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園地景百年流轉》:曾短暫成為「美軍屬地」的花博公園美術園區

《公園地景百年流轉》:曾短暫成為「美軍屬地」的花博公園美術園區
2011年的花博公園|Photo Credit: Trcheng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83年台北市立美術館啟用後,「公二」公園預定地被軍事單位與美術館佔據,僅剩東南隅(新生北路三段與民族東路口)的一小處「民族公園」。在戒嚴時期軍事威權的氛圍下,要回公園預定地興建公園可說是天方夜譚。

文:林芬郁

曾短暫成為「美軍屬地」的花博公園美術園區(公二)
  • 公園號次:二
  • 開園時間:1998年
  • 公園名稱:花博公園美術園區
  • 開闢面積:10.22公頃
  • 園內設施:台北市立美術館、舞蝶館、國際原生活美學館、王大閎自宅
  • 地點:新生北路、民族東路、中山北路三段與基隆河所圍之地
花博公園美術園區

1932年「大台北市區計畫」中的「公二」公園,坐落在台北市舊市區最北端,在今中山區中山北路三段、民族東路、新生北路三段與新生高架道路之間。東側隔新生高架道路與「公四」公園預定地(今花博公園新生園區)、「公三」公園預定地內(今濱江公園與花博公園大佳河濱園區)的建國抽水站相鄰,南邊是住宅區,西側以中山北路三段與「公一」公園預定地(今花博公園圓山園區)為鄰,北面堤防外是基隆河。靠中山北路一側現為花博公園美術園區,是通往圓山、士林、大直必經之地,較無商業氣息。

從農地到兼具公園用途的「圓山苗圃」
圖3_2_2
Photo Credit: 貓頭鷹出版提供
1945年「公二」公園預定地內的苗圃與南方資料館。底圖:19450617 美軍航照影像

清治時期,多為農地的「公二」公園預定地屬山仔腳庄,僅有少數農家散佈其間,有一「牛埔庄」地名,昔日有草地飼養牛隻。1920年改正町名後屬「圓山町」,明治橋旁有一座大稻埕茶商陳朝駿別墅。「大台北市區計畫」中規劃的「公二」公園預定地(22.28 公頃)與「公三」、「公四」公園預定地相鄰,為台北市北隅緊鄰基隆河畔都市邊陲的緩衝綠地空間,但二次大戰終戰之前都未開闢公園。

日治時期,因龍山寺町與馬場町內台北市經營的苗圃太小,又因為道路、公園、綠地、廣場等大量各種土木工程同時進行,如公園道第四號(今仁愛路一、二段)、三線道路改建工事、敕使街道擴張工事、川端公園新設工程等。民間業者對於植栽的需求大增。因此1939年市政府決定,以敕使街道東側「公二」公園預定地的一部分,設置大規模的「圓山苗圃」,面積約4.29公頃,約佔公園預定地的19.25%。由土木課設計的苗圃內有欄柵、通道、長椅、噴水池等設備,是一處兼具公園性質的苗圃,可提供市民自由行樂。二次大戰期間,圓山苗圃一部分劃為動物園的飼料農場。戰後,圓山苗圃更名為「中山苗圃」,配合「都市綠化」計畫與省公路植樹,培育各種苗木。

基隆河畔英式風格「陳朝駿別莊」

位於基隆河畔,「公二」公園預定地的西北角落,今台北市立美術館旁,有一棟英國都鐸式風格的「陳朝駿別莊」。1913年竣工,是當年「同業組合台北茶商業公會」首任會長陳朝駿做為休憩度假與招待台灣士紳、政要與茶商的聚會之處。1923年陳朝駿過世後曾數度易手,之後曾為日本憲兵隊行刑隊徵用。

圖3_2_3
Photo Credit: 貓頭鷹出版提供
明治橋左側即為陳朝駿別莊(大園市藏(1935),《臺灣始政四十年史》,臺北:日本植民地批判社)

二次大戰後,別莊曾作為台灣省公產管理處與黃國書宅邸。之後,由財政部國有財產局接收,將別莊出租給藝品館,後由台北市政府徵購做為公園路燈管理工程處北區分隊駐在所。1987年移交台北市立美術館管理,做為藝術家聯誼中心。1998年別莊指定為古蹟並進行修復,2003年至2015年由陳國慈律師贊助,做為「台北故事館」對外開放。2015年至2018年台北市文化局委託郭木生文教基金會接手經營,2019年至2020年休館進行修復工程後再行開館。

專門研究南洋地區的南方資料館
圖3_2_6
Photo Credit: 貓頭鷹出版提供
南方資料館別館(《南方資料館報》1943年2月第2號,頁2)

「公二」公園預定地的北端,為南方資料館。台灣在歷經日本40年統治後,足以肩負南方國策執行與經濟據點之使命。太平洋戰爭期間,台灣總督府為了南進政策,以台灣實業家後宮信太郎所捐獻的一百萬圓,於1940年9月6日成立「財團法人南方資料館」。專責南方調查研究,蒐集政治、經濟、文化等相關圖書與資料,做為南進政策的基礎。

南方資料館包含本館、書庫、燻蒸室、製本室與食堂,別館還有複印室與車庫。南方諸地方的人文與自然相關環境的圖書文獻,共計藏書5萬餘冊與洋文書逾3萬冊。第一書庫收藏南洋相關書籍,第二書庫為東洋與一般書籍,第三書庫收納中國、台灣、雜誌與一間地圖室。圖書文獻主要以調查課(外事部的前身)時代的蒐集為主體,南方協會時代與南方資料館也陸續購入其他書籍。館內藏書之豐富,連東亞經濟調查員與東亞研究所員都曾為查資料而前來南方資料館,並停留數月之久。

二次大戰後,原南方資料館址一部分被中國旅行社接收,南方資料館本館改為台北招待所。1955年至1979年間,南方資料館轉做為美軍協防台灣司令部總部的一部分使用,今成為中山計程車服務站與民族苗圃。

二次大戰後成為美軍顧問團的「美軍特區」

二次大戰後,為防止無計畫建築之破壞與彌補當時公園的不足,「台北市都市計畫圖(分區使用)」中劃定的「圓山風景區」,亦包括了「公二」公園預定地。

韓戰爆發後,美國派第七艦隊協防台灣。「美軍顧問團」(即美國軍事援助技術團,USMAAG-U.S.Military Assistance and Advisory Group/Republic of China on Taiwan)協助訓練台灣的陸海空軍與聯勤部隊、戰術的運用,與協助台灣從美國獲得保衛台灣和維持內部安全所必需的軍事物資,並成立「美軍協防台灣司令部(U.S.TaiwanDefence Command,簡稱USTDC)」。

台灣省政府將今民族東、西路以北到酒泉街一帶,原日軍醫院之地(今中山足球場一帶),劃設給美軍顧問團使用,稱為美軍總部勤管司令部(Headquarters Support Activity,簡稱HSA)西營區(HSA West Compound)。營區內有行政大樓、出納處、衛生中心、教堂、康樂中心、美軍宿舍、美軍眷屬服務中心、汽車修理處與美軍軍官俱樂部(MAAG Officers Club [1]),就如同一個美國社區。

圖3_2_9
Photo Credit: 貓頭鷹出版提供
美軍總部勤管司令部東營區與西營區。底圖:1967年台北市舊航照影像

位於西營區對面的「公二」公園預定地則供「美軍協防台灣司令部」使用,稱為美軍總部勤管司令部東營區(HSA East Compound)。分別設置美軍協防台灣司令部總部、美國戰略司令部台灣信號支援局(USST TCOM)總部、美國海軍超市(Navy Commissary)、美國海軍販賣部(Navy Exchange)、通訊中心、辦公室、美軍福利197委員會、電影院、餐廳、銀行、郵局、運動場、停車場。基地內還有一處美國海軍供應處(Foreign Aairs Service Department,簡稱FASD),專供美軍購買一切所需的民生日用品及食品,皆由美國空運來台。1969年,台北市警察局與美國海軍供應處簽訂消防協定,1976年雙方共同決定在供應處營區興建一座可容納10輛消防車之分隊,成為台北市北區另一有力的消防據點。

東營區裡的聯勤外事處,專門負責美軍在台的一切後勤業務支援,如住宿、休閒、娛樂、民生用品、眷屬安頓等服務,甚至找佣人,生孩子,買賣汽車、冰箱等都包辦,猶如一個小型的外交單位。中美斷交後,外事處重新編組隸屬總務處,後來改為軍務處。

美軍士兵招待所──彩虹賓館

東營區外有1954年興建的美軍士兵招待所(Foreign Aairs Service Department,FASD Hostel)所內有一百多個房間,提供來台美軍住宿,還有為攜眷美軍設計的20間附廚房的家庭式套房。此處曾是美軍駐華時期的重要據點,當時為滿足外國人口腹之欲,特別開辦西餐人員訓練班指導台灣師傅做道地的美式西餐,開啟了台灣西餐與旅館風氣之先。越戰時,來台度假的美軍都以此處為主要落腳處,當時還設「美軍度假服務中心」處理度假事宜。

1978年中美斷交後,同年4月底駐台美軍全部撤離台灣。此處由聯勤總部接管後,改名為彩虹賓館,轉為服務國軍官兵為主,同時提供友邦外交人員住宿服務,而後彩虹賓館與臨近的相關行業衰落,面臨轉型問題。當時彩虹賓館旁的圓明園餐廳(原美僑舞廳)還配合「中華文化復興運動」,與對面的「台北廣播電台」改建成中國北方建築樣式,以強調中華民國政權的正統性。原東營區的美軍通信中心與停車場則改成憲兵司令部。彩虹賓館於1994年6月由台北市政府收回。

台北市政府於1965年公告「變更第二號公園部分預定地為建築用地」(中山北路三段、民族東路口交點東北隅)變更地目[2]時,改為供「中央各軍事學校同學會」興建會所,之後就地合法化;部分用地由私人購得後經營樂馬大飯店,後租給北區海霸王使用。坐落在民族公園北邊的圓山抽水站於1965年6月完工使用。

1983年台北市立美術館啟用後,「公二」公園預定地被軍事單位與美術館佔據,僅剩東南隅(新生北路三段與民族東路口)的一小處「民族公園」。在戒嚴時期軍事威權的氛圍下,要回公園預定地興建公園可說是天方夜譚。

「公二」公園開闢為中山美術公園

公二公園開闢時,預定地內除了憲兵司令部[3]、中華戰略協會、中央軍事院校同學會會址、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同盟、隸屬聯勤總部外事處的彩虹賓館、圓明園餐廳、台灣銀行44戶高級職員宿舍、消防大隊北區消防隊、圓山抽水站、中英文經協會、大眾周刊社、公園處倉庫等地上物,狀況之多,複雜度不下於公十四、公十五公園預定地,是另一個受眾人矚目的公園興建案。

台北市政府原想利用1989年度第一期公共設施保育地取得預定地開闢公園,但軍方、有力人士不斷關說,加上北市府也未積極徵收,以「地上物實難執行拆除」為由聲請暫緩處理。1991年首先拆除民族東路3至13號的輪胎行、機車行、花藝店、蒙古烤肉店等商家與彩虹賓館旁的違建戶,並進行簡易綠化工作。1994年,再拆除公二公園預定地上的中華戰略協會、中央軍事院校同學會會址、中英文經協會、大眾周刊社、公園處倉庫與圓明園餐廳後,立即進行公園綠化,彩虹賓館因租約問題延後拆除。憲兵司令部,消防大隊北區消防隊、抽水站等地上物,也先後完成都市計畫變更為機關用地。

1994年時任台北市市長的黃大洲為選舉政績,由公園路燈管理處倉促委託游明國建築師事務所以「公共設施多目標使用方案」開始規劃「公二」公園預定地為「美術公園」。但設計案並未在黃大洲市長任內完成。繼任的陳水扁市長提出將圓山建設成為「文化休閒區」的構想,將1983年開館的北美館與美術公園(「公二」公園範圍)功能合一,視為北美館展覽的延伸,讓中山北路三段至圓山一帶成為文化休閒重點區,基隆河截彎取直後可做為市民親子水上公園休閒區(今大佳河濱公園)。北美館、美術公園、兒童育樂中心、圓山、劍潭、士林官邸花卉公園等連結成一景觀,朝多功能、多目標規劃設計,提供市民完善的文化休閒空間,邀請建築師、藝術家、居民、景觀與都市設計者提供建言,並進入都市計畫審查會議討論各方意見,不過最後仍以公部門、設計者與北美館的協商為主。1998年,中山美術公園竣工啟用,兼具室內展覽空間延伸、休閒遊憩功能,讓殿堂的藝術走入人群中。

圖3_2_14
Photo Credit: 貓頭鷹出版提供
圓山公園、美術公園與民族公園(右下角)。底圖:「1991年台北市航測影像」

註釋

[1] 由外事處管轄,即後來中山北路和酒泉街口的聯勤中山俱樂部,於1998年6月結束營業。

[2] 「變更第二號公園部分預定地為建築用地」,1965年3月5日府工字第5386號。

[3] 1979年闢建建國南北路高架橋而暫遷移至此地的拆遷戶。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公園地景百年流轉:都市計畫下的台北,邁向現代文明的常民生活史(特贈「日治台北市區計畫街路並公園圖」)》,貓頭鷹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林芬郁

一座城市,總少不了公園
都市叢林中的唯一綠地,誕生於台灣不過120多年

  • 特別贈送:1932年日治「台北市區計畫街路並公園圖」、「台北公園系統」古今對照賽璐璐透明片

1932年一張市區計畫圖,揭開台北邁向現代化之路
從圓山公園開始,追索17座公園的百年歷史變遷
溜狗、運動、漫步、沉思之餘,那些你需要知道的公園知識

為什麼台灣會有公園?
大安森林公園、二二八和平公園、植物園,這些熟悉的城市綠地,都是起自於二十世紀初台北都市計畫的成果。當時日本政府意圖將台灣帶向現代化的道路。隨「星期制度」出現,大眾交通系統發展,時間與空間的雙重變革,開啟台灣人的休閒風氣。公園成了大眾的休憩場所,並兼負保健、防災等重要功能。1932年都市計畫中規劃了17座公園。

日治時期,政府還拆除了台北城牆,鋪設有美麗行道樹和安全島的三線道路,現今愛國東路、中山南路、忠孝西路、中華路等三線道,是台北車水馬龍的街道,但是當年卻因人煙稀少成為情侶約會好所在,台語老歌〈月夜愁〉說的就是這道路上發生的故事;而現在時興的路跑,在當時的三線道就舉行過了呢!

公園深入日常,休閒中有濃濃的「政治」味
公園和許多現代化設施一樣,都是日本政府「二手移植」的成果。將歐美公園的音樂亭、噴泉造景與西方的博物館、博覽會、動物園等空間「再現」於公園內,民眾可以在精心塑造的空間中,接受文明洗禮,體驗前所未有的新鮮事,例如棒球比賽、相撲比賽、音樂表演等,當時《台灣日日新報》還會刊登音樂會曲目。

此外,圓山公園中的台灣神社與植物園內建功神社的祭典儀式,還有公園內的收音機體操,都是讓民眾在享受休憩活動之餘,強化愛國意識、健身保國的思維,也是「教化」國民的有效方式。

隨歷史變遷的公園命運交響曲
17座公園百年來的命運各不相同,有些因戰爭工程停擺,有的存續至今,如二二八和平公園。戰後有些被當成居民聚落、眷村用地、國防軍事基地等,有些甚至直接改變用途放棄建設公園。

不久前因圓山文化遺址產生爭議的圓山自然景觀公園,戰時將運動場改建為軍醫院,戰後曾供美軍顧問團使用,後改建為中山足球場,在2010年又成為花博用地,其中經歷的土地轉移過程宛如台灣現代史的縮影。

體檢台北公園,我們還可以這麼做
本書透過實地田野考察與資料蒐集,一一重現17座公園的歷史與現況。作者為地理與歷史雙學科背景,引領讀者翻閱百年來的地圖、都市計畫圖、報刊、文獻、明信片、照片,讓我們能對臺北公園的地景風貌與歷史脈絡有更多認識。更深入全面檢視臺北公園建設的問題,如圓山公園的考古遺址問題,防災公園可以怎麼做?本書特闢專欄以日本公園與紐約案例提出建議,期待臺北的公園可以乘載更多文化歷史外,還能發揮其實用價值。

getImage-2
Photo Credit: 貓頭鷹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