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暗黑民國史》:蔣介石製造花園口決堤,淹死三名日軍,陪葬89萬平民

余杰《暗黑民國史》:蔣介石製造花園口決堤,淹死三名日軍,陪葬89萬平民
日本報紙上對日軍宣傳照|Photo Credit: Sweeper tamonten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南京大屠殺造成數萬中國平民死亡(並非中方宣稱的30萬之多),那麼花園口決堤造成的平民死亡數字是南京大屠殺的數十倍。由此可見,中國本國統治者比異族侵略者對本國平民更加殘暴,真個是「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國軍還奉命偽造現場證據。32軍軍長商震,電令新八師用炸藥將決口處的小龍王廟、房屋還有大樹通通炸倒,偽造日機轟炸黃河堤壩的假象。新聞記者要求採訪,新八師又偽造一些材料,弄了一個假現場。6月21日,新八師官兵以及僱傭的2000多民工又進行一天「演習」。

22日,中外記者來到決口現場,新八師按照預先準備的念了一遍,軍民煞有其事的堵住缺口。有記者問,為什麼日軍飛機從蘭封轟炸100公里外的花園口?堤岸有20公尺厚,為什麼炸彈坑只有1公尺?六架飛機投彈為什麼都能投到一點?國民黨中宣部的官員支支吾吾應付一陣就跑開了,他怕時間長會露餡。

日軍雖然凶暴,卻不願背上這個罪名。日方立即對國民黨的栽贓予以反駁:「(中國)慣做欺騙宣傳,不知懺悔,在廣播中、報紙上,竟把決堤毀堤的罪行,移駕到我們身上來,說是我們自己毀決的。」1938年6月16日,《東京朝日新聞社》報導了日軍參與救災並獲得中國民眾讚揚的消息:

由於(敵人)極其非人道的使黃河堤壩決口導致水災,皇軍在濁流湍急的水災之中,以必死之心繼續著救助工作。儘管皇軍勇士們以必死之心努力救助,還是造成了10萬多災民被奪去房屋,食物,乃至生命。街巷化為了人間的阿鼻地獄。然而,親眼看到我皇軍予以妥善救助安置,並不敵視支那良民。當地的居民投以感激的目光。

死傷人數是南京大屠殺的數十倍

蔣介石對花園口決堤事件長期閉口不提。晚年在臺灣接受日本學者訪問時,他才故作輕鬆的說了一段話:

誠然,洪水淹沒了田地,民眾生活難免受到影響;不過,當時黃河水量不多,水流速度每小時不過3公里,浸水地區最高水位不到1公尺,農民都還可以步行往來。

按照蔣介石的說法,黃河水量不多,農民在浸水時可以步行往來,也就是說,這樣的水量幾乎不會造成人員傷亡。

然而,以當時被圍困於洪水中的日軍第十四師團的記載來看:「據北支那方面軍的測算,將6月9日到15日的流量,單純以水淹面積去除,得出的計算結果也的確為:水深大致平均1公尺(方面軍祕密檔案第39號)。水位上漲最高的16日當天,在中牟,水勢已迫近到距城牆上端1公尺之處(《第14師團史》),由於情況以及場所的不同,某些地方是危險的。不難想像嬰幼兒、老人以及病人等弱者的悲慘狀況。」

路透社6月19日電訊稱:「目前黃河水災,恐將成為中國有史以來最嚴重之浩劫。」多位西方觀察家估計,僅僅潰堤時被瀉出的洪水淹死的百姓,人數就在32萬至44萬之間。《劍橋中華民國史》記載:「國民黨人多年否認他們曾有意決堤,因為洪水對中國老百姓的損害甚至超過對日本人的損害。大約4000至5000個村莊和11個大城鎮儘成澤國。據說有200萬人無家可歸,一貧如洗。甚至7年以後,在一些村莊裡所能看到的,只是從幾英呎河道淤泥中露出來的廟宇弧形屋頂,和光禿禿樹木頂端的枝椏。」

《豫省災況紀實》對於黃泛區人民的悲慘遭遇做了如下描寫:

泛區居民因事前毫無聞知,猝不及備,堤防驟潰,洪流踵至;財物田廬,悉付流水。當時澎湃動地,呼號震天,其悲駭慘痛之狀,實有未忍溯想。間有攀樹登屋,浮木乘舟,以僥倖不死,因而僅保餘生,大多缺衣乏食,魂蕩魄驚。其輾轉外徙者,又以饑餒煎迫,疾病侵奪,往往橫屍道路,填委溝壑,為數不知幾幾。幸而勉能逃出,得達彼岸,亦皆九死一生,艱苦備曆,不為溺鬼,盡成流民……因之賣兒鬻女,率纏號哭,難捨難分,更是司空見慣,而人市之價日跌,求售之數愈夥,於是寂寥泛區,荒涼慘苦,幾疑非復人寰矣!

河南省戰時損失調查報告,行政院善後救濟總署(呂敬之)統計:河南、安徽和江蘇三省44個縣因此災,89萬人死於滔滔洪水,近400萬人外逃,1000多萬人無家可歸,經濟損失超過10億元。

如果南京大屠殺造成數萬中國平民死亡(並非中方宣稱的30萬之多),那麼花園口決堤造成的平民死亡數字是南京大屠殺的數十倍。由此可見,中國本國統治者比異族侵略者對本國平民更加殘暴,真個是「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相關書摘 ►余杰《暗黑民國史》:黃埔軍校不是國民黨創的,是蘇聯控制中國的工具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暗黑民國史:兩岸歷史課本刻意迴避的空白30年》,大是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余杰

暢銷書《顛倒的民國》作者余杰最新力作

蔣介石最崇拜的人是希特勒,毛澤東至少有六次感謝日本侵華,
黃埔軍校是蘇聯人出人、出錢、出槍,建校這檔事跟蔣介石無關……。

抗日戰役中,黃河口決堤、長沙焚城,數十萬百姓無辜喪生,
課本都寫是殘暴的日軍幹的,真相卻是:蔣介石異想天開的「焦土戰略」。

共產黨搞工人、農民、學生運動,但裡面很少是真的工人、農人與學生。
蔣介石攻陷共產黨老巢,迫使毛澤東殘軍走上長征之路。但,真是課本說的
為建國而長征?一本西方傳教士回憶錄透露,根本是擄人勒贖的綁票集團。

在國民黨與共產黨的官方歷史文件裡,你都不會看到以上這樣的記載,
因為這是蔣介石與毛澤東刻意迴避的歷史真相。

作者余杰是北京大學碩士,被譽為兩岸三地「最敢說真話的」的作家,
2004年他和劉曉波等人共同起草中國年度人權報告,遭到審訊後非法軟禁數月;
2012年他攜妻兒出走美國,目前定居華盛頓。

余杰指出,凡是「大家都這麼認為」的觀點(往往是歷史教科書造成),
一定要多打個問號。你渴望自由,還是擁護獨裁?端看你閱讀和接受哪一種歷史。

因此,他以此為志重新查證歷史,在世界各大圖書館閱讀許多第一手文獻史料,
才發現,很多歷史真相是某些當權者選擇性的記憶與空白。

特別是1920至1950年代的抗戰與國共內戰時代,
兩岸的課本總是說不清楚也寫不明白,為什麼?因為這是一段
國民黨和共產黨都想竭力迴避的暗黑民國史。

黃埔不是國民黨創的,是蘇聯人出錢、出人、出槍搞出來的
欽點蔣介石當軍校校長的,不是孫文,而是莫斯科的大老闆史達林。
因為在俄國人眼中,蔣介石是比孫文更好控制的傀儡。
為什麼?因為孫文不懂軍事,而蔣介石想要擁有一支私人軍隊。

蔣介石想學希特勒,有信為證
美國紐約圖書館舉辦過「百年壓箱珍品展」,共分四大展區,
蔣介石的親筆信被放在「看了反胃」區,為什麼?
因為好幾封蔣介石寫給納粹元首希特勒的信,多次寫道:「吾所欽佩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