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總統鼓勵「反社交距離」,1個月走掉2任衛生部長、鄰國也抨擊

巴西總統鼓勵「反社交距離」,1個月走掉2任衛生部長、鄰國也抨擊
巴西總統波索納洛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波索納洛頗有好感的巴拉圭總統阿布鐸(Mario Abdo Benitez)從巴西開始出現確診病例後,即下令封鎖與巴西邊界,並派遣軍隊駐守邊界,挖溝架鐵籬,阻止巴西人越界。

(中央社)巴西「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疫情迅速蔓延,上一任衛生部長曼德塔下台不到一個月,新衛生部長泰克昨(15)日也辭職,使巴西的醫療衛生和抗疫工作雪上加霜。

泰克(Nelson Teich)昨天在衛生部大會堂召開記者會宣布辭職,但沒有解釋讓他做出此決定的原因,也拒絕回答現場媒體記者的提問,只說「生命是由眾多選擇串聯成的,而今天我選擇離開」。

泰克還說,當初他接受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的邀請接替曼德塔(Luiz Henrique Mandetta),不是因為職位,而是因為他認為自己可以幫助巴西和人民。

巴西衛生部長Nelson Teich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巴西衛生部長Nelson Teich上任不滿一個月就離職
為何衛生部長要在疫情危急時離職?

儘管泰克沒有解釋辭職理由,如同曼德塔,泰克也和波索納洛在採取對抗武漢肺炎措施方面,有很多地方意見相左。

像是使用氯奎寧(Chloroquine)治療武漢肺炎。儘管沒有科學證明此藥物的療效,波索納洛堅持衛生部應批准公立醫療體系廣泛使用氯奎寧治療2019冠狀病毒疾病。

還有波索納洛下令在疫情當下擴大基礎民生服務,包括美容院、理髮院和健身院,捍衛馬上放寬社交隔離措施,泰克也不贊成。

武漢肺炎在巴西爆發以來,巴西衛生部遵循國際衛生組織(WHO)的指示,建議各州和市政府採取社交隔離措施,但波索納洛一直捍衛只隔離老年人和慢性病患者等高風險族群,並帶頭違反保持社交距離,且最近幾天才開始戴口罩。

昨天波索納洛與企業家進行視訊會議,鼓勵企業家對採取社交隔離措施的地方首長施壓,恢復經濟商業活動,還說,

「因為這些無稽的關閉措施,為了保護眼前的生命,代價將是未來失去更多生命」。

《中央社》報導,波索納洛昨天參加聖保羅州工業聯盟(Fiesp)主席斯卡夫(Paulo Skaf)發起的企業家視訊會議,批評採取社交隔離措施的州長和市長,特別是聖保羅州長多利亞(Joao Doria)。他鼓勵企業家對這些地方首長「開戰」,避免全面封鎖(lockdown)措施,同時強調其個人意願是全面開放經濟活動,只隔離老年人和慢性病患者等高風險族群。

對此,聖保羅州長多利亞表示,聖保羅正在盡一切努力保護生命,而波索納洛卻只曉得作政治秀,藐視生命。多利亞並籲請波索納洛正視疫情現實,「離開仇恨的泡沫,開始當一位真正有能力的領袖。」

聖保羅是確診和死亡人數最多的一州,目前累計5萬4286例確診、4315例死亡。從3月24日開始實施社交隔離措施,已順延兩次,目前延長至5月31日。多利亞不止一次強調,民眾對社交隔離措施的配合指數必須提高到60%,州政府才可能逐步開放商業活動。

波索納洛還說,所有內閣都是他的政治任命,如果不能與他站在同一陣線,同仇敵愾,波索納洛隨時都可以撤換。

隨著泰克辭職,技術派內閣成員都非常擔心疫情當下,沒有一位可信服的專業人士帶領衛生部,波索納洛引領巴西走上錯誤之路而自毀國家形象。

全國衛生局長委員會(Conass)也發表聲明指出,巴西疫情嚴重,公共衛生面臨史上最大挑戰,

「衛生高層不穩定,缺乏協調和明確行動,是健康和生命的敵人」。

在泰克辭去衛生部長職位的同一天,巴西衛生部更新疫情報告,過去24小時巴西新增824例死亡、1萬5305例確診,累計1萬4817例死亡、21萬8223例確診;8萬4970例康復。

巴西防疫效果不佳,鄰國也擔憂

致死率在南美洲居首的巴西,如今已成為鄰國的一大隱憂,而這些國家的領袖,無論是巴西總統波索納洛的盟友還是對手,都不乏對他批評。

3月初巴拉圭開始出現武漢肺炎確診病例後,對波索納洛頗有好感的巴拉圭總統阿布鐸(Mario Abdo Benitez)即下令封鎖與巴西邊界,並派遣軍隊駐守邊界,挖溝架鐵籬,阻止巴西人越界到巴拉圭。

巴拉圭公共衛生和社會福利部副部長羅梅洛(Juan Carlos Portillo Romero)告訴巴西媒體,巴拉圭和巴西兩國政府關係密切,但由於巴西確診和死亡病例持續增加,當務之急是保護巴拉圭人民的健康。

羅梅洛指出,巴拉圭的病例都是境外移入,尤其是來自巴西,所以從巴西返國的巴拉圭人,都必須先接受隔離檢疫,之後才可以返回各自的家。

根據官方數據,人口約700萬人的巴拉圭,截至11日累計724例確診、10例死亡,是南美洲疫情控制較好的國家之一。

阿布鐸上週表示,還不打算重新開啟邊界,巴西是巴拉圭抗疫的最主要威脅。

巴西和巴拉圭媒體也報導,寒夜中巴拉圭人在連結巴西伊瓜蘇(Foz de Iguacu)和巴拉圭東方市(Ciudad del Este)的友誼橋排隊等候入境巴拉圭。

由於許多在巴西、特別是在聖羅工作的巴拉圭人染病,令巴拉圭當局更加擔憂。

巴拉圭金融分析中心(Cadep)調查員馬錫(Fernando Masi)指出,巴拉圭沒有其他選擇,唯一出路是關閉邊界以遏制疫疾在國內傳播,「巴拉圭的醫療體系不健全,如果冠狀病毒在國內大流行,後果將不堪設想。」

馬錫說,巴拉圭與巴西兩國的政治經濟關係一向良好,但波索納洛政府抗疫無力,使得巴拉圭只能尋求自保;而事實證明,疫情當下關閉兩國邊界的決定,是正確選擇。

阿根廷《國家報》(La Nacion)報導,阿根廷也持續關閉與巴西和其他鄰國的陸海空邊界,只有科林特斯省(Corrientes)的邊境城市Paso de los Libres開放讓兩國人民出入,但從巴西返國的阿根廷人,必須先接受隔離檢疫,之後才可以各自返家。

阿根廷總統艾柏托(Alberto Fernandez)說,巴西是對抗武漢肺炎的壞榜樣。艾柏托是巴西總統波索納洛的政治敵人,彼此針鋒相對,就算在疫情爆發前,兩人也從未坐下來好好談過。

上星期艾柏托向當地媒體說,

重經濟者,最後只能面對屍骨成堆。他寧可工廠空無一人,是因為工人在家隔離抗疫,而不是因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生病或病死。

阿根廷外交部長索拉(Felipe Sola)也說,巴西選擇冒險維持經濟活動,而阿根廷選擇尊重人民的生命,「巴西顯然缺乏英明的領袖帶領抗疫,三級政府行事不一致」。

截至11日,人口約4000萬的阿根廷,累計6021例確診、305例死亡。

除了巴拉圭和阿根廷外,其他與巴西交界的南美國家,包括烏拉圭、玻利維亞、秘魯和哥倫比亞,也都對巴西疫情持續擴大的情況表示擔憂。

像是與巴西共享亞馬遜河的秘魯和哥倫比亞,就密切注意亞馬遜州府瑪瑙斯(Manaus)的疫情發展、死亡人數,以及缺乏病床、醫療器材等問題。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