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形人》:翻轉再翻轉,成就一部「反套路」的作者論驚悚片

《隱形人》:翻轉再翻轉,成就一部「反套路」的作者論驚悚片
Photo Credit: 《隱形人》 (2020) 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假使透明人本身是電影的核心,那麼透明人的真正身分只要不是男友,那就達到了傳統上「劇情」的翻轉結果。但導演並不僅止於此。

(文內有暴雷,請斟酌閱讀)

《隱形人》(The Invisible Man)在2020年初就給了一個驚喜,是不錯的驚悚片,而且發揮了近幾年好萊塢的趨勢,就是「反套路」的「作者論類型片」走向。

過去好萊塢的類型片,類似日本偵探小說,有基本的套路。在特定框架下,以亞里斯多德的三段論,在一定結構下進行「兇手、佈局、動機、人性、驚悚元素」的安排與翻轉,但套路不變。這自然是美國黑色電影的一大主流,而歷代的創作者也努力想打破窠臼,但都是在元素上去力求變化。說故事的手法則千篇一律。

以本片來說,透明人是一個主概念。在傳統模式上,只要給予角色動機,接著只要在「透明人」元素上變花樣,電影就會好看,也符合觀眾期待。以故事來說,本片設立的主軸是「控制狂情人想要掌控女友」,這個故事動機一旦成立,按傳統套路來說,只要發揮好一件事即可,就是「控制狂男友」如何藉由「透明」這件事,在心理上玩弄女友。

所以傳統套路中,透明人捉弄女友的橋段,就會成了全片重心。這舉凡一大堆的恐怖片都這樣操作。開場交代人物與「恐怖元素出現的理由」,然後不斷強調恐怖元素,最後再來個主角如何面對恐怖,所產生的結局。而傳統上的翻轉,通常是主角沒殺了怪物或兇手,而是兇手或怪物殺光全場,或者是埋下伏筆,日後重現螢幕。《恰吉》系列的前幾部到後幾部,就是發揮傳統套路精神,以及翻轉傳統套路,然後恰吉不斷再生。

但在《隱形人》中,很意外的「透明」竟然不是重點。對,看起來透明的橋段不少,但敘事線上卻很快的破梗。女主角在最初就知道男友有能力變成隱形人,所以剛發生怪事,她就知道是男友在搞鬼。然後,傳統上「旁人不相信女主角的說法」雖是老梗,但很快地也在劇情中段就被打破。透明人被發現後,竟然還要花40分鐘才把電影結束。因為導演兼編劇在這邊,去翻轉了傳統套路。

假使透明人本身是電影的核心,那麼透明人的真正身分只要不是男友,那就達到了傳統上「劇情」的翻轉結果。但導演並不僅止於此。片中設計的情節,控制狂男友是光學領域的先驅,所以可以發明透明衣。他理所當然是兇手。但劇情不過進行到中段,在精神病院中,導演就在暗示,搞不好男友的律師哥哥也很有問題,有可能是透明人的本尊。

MV5BZmUwODdiODUtN2FlMi00YWI3LThkOTUtYjA4
Photo Credit: 《隱形人》 (2020) IMDb

隨著劇情進入後段,女主角殺了男友哥哥。但警方發現男友被他哥哥囚禁,那就又製造了一個可能:「是不是男友佈局,讓外界知道透明人不是自己,繼而脫罪」。也就是說,在情節上的翻轉,製造了男友心計的複雜度。

但事情沒那麼簡單。如果把故事的細節看完,會發現一個盲點。透明人當眾殺了女友的姐姐,陷害女友入精神病院,並在病院監視女友。如果說打從那時,透明人就有身分曝光的準備,所以沒殺光警衛。當然也有可能是故意不殺警衛,要製造兇手另有其人的可能,但結果相同。這產生一個狀況就是,事後讓警方調查透明衣的存在,然後救出男友的結果是什麼?就是讓男友哥哥成為兇手而入獄。試問,那個男友哥哥有笨到沒事惹事去坐牢嗎?

如果說男友與男友哥哥是聯手犯案,分批行動。在病院的是男友,跑去企圖殺警察女兒的是男友哥哥,所以不小心掛了。那也一定還有第三個共犯存在,否則無法把男友關在豪宅地下室中(因為那環境無法自行囚禁)。這也是歐美影評推估會有續集的伏筆。

但因為《隱形人》在故事結構上進行反套路的翻轉,讓故事的高潮變成「到底男友是不是真兇?」然後演變成結尾「女友殺了男友」到底是不是預謀?女友到底在想什麼?即使親姊被殺,照理來說應該循著傳統套路,只要跟黑人警察配合套出男友的話就好。他到底是因為沒套到話,所以憤而殺人?還是有預謀?

而情節設計最巧妙的地方,在於編劇讓所有的可能都成立。透明衣有兩套,所以兄弟合謀有可能。男友是真凶有可能。男友哥哥是真兇也有可能。而女友突然殺男友有可能(因為她可能是覺得男友死不承認,所以去拿出她上次沒帶走的透明衣來行兇),女友預謀殺男友也有可能(先藏衣服,還特地躲監視器)。因為該露出破綻的情節並未出現(例如,帶個女友走到衣櫃或實驗室的鏡頭),或兩人吃晚餐時,男友的話有沒有漏餡,像是陰險地呈現「你就是逃不出我手掌心」的表情等),所以詮釋空間就很高。

但根據整個劇情結構來說,本片的真相還蠻明顯的,只有兩個可能。

  1. 如果本片有拍續集,那麼第三個共犯才是真兇。
  2. 男友跟男友哥哥都有病,而男友哥哥比男友更陰險沒錯(病院的對話有暗示這點),所以男友是真的被哥哥囚禁,理由可能是哥哥是比難有更強的控制狂,想如同在病院中的說法一樣,想掌控男友與女友還有女友小孩的未來。

而這推衍出更糟糕的可能,就是那個女友其實也大有問題,是遠比男友與男友哥哥更恐怖的人物。

MV5BN2VmMDljYTMtN2NkOC00YWNhLTllZGUtODhj
Photo Credit: 《隱形人》 (2020) IMDb

劇本給了很明顯的線索。結尾女友跑到男友家,想要套男友的話,合理的設計是男友只要推託責任即可,但他不但沒顯示控制狂的模樣,還講了一番奇怪的話,暗示觀眾,那個女友也很不正常,而他很了解女友的不正常,並愛上這個不正常,所以他的控制狂是因為他這樣才「配得上」女友,因此他想要重新再來過。

結果女友就殺了他,而且不但躲過監視器露出預謀殺人的邪惡表情,面對黑人警察的質問,還意有所指地給了連續殺人魔的表情。最後ending的無聲畫面,女友更露出了「我瘋得很嚴重」的神情。這表示打從一開始,那女友就可能是遠比男友與男友哥哥更不正常的心理變態。否則按照傳統套路,女友應該要有報仇雪恨或「因為除掉威脅而鬆一口氣」的常人姿態。但她都沒有。