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活教材」變成「觀光財」:蔣介石銅像存廢的歷史脈絡再思考

別讓「活教材」變成「觀光財」:蔣介石銅像存廢的歷史脈絡再思考
Photo Credit: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與其這樣日復一年將蔣介石銅像作為「裝置藝術」,不如藉此機會將這個過去充滿虛構神化的政治圖騰請下神壇,轉化為歷史教育的活教材。

文:陳昱齊(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碩士)

今年的二二八,各地的蔣介石銅像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壞與惡搞,再度引發各界對於銅像存廢的論爭。台南市長賴清德說,要將轄區內校園的蔣介石銅像全數移除,並考慮移往桃園集中安置。另一方面,台北市長柯文哲則主張不主動移除銅像,表示歷史就是歷史,保留銅像並非表示精神屈服,而是代表超越歷史,他不會刻意拆除。

蔣介石已逝世四十年,但四十年後的今天,台灣社會對於其銅像的處理卻依然沒有共識,拆與不拆各有一套說詞,但身為台灣史的研究者,我認為賴市長與柯市長的論點都不完備,對於歷史脈絡的忽視更是嚴重。

首先來談賴市長的說法,賴市長說要將銅像自校園空間中移除,自然也是認為蔣介石作為一個爭議甚大的人物,其銅像是不適宜出現在校園中的,基本上呼應近來許多民間團體與人士的訴求。不過,賴市長也說考慮將這些銅像移往桃園安置,這當然是考慮到「慈湖紀念雕塑公園」已有大批過去從各地退役下來的銅像,安置於此也算是讓這些銅像能「安度餘生」。

問題是,難道賴市長不知道,這些退役下來安置於所謂的紀念公園中的蔣介石銅像,正搖身一變為「觀光景點」、「觀光商品」,成為桃園乃至台灣對外招攬觀光的「代言人」?果不其然,賴市長此話一出,桃園市政府馬上就跳出來說願意承接這批銅像,做為招攬地方觀光之用。

如果說將蔣介石銅像中從校園中移除,是為了讓莘莘學子免於精神錯亂,以獨裁者為學習的模範。然而,將銅像集中一處,利用銅像來大賺所謂的觀光財,似乎變成台灣人還得感謝「偉哉蔣公」在死後四十年依然「庇蔭台灣」,蓬勃台灣的經濟發展。這到底是台灣人利用蔣介石?還是蔣介石利用台灣人?同樣令人精神錯亂。

事實上,何止是銅像而已,遍布全台各地的「蔣公行館」,近年來在文資保存的大傘下,化身為熱門的觀光景點,蔣介石更被做成Q版公仔、鑰匙圈、杯墊、磁鐵、圍巾等各式各樣的文創商品,獨裁者搖身一變成為和藹可親的老伯伯,這些景點與文創商品不但抽離歷史,更將蔣介石包裝成新一代的偶像。

反觀,蔣介石的罪與惡僅僅存在於學者的研究論文中,與民眾的生活嚴重脫節,走一趟慈湖園區、中正紀念堂、蔣公行館等處後,有哪個觀光客會知道原來蔣介石曾經殺人無數?曾經親筆將人改判死刑?

Photo Credit: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 Flickr CC By 2.0

其次,來談台北市長柯文哲的說法,柯市長主張因為銅像存在的本身便是歷史,而歷史就是歷史,保留銅像並非表示精神屈服,而是代表超越歷史,因此,他不會刻意拆除。乍聽之下,就連我這個學歷史的人都差點要點頭說好。對於歷史遺跡的保存,筆者認為歷史脈絡是很重要的面向,柯市長「現地原況」保留的做法,固然做到了基本的歷史脈絡保留,問題是卻沒有對於銅像豎立於此的歷史成因與背景加以探究。

換言之,何以在校園入口處豎立的銅像會是蔣介石,而不是某位傑出的校友?何以遍布各個公共領域的銅像,主角是蔣介石,而不是你我的祖先?對於蔣介石的事蹟與評價是否過於「歌功頌德」、「隱惡揚善」?背離、偏離或是忽視史實?

如果這些都不去探究,而只單純現地原況式的保留,看似讓歷史歸歷史,但消極不作為的態度卻會讓過往的虛構與神化繼續延續下去。歷史脈絡的保留需要積極的作為,絕非單純的現地原況保留就能達成。

現在台灣各地的蔣介石銅像,不論是分散於各處還是集中安置,最大的問題就在於,銅像本身所蘊含的意義遭到割裂,是一種單向、破碎乃至扭曲的呈現,歷史脈絡不見了。銅像是歷史的見證,遺留了歷史的痕跡,因此,筆者並不贊同將之破壞。

然而,銅像作為歷史存在的具象,應該透過史實的呈現與詮釋,讓其生成的歷史脈絡得以被大眾所了解。如同德國人保存納粹時期的集中營、毒氣室的空間,並不是要用來讓參觀者體悟希特勒的豐功偉業;相反地,透過歷史空間的保存,作為歷史的活教材,教導世人這段悲慘的歷史,而這正是目前台灣保存蔣介石銅像及其相關文物最欠缺的面向。

不論是消極者的不拆或是積極者圖謀的觀光財,都完全忽視銅像存在本身的歷史脈絡,與其這樣日復一年將蔣介石銅像作為「裝置藝術」,不如藉此機會將這個過去充滿虛構神化的政治圖騰請下神壇,轉化為歷史教育的活教材。

臺左維新所提在銅像旁加註受難者的姓名,是個好的思考點。無論如何,保留銅像的本身必須使其歷史脈絡浮現出來,而非只是到此一遊的背景或觀光事業的生財工具。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