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認知心理學》:絕對音感的困擾——聽音樂時,每個音似乎都在「呼喊自己的名字」

《音樂認知心理學》:絕對音感的困擾——聽音樂時,每個音似乎都在「呼喊自己的名字」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亞洲人的絕對音感真的跟學習聲調語言有關嗎?或者,音樂教育方式才是造成亞洲音樂家具有絕對音感的比例特別高的原因呢?

亞洲人的絕對音感真的跟學習聲調語言有關嗎?或者,音樂教育方式才是造成亞洲音樂家具有絕對音感的比例特別高的原因呢?遺傳學者葛瑞格森(Peter Gregersen)比較了美國音樂學院裡面的白人與亞洲留學生,發現不同種族中具有絕對音感的比例有顯著差異(Gregersen et al.,2001)。由於這項統計結果的詮釋遭致達曲的批評,因此葛瑞格森後來再度強調,美國音樂學院裡面的亞洲留學生,可能是由於幼時在亞洲接受固定音名系統的訓練,所以才普遍具有絕對音感:

完整的數據分析顯示,「接受音樂訓練的年齡」以及「是否在七歲之前接受固定音名訓練」,是可以預測絕對音感的兩項因素,無論白人或亞洲人都是如此。當然,這些數據僅反映了現象之間的關聯性,並無法證明因果關係。[……]由於有些亞洲國家抬高了絕對音感的價值,甚至把它當作教育目標,因此,究竟亞洲文化中的何種面向造成了亞洲音樂學生具有絕對音感的比例偏高,實在難以驟下斷語。亞洲的語言固然是一個可能的因素,但其他的因素也必須要納入考慮。(Gregersen et al., 2007)

這篇文章指出,在亞洲的西樂教育中,固定音名的訓練遠比歐美國家來得普及,這個教育特色是必須被納入考慮的重要因素;此外,從小在歐美國家接受音樂教育的亞裔學生,並不容易發展出絕對音感,由此可見教育方式對於培養絕對音感的重要性。綜上所述,「幼時學習聲調語言有助於絕對音感的獲得」這項猜測,至今仍然缺乏證據支持,相反的,有的研究指出,聲調語言的處理,跟相對音感、工作記憶有關(Tsai et al.,2018)。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音樂認知心理學(二版)》,國立台灣大學出版中心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蔡振家

人們為何需要音樂?音樂有哪些功能?音樂為何會引起情緒?聽音樂時為何會想要律動身體?……拜科技進步之賜,科學家如今可以觀測人腦在處理音樂訊息時的活化型態;另一方面,音樂活動的跨物種比較,也隨著生物學家對於靈長類、鯨豚、鳥類……的研究,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

本書結合神經科學與演化生物學的觀點,探討音樂認知心理學的主要議題,本書二版增加了一些有關大腦中輔助運動區(supplementary motor area)、預設模式網路(default mode network)、顯著網路(salience network)的文獻,以反映科學家對於音樂腦的研究進展。關於音樂應用的議題,在二版中特別凸顯了三項音樂功能:第一,聆聽音樂可以緩解某些病人的疼痛感,其原理涉及預設模式網路;第二,兒童藉由音樂遊戲促進了大腦的發展,可以強化動作協調、感覺統合、認知控制,以及聽語能力;第三,在音樂中展現個人創意,能促進預設模式網路跟認知控制(cognitive control)腦區之間的互動與平衡。

音樂認知心理學-立體書封300dpi
Photo Credit: 國立台灣大學出版中心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