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肺炎疫情的國際輿論操作,看中國宣傳系統的升級與轉變

從肺炎疫情的國際輿論操作,看中國宣傳系統的升級與轉變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透過操作外宣來強化國內民眾對政府的認同及信任、鞏固統治正當性的目的依舊未改變,但在全球引發的效應,卻已證實中國的宣傳機器在此次疫情的輿論操作能力已有提升、手段也更為多元與細緻。

文:普麟(美國杜蘭大學政治學博士生)

前言:中國大外宣的「試驗場」

中國自2019年底於湖北省武漢市發生第一起感染武漢肺炎(又稱新冠肺炎,正式名稱為COVID-19)的案例開始,接著中國政府於2020年初在武漢市執行史上最大規模且嚴厲的封鎖,被稱為「武漢封城」。然而,疫情卻也開始在世界各國爆發,並在3月被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正式宣布為全球性大瘟疫(pandemic)[1]。全球疫情狀況至今(2020)年4月中已超過200萬人確診,更導致高達13萬人死亡,且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多為歐美主要各國,包括美國、西班牙、義大利、德國、法國與英國[2]

然而,最早傳出肺炎病例的中國卻於3月宣布疫情已過高峰,感染人數與死亡人數分別為八萬兩千多人及三千多人,反遠低於前述較晚傳出疫情的歐美國家[3]

中國在最初傳出疫情後不久,2020年1月初就有武漢一名醫師李文亮在網路通訊軟體「微信」的群組上指出此波疫情類似SARS冠狀病毒,卻被當地公安局指控是「在網際網路上發布不實言論」並警告,不久疫情擴大而他自己也因此感染而病發死亡,引起中國網友與民眾對當局處置的不滿[4]。雖然如此,根據台灣《新新聞》雜誌於4月獨家取得的中共官方內部資料顯示,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早在1月3日就有指示要求相關單位部署防疫工作,顯示地方政府應該有將疫情第一手消息向上通報,但中央卻在初期選擇隱匿疫情與延後處置,導致隨後不得不在1月底採取大規模的封城手段來圍堵疫情擴散[5]

然而,中國政府並未因為「李文亮事件」的發生而將疫情資訊完整對大眾公開,反而在網際網路與社群媒體上加強了針對與疫情相關資訊的審查與刪除,對傳統媒體的管制更是沒有例外[6]。除了隱匿資訊與媒體/網路審查外,中共當局更同步啟動宣傳系統,例如由中共中央宣傳部下令將記者派赴疫情前線進行「正面」報導,也要求媒體要報導抗疫的正能量故事,甚至還出版了介紹中國抗疫故事的書籍《大國戰「疫」》,一系列措施皆用於轉移民眾焦點,重新建立起對中國政府的信心。此外,中國在此次更大力加強對海外的宣傳,試圖透過所謂的「大外宣」(Grand External Propaganda)來操作國際輿論[7]

中國從2008年開始試圖改善在國際社會的形象,於隔年投入高達大量資金在海外宣傳計畫——大外宣,不但成立外語媒體,更在海外大肆收購傳媒企業、購買廣告[8]。在習近平於2012年擔任中國領導人之後,不但加強了政府對於政治、經濟與社會等領域的控制,更於2016年提出了「媒體姓黨」的原則,強力要求媒體要反映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意志[9]

於此同時,中國在海外媒體與輿論的擴張也較以往更積極、激進,向各界各國「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正是中國推動大外宣最佳的註解[10]。習近平更在疫情爆發後於2020年1月7日指示要「做好宣傳教育與輿論引導」的其中一個關鍵就是「佔據主動、有效影響國際輿論。」[11]在實際情況我們也可以看到,中國透過宣傳與外交體系強力主導國際社會對疫情的討論,途徑包括了從傳統媒體到電子媒體、網路社群肺炎疫情成了中國大外宣最佳的「試驗場」(testing ground)。因此,本文將會透過分析中國政府在肺炎疫情的國際輿論之操作與效應,來進一步解釋中國對外宣傳能力是否出現升級或轉變。

AP_2006028216298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符合中國政治目的的疫情敘事之產製

為了完全掌握在全球疫情的輿論主導權,中國政府除了進行對外宣傳,也搭配外交上的行動與其它國家、國際組織的呼應,以徹底重製符合中國所需的疫情敘事。

首先於2020年2月,WHO正式將此次肺炎命名為COVID-19,中國政府也以反歧視與反污名為由要求媒體與機關使用COVID-19或中文「新冠肺炎」等名稱,避免與武漢、中國等產生連結[12]。接著在2月底,中國工程院院士、呼吸道傳染病專家鍾南山則表示,肺炎疫情發生在中國不代表病毒源自中國,試圖以科學專業來模糊病毒的起源地[13]。到了3月初,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更直接在社群媒體「推特」上表示中國肺炎疫情爆發原因「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這則貼文更得到十多個中國駐外館處帳號的轉發。趙立堅與另一位發言人華春瑩都質疑在美國因得到季節性流感而死亡的病人,有部分人真正的死因很有可能是新冠肺炎[14]

中國的肺炎病毒「美軍起源說」不但未提出科學證據,還引起國際輿論的譁然與反彈,但卻在中國國內及部分國家得到支持及呼應,意圖翻轉病毒起源的敘事[15]

趙立堅的指控立刻引發美國的強烈回擊,美國總統川普還刻意用「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的名稱來直指此次疫情的源頭是中國,導致兩國彼此隔空交戰。不過,到了3月中,正當全球各國疫情日益嚴重之時,中國政府卻開始宣布境內沒有出現新增確診病例,雖被外界質疑但仍在統計數據上讓全球疫情情勢出現逆轉[16];同時在外交行動上,北京也接連向疫情嚴重的國家(例如義大利、伊朗與伊拉克)運送醫療團隊與口罩、防護衣等物資[17]

如此一來,中國不但可以藉此對外宣傳處理疫情的「成功」經驗,凸顯其危機處理能力優於歐美西方國家,甚至是在幫歐美各國爭取時間,更可以塑造其在疫情肆虐的危機中扮演著負責任大國的角色[18]。也因此,就有美國分析師指出中國政府的目的更是希望藉此操作以閃避讓疫情向全球擴散的責任,扭轉中國在國際社會的負面形象[19]

在宣傳途徑上,除了中國官方媒體的宣傳之外,網路社群更是中國政府進行輿情操作的關鍵戰場。

當肺炎疫情在全球各地肆虐時,相關的各種假訊息與謠言也在網路世界不斷出現、被分享與傳播,例如在台灣的社群媒體上就出現來自中國的網路謠言指稱台灣執政黨政府在掩蓋疫情爆發的真實數據[20]。而在疫情爆發初期,中國社群媒體「微博」也出現大量關於美國流感死亡人數達到史上最高峰的貼文,分享的帳號還包括了中國官媒央視新聞,這樣的論調不但符合趙立堅與華春瑩指美國流感的死亡案例其實是死於新冠肺炎的陰謀論,更被視為是中國在國內疫情爆發初期意圖轉移焦點的操作手法[21]

此外,根據美國新聞調查組織ProPublica的研究指出,在中國國內被封鎖的推特於近期出現了一萬多個帳號都在大力散播與肺炎疫情、香港反送中等議題相關的親北京言論,且貼文內容多為中文,被視為是意圖影響在海外的中國網友,而這些帳號的背後更可以追溯到一間位於北京且與中國政府有商業合約的網路行銷公司「一網互通」,顯示中國官方的確有透過商業外包的方式在網路世界進行輿論操作[22]

然而,中國的輿情操作並非僅限於中文世界或中文內容,例如中國官媒包括新華社、《環球時報》與中國中央電視台的臉書官方帳號就大量發布稱讚中國抗疫成功、以英文撰寫的貼文,更購買這些貼文的廣告,試圖影響社群網路上的英語世界[23]

為了提高中國成功抗疫此一論調的曝光度,中國政府甚至還出資邀請港台藝人陳奕迅與蔡依林來合唱致敬歌曲;而中國官媒也與會說中文、在中國走紅的美國籍網路知名人物(俗稱網紅)合作開直播,在影片上批評美國處理疫情失當,並配合北京的論調來稱讚中國當局的作為[24]。種種手段似乎也反映出即便中國政府於3月中驅逐了《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與《華盛頓郵報》等外媒記者之後,仍舊可以靠著自身的宣傳能力來打入國際言論市場[25]

根據分析,經過中國宣傳機器重新產製的肺炎疫情敘事,很明顯是想向國際社會傳達以下三大訊息:一、肺炎疫情雖然最初在中國爆發,但病毒並非起源於中國(甚至是美國);二、中國為世界爭取了防疫的時間,但卻被西方國家浪費掉如此寶貴的黃金時間[26];三、中國政府有能力與意願協助其它國家進行防疫,證明中國在國際社會上是負責任的大國[27]

然而,這樣的論點在國際社會上是否有人願意買單呢?

全球輿論效應及威權國家的呼應

無論是肺炎病毒源自美國或是中國抗疫成功的敘事,都以中、英文及其它各種語言在全球輿論市場流傳,中國甚至還得到了來自同為威權世界的俄羅斯、伊朗等國之協助。

根據美國國務院「全球參與中心」(Global Engagement Center, GEC)的負責人Lea Gabrielle指出,中國與俄羅斯、伊朗等國彼此都在增強關於肺炎疫情的假訊息及反美陰謀論之傳播;相較於中國是透過宣傳來美化其國家形象,俄羅斯的目標則是削弱民主社會下民眾對於民主的信念、激化社會對立,因而有分析指出中國在此次疫情中,正在學習俄羅斯的造謠手法來掩蓋初期處理疫情的失當[28]。甚至也有觀察提到伊朗與中國彼此互相透過官媒來宣傳關於疫情的反美言論,例如伊斯蘭共和國通訊社(IRNA)與Press TV等多家具有伊朗政府背景的媒體,都報導了關於趙立堅對於肺炎病毒來自美國的不實指控[29]

在使用中文的國家中,此次對抗肺炎病毒與假訊息都頗具成效的台灣,仍有部分媒體與政治人物隨著中國散播病毒源自美國的陰謀論,例如政治立場親中的中天新聞台(屬於旺旺中時集團)節目《新聞龍捲風》、以及前立委邱毅等都紛紛指責美國才是造成傳染病全球大流行的罪魁禍首。

此外,擁有許多華裔族群的馬來西亞,許多年長者容易受到傳統媒體以及網路上來自內容農場網站的假訊息文章的影響,進而容易相信肺炎病毒是由美軍帶去中國的說法。根據我與一名馬來西亞媒體工作者的匿名訪談,他認為除了馬來西亞媒體報導容易採用中國官媒的新聞之外,大中華民族主義情懷也是影響其政治認知的一大關鍵因素,這點則是跟台灣的年長泛藍支持者的吸收政治資訊的狀況有許多相似之處。

未命名-0002
作者截圖
前立委邱毅在微博上表示肺炎病毒的起源很有可能是美國

在全球各地,中國的外交官則是與官媒在疫情中聯手進行宣傳及批評,例如中國駐法國大使館推特分享了環球電視網法文網站的文章,質疑美國是否曾出現本土新冠肺炎病例卻隱匿資訊,更批評此為「川普大流行病」(Trumpandémie)[30]。而中國駐南非大使林松添也在推特上附和趙立堅的指控,認為病毒並非源自中國;中國駐澳洲大使館還譴責澳洲媒體稱病毒源自中國是在將疫情泛政治化。還有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張軍寫信給其它聯合國高級官員,表示「中國不僅是為了自己而奮鬥,也是為了全世界而戰」,並誇耀中國在防疫作為上的成功及自信。

除了讓中國外交官在世界各國掀起輿論戰場外,中國此次還藉由對各國輸出醫療專家與物資、進行醫療援助,來爭取國際對中國政府的友好感,希望藉此「洗白」。例如當中國醫療團隊飛往塞爾維亞進行協助時,塞爾維亞總統Aleksandar Vucic還激動到親吻中國五星旗,首都貝爾格勒的街道還出現了大量印有「感謝您習大哥」的習近平看板[31]

然而,中國的負責任大國神話卻可能會因為其有問題的醫療援助與外交行動而不攻自破。例如加入中國「一帶一路」計畫且政府立場日益親中的義大利,目前仍是歐洲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卻是在配合中國大外宣並接受中國援助的醫療物資,華春瑩甚至還在推特上稱有義大利民眾在街頭播放中國國歌、在陽台上大喊謝謝中國等情景,但最後卻是在媒體與民眾的壓力下讓義大利外交部證實這些從中國送來的醫療物資並非免費援助,而是義大利政府花錢所購買的[32]

從中國初期的隱匿疫情、到後期出口海外的醫療器材與口罩紛紛出現瑕疵等品質問題,都讓國際社會紛紛質疑中國政府的誠信以及其背後的政治宣傳目的。

RTX7CGYX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結論:如何評估中國的宣傳戰能力?

對於國際社會與美國的質疑,趙立堅於2020年4月初在中國外交部記者會上仍重申中國是最早向WHO反映疫情狀況的國家,並不代表肺炎病毒源自於武漢[33]。雖然中國不再公開宣傳肺炎病毒源自美國的指控,但很明顯這則謠言早已被製作成不同形式與語言的文本,在世界各地及社群媒體上不斷流傳、散播。配合中國對於自身形象的正面宣傳、以及對美國的各種陰謀論指控,激起各地不少反美的情緒和言論。

過去針對中國假訊息與所謂「資訊戰」的研究,大多數案例僅能指出這些「假新聞」或內容農場文章可能源自中國,但少數有證據可以證明是由中國官方下令發動的輿論攻勢。因此,中國在此波疫情中所發動的宣傳戰與輿論戰,不再單純是美化自身的國家形象,反而選擇公然指控病毒來源是美國,已經構成公開傳播假訊息的行為。雖然近期已不再強調是由已感染肺炎病毒的美國軍人帶往中國武漢此一指控,但還是不斷澄清中國並非是病毒的源頭,以及暗示病毒來源可能是其它國家,試圖以模糊病毒起源、發動宣傳戰來解決疫情所帶給中國在國際社會的危機[34]

此外還有另一個值得注意的點是,雖然有不少中國外交官與駐外館處隨著趙立堅的陰謀論起舞,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卻選擇不為此背書,還認為病毒來自美軍的謠言十分瘋狂,並稱自己是代表「中國領導人和中國政府,不代表任何個人」,並不能為趙立堅回答問題[35]。崔天凱的回應與態度也讓外界提出不少猜測:一說是兩人對於外交官的定位及所應扮演的角色不同,例如趙立堅就比較類似以王毅為代表的「戰狼外交」,而崔天凱身為駐美大使仍須與美國保持友好;另一說則是指向兩人背後所代表的高層派系可能正在鬥爭,而外交戰場只是國內政治的延伸。

AP_2012061052499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然而,可以確定是的,中國的外交官與外交體系在此次整體對外宣傳系統上扮演著相較以往更為積極、主動的角色,不同外交官的行事作風似乎也賦予中國在外宣上更多的彈性。雖然中國政府所編製的疫情敘事與病毒起源陰謀論,無法完全說服整體國際社會,而公開稱讚中國的塞爾維亞、柬埔寨、巴基斯坦與伊朗等國本身政府就與北京友好[36];但是,中國的宣傳行動仍在世界各地掀起輿論戰、讓某些國家的言論更趨於兩極化,甚至間接讓同為威權國家的俄羅斯、伊朗也跟進並協助傳播類似言論。

因此,中國透過操作外宣來強化國內民眾對政府的認同及信任、鞏固統治正當性的目的依舊未改變,但在全球引發的效應卻已證實中國的宣傳機器在此次疫情的輿論操作能力已有提升、手段也更為多元與細緻[37]

參考資料
  1. “WHO Director-General's opening remarks at the media briefing on COVID-19 - 11 March 2020,”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March 11, 2020
  2. 請參考我國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官方網站
  3. 熊建,〈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透露:中国本轮疫情流行高峰已经过去〉,《人民日报》,2020年03月13日
  4. Helen Davidson “Chinese inquiry exonerates coronavirus whistleblower doctor,” The Guardian March 20, 2020
  5. 林庭瑤、倪懷仁,〈獨家取得紅頭文件:中共隱瞞武漢疫情〉,《新新聞》,2020年4月15日
  6. Lotus Ruan, Jeffrey Knockel & Masashi Crete-Nishihata. “Censored Contagion: How Information on the Coronavirus is Managed on Chinese Social Media,” Citizen Lab March 3, 2020; Sarah Cook. “Op-Ed: China’s media censorship is making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even more lethal,” Los Angeles Times February 3, 2020; P. W. Singer, Peter Wood & Alex Stone. “How China Is Working to Quarantine the Truth About the Coronavirus,” Defense One February 9, 2020
  7. Vivian Wang. “China’s Coronavirus Battle Is Waning. Its Propaganda Fight Is Not.,The New York Times April 8, 2020
  8. 何清漣,〈何清漣專欄:一份未能出版的中國大外宣研究報告〉,《上報》,2018年03月21日。該報告經過改編已出版成書,請參考:何清漣,2019,《紅色滲透:中國媒體全球擴張的真相》,台北:八旗文化。
  9. Brady, Anne-Marie. 2017. “Plus ça change?: Media Control Under Xi Jinping,” Problems of Post-Communism 64(3-4): 128-140.
  10. 傅莹,〈在讲好中国故事中提升话语权(人民要论)〉,《人民日报》,2020年4月2日;张福海,〈坚持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求是》,2018年10月31日
  11. 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时的讲话〉,《求是》,2020年2月15日
  12. WHO Director-General's remarks at the media briefing on 2019-nCoV on 11 February 2020,”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February 11, 2020
  13. Huaxia. “COVID-19 first discovered in China, does not mean it originated here: respiratory specialist,” Xinhua February 27, 2020
  14. 請參考趙立堅的推特帳號貼文
  15. Steven Lee Myers. “China Spins Tale That the U.S. Army Started the Coronavirus Epidemic,” The New York Times March 13, 2020
  16. Marina Pitofsky. “China reports no new coronavirus cases for second day in a row,” The Hill March 20, 2020
  17. Lily Kuo. “China sends doctors and masks overseas as domestic coronavirus infections drop,” The Guardian March 19, 2020
  18. Zhang Jian. “China’s virus fight projects an image of responsible major power,” Global Times March 22, 2020
  19. Shadi Hamid. “China Is Avoiding Blame by Trolling the World,” The Atlantic March 19, 2020; David Gitter, Sandy Lu, Brock Erdahl. “China Will Do Anything to Deflect Coronavirus Blame,” Foreign Policy March 30, 2020
  20. Sheera Frenkel, Davey Alba & Raymond Zhong. “Surge of Virus Misinformation Stumps Facebook and Twitter,” The New York Times March 8, 2020
  21. 同時,中國的微博於3月突然出現大量內容高度相似、標題也相仿的系列文章,差別在於標題與內文的地點為不同國家,其中有一系列為「店铺关门歇业,有家难回」(例如〈疫情之下的印尼:店铺关门歇业,有家难回,在印尼待着太难了!!〉),就被視為是藉由批評其它國家疫情狀況嚴峻來凸顯中國的安全與政府處置得宜,然而卻被爆料其實是網路科技公司用來引導輿論的操作手法,是否有官方間接指使目前仍未能確定。請參考:陈良贤、蒋馨尔,〈全球华人“店铺关门有家难回”?来看假消息是如何批量生产的〉,《澎湃新闻》,2020年3月18日;上游,〈郭红丈夫薛育明:是我炮制了“世界失控了”“华商太难了”〉,《IT时代网》,2020年03月20日
  22. Jeff Kao & Mia Shuang Li. “How China Built a Twitter Propaganda Machine Then Let It Loose on Coronavirus,” ProPublica March 26, 2020
  23. Laurence Dodds. “China floods Facebook with undeclared coronavirus propaganda ads blaming Trump,” The Telegraph
  24. 蔡依林陳奕迅合唱致敬醫護眼尖網友卻怒了!〉,《新唐人電視台》,2020年4月5日;唐家婕,〈“美国小哥” 为何爆红中国网络?〉,《自由亚洲电台》,2020年4月7日
  25. Li Yuan. “Ousting U.S. Reporters, China Signals Confidence in Its Own Message,” The New York Times March 18, 2020
  26. 請參考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辦公室Twitter帳號「Spokesperson发言人办公室」的貼文:「China’s endeavor to combating the epidemic has bought time for int’l preparedness.
  27. Natasha Kassam. “China is rewriting coronavirus history and nobody will stop it,” Nikkei Asian Review March 23, 2020
  28. Julian E. Barnes, Matthew Rosenberg & Edward Wong. “As Virus Spreads, China and Russia See Openings for Disinformation,” The New York Times; International Cyber Policy Centre. “Covid-19 disinformation and social media manipulation trends: 8 April-15 April,” 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 (ASPI), April 17, 2020
  29. Michael Lipin, Liyuan Lu, Behrooz Samadbeygi & Mehdi Jedinia. “Iran, China Amplify Each Other's Allegations of US Coronavirus Culpability,” Voice of America March 24, 2020
  30. Tobias Hoonhout. “Twitter Says China Claiming Coronavirus Started in U.S. Not a Violation of Rules,” National Review March 23, 2020
  31. Digital Forensic Center. “A bot network arrived in Serbia along with coronavirus,” April 13, 2020
  32. Mattia Ferraresi. “China Isn’t Helping Italy. It’s Waging Information Warfare.,” Foreign Policy March 31, 2020
  33. 徐夢溪,〈外交部:中國先報告疫情不代表病毒源自武漢〉,《中評社》,2020年4月10日
  34. Haifeng Huang. “China is also relying on propaganda to tackle the covid-19 crisis,” The Washington Post March 11, 2020
  35. Jonathan Swan & Bethany Allen-Ebrahimian. “Top Chinese official disowns U.S. military lab coronavirus conspiracy,” Axios March 22, 2020
  36. Michael Green & Evan S. Medeiros. “The Pandemic Won’t Make China the World’s Leader: Few Countries Are Buying the Model or the Message From Beijing,” Foreign Affairs April 15, 2020
  37. 本文部分內容與作者另一篇評論文章重疊,請參考:Victor (Lin) Pu. “Weaponized Propaganda: How China’s Information Influence Operations Work Amid the Global Pandemic,” International Affairs Forum March 31, 2020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新社會政策雜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羅元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