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醫學在台灣》:WHO與1950年代台大護理教育之改革

《現代醫學在台灣》:WHO與1950年代台大護理教育之改革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是美援會、WHO等專家均一致認為台灣有設立大學護理系的必要,而且只有台大具有設系的條件。1955年,教育部依WHO與美援會的建議,允准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籌設護理學系。

文:張淑卿

第八章 世界衛生組織與1950年代台灣護理專業之發展

(前略)

六、WHO與台大護理教育之改革

從WHO創會初期開始,護理人力的素質與數量,以及護生的招募、選取與護士的錄用標準,是WHO關心的議題。從1948年起,WHO就派遣護士協助中華民國政府訓練護士。在1950年2月舉辦的WHO護士專家會議,明確指出護士學校的設置應特別注意:護士學校應由具備護士與教師資格者主持;醫師及其他醫學衛生專家可在護士學校任教,但臨床專業護理課程之教授與學生之監督應由合格的護士擔任;課程需包含精神衛生、公共衛生以及臨床研究,並審慎評選入學學生。無論是受援國或WHO都認為只有建立公立護理學校,才能確保一定數量的護士和助產士,因此開始要求各國的護士和助產士菁英協助擴大原有護理或助產學校,或者成立新護士或助產學校。為響應這些訴求,WHO不僅提供獎學金補助護理主管或資深護理人員出國進修,同時也派遣國際工作小組中的資深護士教育工作者、助產士和公共衛生護士,前往被選定學校和護理人員一起工作。

WHO認為護理學校的訓練必須滿足醫院醫療護理服務需求。但絕大多數受援國本身缺乏適當的課程來訓練合格護理人員。因此,護理訓練課程經常取自另一個國家。但每個國家的需求和問題是完全不同的,WHO需基於各地區護士的任務分析,由改變護理課程來達到改革護理教育並將理論與實務相結合。WHO的護理學校課程改革主要有三個面向:

  1. 是引進公共衛生教學基礎課程,要求進行足夠的實地實習和心理健康方面護理。而在衛生工作人員少的國家,必須結合預防和治療方面,不僅要培養照顧病人的護士,也要教導照顧病人的親友如何保持健康和預防疾病。
  2. 更普遍地將產婦的護理納入基本課程:為了提供家庭護理,護士必須能夠在產前、分娩期間和產後給與產婦和新生兒的護理。
  3. 引進護理理論與護理行政實習,協助護士完成教學和行政工作。WHO認為在護理專業人才短缺的國家,護理新畢業生幾乎都要負責一個病房或一個醫療站,從事教學和監督學生。

因此,WHO認為護理學校必須提供這些課程以協助護理人員做好準備。此外,護理學生要成為一名好護士,其學習環境很重要。爰此,WHO國際護理專家團隊不僅要求改善學校教育,同時也會協助改善臨床與公共衛生的護理服務。

WHO也指出不應再將護理人員的教育視為醫院或機構的附屬品,亦建議學校應獨立於醫院之外。若受援國的護理教材太少,WHO可提供經費協助翻譯或編著,也建議多使用視聽教材。1950年代WHO常見的護理援助模式是指定當地兩位護理專家,以輔導人員角色與國家護理專家在兩年內完成改善計畫書。在這兩年內,至少有一名全職與一名兼職的當地護理專家參與駐在當地,提供建議甚至參與護理服務。兩年之後,開始執行改革計畫,該受援學校須有來自當地的四名全職專家與一名兼職專家負責執行該計畫,並想像畢業生表現適時調整課程內容。WHO國際護理專家則每日在受援學校工作,與該校進行討論,協助教學甚與參與臨床服務,或者協助該受援學校成立碩士班,或提供獎學金赴國外學習,以實現人才培育之計畫。WHO這項計畫於1948-1958年間,在49個國家、69所學校執行。在台灣的受援對象即是台灣大學醫學院護理教育改革。

1950年代初期,WHO為協助台灣護理工作的改進與護理教育的擴充,特別派遣護理專家來台。1949年起,WHO駐台護理專家的辦公室設於台大醫學院內,其首要工作是協助台大附設高級護理學校(以下簡稱「台大護校」)的教學及教師訓練。

台大護校創校校長為陳翠玉(1917-1988),她是首位畢業於東京聖路加女專的台籍護士。1941年畢業後回台服務於台北保健館與台北醫院。因具有英語溝通能力,於1946年協助UNRRA進行台灣護理調查與改革,1947年赴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就讀,取得護理學士學位。1949年,陳翠玉自加拿大回國後,擔任台大醫院護理部主任,為了提升護士素質以及解決護理人力不足問題,提出設立護校的構想。整個台大護校的教材與課程安排均以美國大學為標準,主要分成語言、社會科學、生物與生理科學、醫護科學,以及實習等部分。陳翠玉對於臨床實習要求相當嚴格,每科實習期間要做一份病人個案研究報告,在該科實習結束前通過個案研究的口頭報告才算完整。她不僅親自開授「護理職業問題」,又訂購美國護理專業雜誌,規定每位學生每個月選讀一篇。台大護校設有為期一年的試讀期,其目的讓學生確定自己是否適合護理工作。然通過試讀期者,仍有許多挑戰,例如英文程度不佳者,無法應付繁重的英文專業書籍;實習稍有差錯或違反校規,即予以退學。

1952年,前協和護校校長,美國護理教育專家胡智敏女士應聯勤總司令部及內政部之請,至國防醫學院講習時,對台灣護理教育的情形及高中畢業女生升學概況有過確切的研究。她認定當時台灣護理界極需護理管理者以及護理教師,而當時是台灣提高護理學校入學程度,招收高中畢業生的良機。原因有二, 一是每年高中女畢業生只有少數能夠繼續升學,若辦理大專程度護理學校,既可解決部分高中女畢業生升學問題,也為她們多闢一條擇業大道,並藉此提高護理教育的程度。第二,護理師資人才異常缺乏,一旦反攻大陸,護理即無法與其他工作配合。所以為儲備護理師資人才,以供反攻大陸之用,實有急速提高護校入學程度的需要。

當時台灣能列入大專程度的護理學校有二:國防醫學院的護理學系,畢業生係軍護身分,不在民間服務;另一是1953年成立的「台灣省立台北護理專科學校」。其餘的屬於高護層級,例如省立台南、台中護校。1953年美援會提出的「美援衛生計畫」,將護理教育列入第二重要的改革計畫。顯示無論是美援會、WHO等專家均一致認為台灣有設立大學護理系的必要,而且只有台大具有設系的條件。1955年,教育部依WHO與美援會的建議,允准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籌設護理學系。

不過台大內部人員,對於是否成立護理系也持不同意見。當護理系新設案提至教務會議討論時,就有校務委員提出反對意見,認為高護已經足夠,何必再辦理大學程度的護理學系。當時擔任校務委員之一的台大醫學院病理科教授葉曙極力爭取:

現代醫學已非常發達,到處都需要有專人照管,護理不是陪伴病人,安慰病人即可,他們分攤醫生無暇分身去親自處理的許多工作,例如手術後的恢復情形、服藥後的併發症,標本的採集與檢驗,均可明白近代護士所需的知識,已不是高職程度的教育可濟事的了。

1955年8月, 教育部核准籌設台大醫學院護理學系,1956年8月,招收第一屆學生共22名。創系之初,由醫學院院長魏火曜(1908-1995)兼系主任,並與WHO護理顧問,一起設計課程表。錢思亮(1908-1983)校長則以三顧茅廬的方式,向國防護理系商借人才,於是余道真教授於創辦的第一年第二學期(1957年2月)應邀來接任系主任之職。

由於當時有外援,因此可以擴充設備、聘請專家顧問或遴派教員出國。但是,當時台大最大的難題是很難聘請具有學士學位的本國籍護理教員,因只有北平協和醫學院設有護理系,其畢業生少且幾乎在國防醫學院或軍醫院系統服務。原來的台大護校校長陳翠玉女士接任台大護理系的呼聲最高,陳校長只有大學學歷,與台大校方規定系主任必須擁有碩士學位的資格不符,因此經校務會議的決定,陳翠玉於1954年接受WHO獎學金,赴波士頓大學進修護理行政碩士學位。1955年,陳翠玉回國與台大教官相處不睦,發生一連串事件,後雖經查無罪,但陳翠玉也因此離台至WHO任職。

從統計資料來看,台大護理系出國進修人員獎學金主要來自WHO,台大護理系希望利用國際援助的獎助學金,保送一些高護畢業、工作表現優良且具潛能的護士出國進修,待回國後即給與教職。然而事與願違,有時WHO等外援單位無法如期提供獎學金,或進修者無法如期回國,如早期赴美進修者有七人,其中只有三人回國服務。因此,創系之初教學人力非常吃緊,實無法負擔學生的課室教學與臨床實習,只好聘任高護畢業者,在WHO顧問指導下,擔任臨床實習的指導工作。WHO顧問本來僅對台大護理系提供建議,但在教師人力不足情況下,也參與教學,例如教授神經精神科衛生護理。而WHO產兒科護理顧問,對於產兒科護理教學大綱、教材內容、教學人員的分配、學生實習地點的排定及成績的考核等,均親自帶領助教,共同進行工作,藉由這些協助,培養助教的教學經驗。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現代醫學在台灣【台灣史論叢 醫學公衛篇】》,國立台灣大學出版中心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范燕秋、呂佩穎、賴淑芳、顧雅文、劉士永、雷祥麟、飯島渉、張淑卿、許宏彬

台灣最早系統性的公共衛生,誠然是19世紀末日本基於殖民統治之必要,特別為有效控制傳染病,所建立的公共衛生體系。20世紀上半葉,台灣位處兩個帝國體系之邊陲位置:近代殖民帝國日本、二次大戰後非正式帝國的美國,促成台灣公共衛生的持續發展。伴隨日本在台殖民統治趨於鞏固,台灣的公共衛生不僅有階段性的發展,並逐漸與日本帝國中心同步。二次大戰後,美國為鞏固東亞地區反共勢力,促使台灣成為美式醫學衛生的示範地,台灣的公衛醫學發展也進入新的階段。從戰前日本德日式殖民近代衛生,轉至美式醫學衛生體系,其間日本遺產延續與斷裂的問題,都影響台灣現代醫學與公衛發展,是重要的歷史課題。

本書名為《現代醫學在台灣》,是基於「西方現代醫學」在台灣展開之涉及多重的歷史意義。共選錄9篇文章,探討清代、日治與戰後台灣公共衛生史課題。結合不同學科的研究亦展現此議題的發展性、開創性與跨領域性。希冀藉由各篇的研究成果,得以架構台灣醫學與公衛史發展的主軸與其歷史脈絡,展現此研究領域的新面貌。

現代醫學在台灣_立體書封300dpi
Photo Credit: 國立台灣大學出版中心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