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認知心理學》:絕對音感的困擾——聽音樂時,每個音似乎都在「呼喊自己的名字」

《音樂認知心理學》:絕對音感的困擾——聽音樂時,每個音似乎都在「呼喊自己的名字」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亞洲人的絕對音感真的跟學習聲調語言有關嗎?或者,音樂教育方式才是造成亞洲音樂家具有絕對音感的比例特別高的原因呢?

文:蔡振家

【絕對音感的利弊】

多數人都具有不錯的相對音感,擁有絕對音感的人則極為稀少,這種人可以認出單音的絕對音高,不管是噴嚏聲或煞車聲,具絕對音感者都能輕易指出其音高相當於鋼琴上的哪一個鍵。

關於絕對音感的研究已經有超過百年的歷史,而在神經科學蓬勃發展之後,此一研究議題涉及了神經生理、神經病理、神經發展、基因表現、音高表徵、語意處理(semantic processing)、工作記憶、種族差異……等,是個十分有趣的議題。

絕對音感的定義

所謂的絕對音感,是指能夠在沒有基準音的提示之下,正確指認鋼琴或其他樂器上隨機演奏的單音,具絕對音感者的辨音正確率,通常高於八成。關於絕對音感的定義,還有以下幾點必須留意。

即使指認固定音名時會誤判為高八度或低八度,仍屬絕對音感的正常現象,因為絕對音感的重點在於「能夠準確指認一個八度以內的音高」,不涉及八度等價的議題。具絕對音感者在純音及樂器聲響的音高指認上相當準確,但是對於歌聲的音高指認就比較有可能出錯(Vanzella & Schellenberg, 2010),屬於正常現象。絕對音感的聽音策略不限於音樂訊息的處理(Oechslin et al., 2010b),因此,使用非關音樂的測驗方式,也能檢查出是否具有絕對音感,這種方式適用於未接受過西方音樂訓練的人。

不具絕對音感的人,有時候也會展現出類似絕對音感的能力:在沒有提示音的情況下唱出熟悉歌曲時,只具相對音感者所選用的調高,差不多總是固定的。不過這種「音高的長期記憶」,跟具絕對音感者「為音高貼上標籤」(pitch-labeling)的能力並不相同,不宜混為一談(Levitin,1994)。

關於音高的長期記憶,曾經有心理學家以一些電視節目中的著名曲調來做實驗,得到十分有趣的發現。當整個曲調被移高或移低一至二個半音時,多數受試者都能察覺音樂有些異樣,這是因為電視節目中的著名曲調通常只會在固定的調高上出現,很少移調(Schellenberg & Trehub,2003)。由此可見,大多數的人都具有音高的長期記憶,可以憑著熟悉的曲調、音色等相關線索將它提取出來(retrieve),但是,具絕對音感者則能夠在沒有其他線索的情況下,快速地將單獨的音高映射至固定音名。

完美的音感?

具有絕對音感的人數,不超過總人口數的千分之一。對於只能辨識音高之相對關係的大部分人而言,絕對音感似乎是一種罕見而神奇的現象,所以也有人把它稱為完美的音感(perfect pitch)。然而,絕對音感真的完美嗎?根據歷史學者的研究,許多歐洲作曲家是沒有絕對音感的,例如華格納(Richard Wagner)、拉威爾(Maurice Ravel)、柴可夫斯基(Peter Tchaikovsky)、史特拉文斯基(Igor Stravinsky)……等, 他們的樂曲並不比具絕對音感的音樂家遜色,後者如莫札特(WolfgangAmadeus Mozart)、孟德爾頌(Felix Mendelssohn)……等(Slonimsky,1988)。聽音方式的不同,導致作曲家對音的想法不同,可能會反映在其樂曲風格上面,但與藝術成就無關。

絕對音感雖然罕見,但它不應與音樂才能畫上等號。有許多自閉症患者在沒有接受音樂訓練的情形下發展出絕對音感,然而他們卻未必精通音樂。有學者將這個現象與自閉症的核心統整能力薄弱(weak central coherence)假說連繫起來,因為絕對音感是將各個音高當作獨立的單元,一一貼上標記,倘若因此而疏於掌握音樂的整體脈絡,便與自閉症患者「見樹不見林」的問題十分類似。

有實驗結果顯示,自閉症相關障礙(autism spectrum disorder)中的亞斯伯格症(Asperger’s syndrome)患者,確實傾向於將各個音高當作獨立單元來聆聽(Altgassen et al., 2005);但也有實驗顯示,自閉症患者一方面在音樂的局部處理上優於常人,另一方面,他們對於音樂的整體處理能力與常人並無顯著差別(Mottron et al., 2000; Heaton, 2003)。

不可否認,絕對音感在演奏某些無調音樂(atonal music)時有一定的用處,因為在這種音樂中難以定義首調音名,也沒有主音(tonic)可言,但是,大部分的人類音樂都使用音階系統,這些音樂的認知較注重音程而忽視絕對音高,因此,相對音感比絕對音感更為重要。

絕對音感的壞處

對於許多音樂文化而言,絕對音感不但沒有用處,甚至可能會造成學習上的阻礙。筆者曾經親眼目睹,擁有絕對音感的人在學習歌仔戲、北管等台灣民間音樂時,對於同一曲調可以移調演奏的現象感到難以適應,學起來格外費力,只具相對音感的學習者反而沒有這個困擾。同樣的,流行歌曲與藝術歌曲經常要移調演唱,一旦牽涉到移調,相對音感良好的人便比較吃香。

除了移調有困難之外,具有絕對音感的人可能在聽音樂時會分心,減低聆賞的樂趣,例如有些具絕對音感者會抱怨:「我在音樂中聽到的不是旋律,而是聽到一串音名流過。」(Parncutt & Levitin, 2001)曾經有位具絕對音感的學生告訴我,他聆聽音樂時,每個音似乎都在「呼喊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