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呼吸開始的瑜伽療癒》:練習時不要每次都想「超越極限」

《從呼吸開始的瑜伽療癒》:練習時不要每次都想「超越極限」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年在我的瑜伽教學裡經常碰到,受傷的學員在練習中都保持相當的察覺,但是他們有個共通特點是:「我感覺好像不行了,可是我現在是在運動或瑜伽課中,所以我應該要超越,這樣才能進步!」

文:王旭亞

在蓋房子的過程,建商會在建築物內設置出入口、逃生門等標示,用以提醒住戶每處位置,避免住戶走錯地點。在浴火鳳凰瑜伽療癒裡,我們會使用Edge這個詞彙,意思是邊緣、極限、界限、邊界或臨界點,用以輔助練習者在瑜伽練習過程中,認識自己身體、呼吸、內在等各方面的邊緣,並選擇自己想與這個邊緣之間的距離。亦是一種提示,可以提醒練習者依據自己當下狀況,繼續向前或隨時停止。

早先我喜歡將Edge釋義成「極限」。運用在瑜伽教學裡,我會鼓勵練習者根據當下的身體狀況,讓自己的身體在每個瑜伽動作停留中,選擇要停留在自己的極限前、極限上或是超越極限;同時,我也將之運用於精神或能量狀態,鼓勵練習者依照自己當下的精神或能量多寡,去找到在今日的瑜伽練習裡,自己要花多少專注力和力量來完成,不一定每次練習都需要花費百分百精力來完成。

爾後,我將極限廣泛地運用於自己生活上的各個層面練習,時時刻刻地去檢視自己的工作極限、關係極限等,在各方面中找到其極限後,我會問當下的自己:「現在的我是否願意去超過極限?還是停留在極限上?抑或退回極限之前?」

然而,近年在我的瑜伽教學裡經常碰到,在某項運動或某堂瑜伽課中受傷而被迫休息養傷的學員,在與他們對談的過程中,我發現受傷的學員並非完全是在不自覺,或毫無覺知的情況下受傷,相對的,他們在練習中都保持相當的察覺,但是他們有個共通特點是:「我感覺好像不行了,可是我現在是在運動或瑜伽課中,所以我應該要超越,這樣才能進步!」

他們會因為「我在上課」的原因,即便「發現自己似乎不行」,仍是「咬牙撐過」,換句話說,他們在通過一番的自我觀察和評估後的選項只有:「超越極限」。

我非常能體會這樣的感受和歷程,因為以前的我也是從這樣的練習模式中成長。每當受傷時,我總會告訴自己:「沒關係,瑜伽乃是鍛鍊心智和毅力,不能因為一點小傷,而讓自己卻步。」久而久之,這樣的練習模式便會自動地帶回生活上。

幾乎在生活各個方面都會習慣地告訴自己:「沒關係,一點小事而已,撐過就好。」、「可以的,再一下下就好,ㄍㄧㄥ住就行。」後來才發現,即便我擁有一顆堅強的心智,比起他人或許我可以撐得更久更長,但是,我的身體和精神是否能和我的心智同步呢?

我觀察到我明明擁有堅定的心智,為什麼還是受傷?因為事實是,我的身體根本尚未準備好,一點兒也無法乘載這般強度高的動作;明明我還是吃得下、睡得著,為什麼我還是會生病?因為事實是,我的精神根本再也無法負荷這鼓強大的壓力,一丁點也沒法再承受這樣極致的緊繃感。

當我的「身」和「心」無法同步時,便產生身心俱疲之感,最後我的身體必然以劇烈的反應戰勝我堅毅的心智,強迫我暫停休息,就像是車子幾乎沒有汽油了,駕駛若硬要繼續開,引擎最終會熄火。

隨著不斷地自我練習和觀察、接觸到更多團體,以及和個案一起合作瑜伽療癒的經驗後,發現「極限前」、「極限上」、「超越極限」看起來似乎只有三個選項,很容易會由於我們自己的慣性使然,而忽略許多的微小細節和變化,因此,我便開始將Edge更進一步釋義為「設下界限」。

我使用數字刻度1-10,做為設定界限和檢視界限的簡易語言。例如:5若是界限,那麼少於5,代表都是在界限前,數字越小表示離界限越遠;超出5,代表已超出界限,數字越大表示超出界限越多。

以這個方式來做為一個範疇,然後在這個範疇裡有個大致的進程:一開始,先初步根據自己當下的感覺或狀態,設定一個界限刻度;行進過程中,根據自己邊進行、邊觀察到的感覺或狀態調整刻度,去調整是否要遠離界限刻度、靠近界限刻度,或試著超出界限刻度?像是調整音量般,每首歌製作出的原音聲量不一,我們會根據歌曲適時調整音量大小。

最後結束,再度觀察自己在經過整個練習後,現在的界限刻度又是多少?是否和一開始所設定的界限刻度一致?還是比起原先設定的界限刻度增加或減少?是否和原先設定的界限刻度差距太大?是否從整個進程中,觀察到自己感到任何特別的狀態,或者發現從未體驗過的新狀態?

因此可以說,這個界限非硬梆梆地畫出一條線、固定不動,而是具有柔軟和彈性的一條線,且可以就著當下不同狀況,隨時調整和更動的。

運用至自我的瑜伽練習裡,在練習的一開始,我會根據現在觀察到自己的整體狀態,為自己設下一個今日練習的「界限刻度」,意即「我今天想要讓自己在這個練習中,約莫花多少力量或精力?」;過程中,我會透過觀察不斷地提醒自己,需要依照每個當下去調整我的界限刻度,有時在這個動作,會超出界限刻度一點,甚至嘗試再超越多一點,但在下個動作,可能會少於界限刻度一點,甚至少很多。

最後,我會再度觀察自己現在的界限刻度,並比照一開始所設定的界限刻度,看是否有異同之處,同時回顧檢視在整個練習過程,是否有讓我印象深刻之處或者新發現。

若將「設下界限」練習連結回到生活瑣事上,會發現我們在許多方面,其實是經常且習慣性,毫不自覺地在超越自己的界限,例如:明明告訴自己今天一定要準時五點下班,可是五點一到,發現信箱有新郵件通知,又會忍不住打開它,打開前還不停告誡自己:「我只是先看一眼,剩下明天再說。」孰不知一開啟又忍不住去仔細閱讀它,甚至發現好像得處理一番,最後抬起頭,已是六點。

在任何關係上的界限,「超越界限」更是到處可循。在與自我的關係中,由於我們的教育成長背景,我們大多都被教導成:「考99分很好,但再多一分就可以是100分。」、「全班第一名很好,但能全年級第一名更好。」、「年薪百萬很厲害,但能年薪千萬更厲害。」

「能者多勞」成為一種代表「傑出」、「成功者」的標誌,卻在無形中演變成每個人都在追求著「多」,沒有人願意去追求「少」。因為「少」,聽起來像是「毫無能力」,是「軟弱」、「失敗者」的代名詞。

shutterstock_141285163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在我的許多個案裡,最常需要面對的是「家庭關係的界限練習」。

像是與父母親的關係,因為是無法抹滅的血緣事實,許多個案在練習過程中,是感到非常衝突和痛苦,他們常常知道自己的界限在哪裡,並且也練習如何為自己設下界限,但當父母不經意或故意的一句:「你不孝!」、「我是你爸媽!」或是「這是你做子女應該的!」等情緒勒索言語,他們會因內疚或自責感,瞬間打破自己原先設下的界限,又回復到以前總是超越界限的狀態。

又或者,在夫妻關係中,也因為有太多「為了」的原因,而讓設下界限這個練習充滿困難和挑戰。「為了孩子」、「為了家」、「為了你」、「為了其他家人眼光」等,一次次、一遍遍地自己打破自己原先設好的界限。經常在個案的陳述裡聽到各種犧牲奉獻的故事,當他們超越了自己能犧牲奉獻的界限,會開始認為他人視自己的付出為理所當然,隨之而來的便是無法控制的抱怨。

我相信每個人都希望自己能夠一直進步著,並且試著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進步,然而進步的過程,不是只有直線性、一路衝向目地的這個唯一方法,像是進行一趟公路旅行,不是只有油門踩到底,讓車子加速前進而已。有時候,需要鬆開油門、放慢時速,方能欣賞沿途的風景;有時候,中途必須在某處停歇,充飽體力,也充足油箱水箱;有時候,遇到路面平整、天氣美好時,恰恰是個加速的好時機。

在療癒過程中,為自己「設下界限」其實並不難,我認為最具艱難和挑戰的部分在於,當自己在面對外來的影響和障礙時,如何仍是穩住自己的界限,並且絕對擁有百分之百的掌握權,自己決定自己的界限刻度。因此,在練習過程中,需要經常問自己:「若根據我自己現在設下的界限,我真正能做得到的有哪些呢?」、「我真正能落實的行動有哪些?」

也許,目前我們真正能實踐的行動只有這一兩項,或者看起來是非常小、微不足道的行動,然而,至少是我們能在掌控自己的界限刻度下,實實在在完成的項目,而非又超過自己界限或受他人影響,虎頭蛇尾、七零八落的交代了事。

相關書摘 ▶《從呼吸開始的瑜伽療癒》:練習呼吸,是找回身心覺知的第一步

書籍介紹

《從呼吸開始的瑜伽療癒:喚醒自我身心療癒力 讓瑜療師陪伴正處於瓶頸、深陷困境及嘗試轉變的你!》,幸福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王旭亞

「好好呼吸」是學著與自己對話、翻轉重生的第一步!瑜伽療癒師陪你練習呼吸調息,從吐納之間開啟身心覺知,搭配簡易瑜伽,安撫情緒、和緩疼痛、喚醒自身療癒力。書中的動作適用各年齡層,不強調一般瑜伽姿勢的停留,而以呼吸為主、動作以輔,並在過程中彼此相輔相成,包含:仰躺姿、俯臥姿、坐姿、站姿,移動性組合,跟著影片一起做,不心急地慢慢練習。

(幸福K)從呼吸開始的瑜伽療癒_立體300dpi
Photo Credit: 幸福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