換歷程,而我在學校的課很重,作業很多,再加上期初一波的大勸退,零零總總的有機篩選,最終所留下,應是相對有意願想一塊共同經歷,並走完一學期十八週的學生們,如果你們這樣還算不用功,我想台灣的高教應可收一收,但有幸的是,無論是去年的近乎七十,到今年策略性五十未滿,我的學生雖不敢說個個,但多數有著極高的學習意願,他們有理,他們眼睛有神,這裡沒有營養學分,但有對於新思維,新技法的教學與實踐。

就不用說下課後的各式交流,我的來者不拒,不是我時間太多,而是我從新世代的行動中看到曾經的我,既然來了,不就是為了彌補當年自己之憾?而這就是堅持在校園裡,領著零頭般的鐘點費,但始終樂此不疲,堅持本格教學之所在,而這不正是業界人士在忙碌之餘,能盡一些自以為是,但似乎還蠻有事之傳承心意,這樣的off,不正也是一門社會學!

當然,我也無比支持應檢討兼任薪資待遇,畢竟有一群老師們,是依靠這樣的飯碗維生,而並不是我們清高,而是我們的目的並非在此,否則這就不是應該踏進了路,但在掌握一切情況之後,仍決意懷抱熱情踏入校園,我覺得接下來,這就不是理由,請回到學生為本位,好好地盡力扮演一位老師的角色,

沒有一位老師會覺得他的學生很醜,除非他帶著濾鏡與情緒上著課,沒有一位老師會覺得自己的學生很笨,除非他真的是天才或教學受挫,沒有一位老師會覺得自己的學生不用功,除非他看到的永遠是自己,而忘了多元尊重,至少我所接觸到的政大學生,沒有絲毫讓我有這樣心念,否則我真的不知道台灣還有哪些地方,我可以展開教學工作?

只有還沒建立正確的認知還有覺悟,教學是一種雙向的交換歷程,而give與take之間,看似有主從,但卻以一直微妙的模式在進行化學作用,當輸出的一方,無法散發出光與熱,用熱情,專業,引導,來喚醒更大的能量,啟發一連串的自發性作用,那必然是注定一次次落入一種情緒中激進反彈。

Depositphotos_158467256_m-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最後,我自始至終以我的學生為榮,以能陪伴他們在大學階段,走上一段路給予若干養分或啟發為樂,雖深知教學就是一段關係,不用過度膨脹自己,也沒想像中的偉大,但既然有緣,就該用盡全力,本質是工作,不敢輕言狂言奉獻,只求過程中未曾委屈,是傳承,是善念,姑且就視為是前輩自詡的一絲善意,所信仰的理念,與一點專業,交棒傳承,讓好消息能綿延不絕,也許放大來看,這就是人類存在或文明能持續得到積累,並傳遞擴散的道理。

就如同我至今一年仍會寫上幾封的推薦信,當收到邀請,通常我是義不容辭,但我都會這樣跟著學生說,今天樂意並義務用我的信用來協助妳,也期待未來有那麼一天,妳也可以同樣,用這樣的形式及態度,來協助需要你幫助的人,當人與人的關係或連結,能就此建立在善年之上,這不就是教育的本質,園丁熱情,種下希望,等待開花。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